getImage.jpg
『規則是冷冰的,但是傷痛與仇恨卻都是熱的。』
#感謝試閱邀約


「憎恨也可以成為生存的動力,只要還在憎恨,問題通常就不大。」
「看到自己身邊的人實現了偉大的夢想,可能會對自己感到不安,可能會一直質疑目前的人生,所以會想問,繼續這樣的人生沒問題嗎?」
「放棄也是一件很瀟灑的事情,和持續追尋夢想一樣瀟灑。」

對我來說這本書真的很像是在大學、研究所課堂上在上課的感覺,但是很特別的是,並不是聽著老師滔滔不絕的說著課本上的理論,而是真的將這些做為實際的應用、更為切合業界實際運作情形的經驗分享,其實這些我會覺得對學生來說是受用的,且相對來說比較不會那麼無趣──誠如我讀這本書,就會很一直吸引我的一個一個案例讀下去,某種程度上來說像是吸收了一整個學年的知識一樣。
這本書想要探討的議題其實是我非常感興趣的──透過討論「被害人‧遺族緩刑觀察制度」實際上的種種案例,讓讀者進而去思考「刑罰」這件事情,像之前看過東野圭吾的《空洞的十字架》,其實刑罰真的並不如一般大眾想的那麼簡單,然而從《手中的天秤》中更明顯的是,其實或許不管怎麼「罰」,都沒有辦法紓緩遺族心中的痛、更無法彌補已經失去或者是已經造成的傷害,已經分崩離析的家庭、心,也沒有辦法復原,那麼,仇恨會消失嗎?會因為看到加害者受到了懲罰,就因此大快人心的可以消弭那些仇恨嗎?
「被害人‧遺族緩刑觀察制度」,或許也是某種程度上對加害者、受害者雙方的一種為期兩年的關心與觀察,甚至在對的時候,拉了他們一把。

每個人的手上都有一座天秤,但是卻發現會是因為事件的不同,而有所偏頗,說穿了「制度」這種事情或許都是這樣,沒有所謂的對與錯,只是在那個當下所能找到最好的方式,然後在實行過程中找到問題、然後再針對問題去改變,或許微調、或許通盤變調,然而最重要的是,儘管法律、規則訂的再明確,終究是冷的。
但是仇恨與傷痛,都是炙熱而痛人的。
14644570918866.jpg    
而因為是「課程」般的敘事模式,因此也很理所當然的會提到一些與故事主軸比較無關的事情──就像補習班老師很多正課講的很棒之餘,也很能夠適時的透過其他事件的分享,讓學生得以喘口氣、放輕鬆,而甚至有時候那些分享也會意想不到的受用,像《手中的天秤》中,他聊到了牛皮、聊到了自己的人生經歷、聊到了大學畢業生的茫然、還有「夢想」,讓我最印象深刻的是他聊到了「唯一教信徒」。從小到大我們都希望、或者說被「教導」要當一個特別的「唯一」,但實際上越是長大越會意識到自己的渺小、甚至曾經的信仰似乎都是癡人說夢,所以,持續活在「想要成為獨一無二的人」這樣的期待中,似乎就變成了一種異類,當我們忠於信仰「唯一教」而不隨波逐流,到頭來卻似乎顯得可笑。

《手中的天秤》以一個相對輕鬆而引人入勝的方式書寫,進而讓讀者去思考很多很兩難、也可以說是很無解的問題──最重要的是,它拋磚引玉的、促發我們去思考了。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手中的天秤 桂望實

    全站熱搜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