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5-04  
太多心結,都不是難解,只是沒有人主動去解。

這集的故事依舊是環繞在文文身上,大概「秋蘭的遺憾」中,首要解決的就是這一項,當然,可以理解畢竟以目前的線索當中應該文文算是最靠近、最好解決的,也是緊張關係中最迫在眉睫的──而且比起朋友,我想「子女」應該還是一個身為媽媽最會首先擔心的吧!特別是文文這種為愛奮不顧身的個性,或許某種程度上讓她看見了當年的自己、那一個把愛情放在最重要位置的自己,所以她害怕文文跟自己一樣受傷。

文文為什麼回家?其實就像大部分做為母親的人一樣,會為了自己的兒子而選擇忍氣吞聲,誠如文文為了想要給陽陽一個「完整的家庭」而選擇回到那個讓自己近乎窒息的家──不過我自己覺得劉家真的是越來越誇張,讓文文幾乎與娘家斷了聯絡,明明是自由的但卻形同監禁,這種無形的框架,光是想像就覺得格外痛苦。
其實我卻可以想像政達為什麼會做出這種事情──不反省、只為自己想的人之常情,他沒有想過文文的壓力與不快樂,因此他只認為因為思思的出現,造就了文文越來越有一些「不聽話」的作為,更重要的是,當年賭氣出走的文文,生活中只有劉家,他一時之間無法接受文文的世界突然多了媽媽與妹妹,也自然他會認為是因為她們的出現影響了文文。
EP5-16  
會是政達的那一巴掌、還是媽媽所錄製的影片讓文文下定決心?
坦白說看到這段影片,還有數個秋蘭愁眉苦臉、深思著的鏡頭,觀眾不管是站在文文或者是思思的立場,都會覺得格外難受──我一直覺得家人之間的關係是很微妙的,有時候有一些難以突破的僵局,都反而讓人深陷其中更加無力,大部分的人往往都是想著、擺著、放著,因為畢竟是家人哪,所以就想著總有一天會有時間和好的,還有那麼多個日子,但是往往都是在突然地失去之後,才發現,原來時間永遠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足夠,原來自己那麼後悔沒有在還來得及時就好好的,把那些心結解開。
太多心結,都不是難解,只是沒有人主動去解。

秋蘭決定主動解開這個結,越是感受到死亡的殘酷、或許就越不在乎那些賭氣的約定,畢竟把握當下才是最真實的。然而我蠻喜歡製造的這個情境是,在那個當下,秋蘭與文文兩人都對、也都有錯,這才是現實中最常出現的狀況。
EP5-06  
雖然我自己還蠻喜歡有從思思的角度去探究秋蘭內心的這個部分,但可惜的是我卻覺得這些部份或許有一點點太多,導致其實這一集的前半部對我來說有太多的很短的PART,有一點鬆散的感覺,鏡頭剪接很快、很碎,加上又有不少因為場次太短而使用的空景,對我來說就更凸顯轉景轉得很突兀、很顯示出剪接上的一些問題。

《遺憾拼圖》從第一集,秋蘭去挑「棺材」時,我就覺得這是一個很有趣、以那個年紀的人來說,要這樣「面對」死亡不容易,在台灣來說,更是很難用這樣的態度去處理「告別式」這個東西。像這集中,去挑「人生最後一套衣服」這個設定我就覺得很有趣──我其實在想,其實能夠想秋蘭這樣自己決定也是好的,畢竟平常活著都會希望自己打扮得美美的、打扮成自己所喜歡的樣子,那為什麼這「最後的一套衣服」不能讓自己決定呢?
13339508_980446985402691_2525614264269750986_n  
感情的部分也是一個還在鋪陳的階段,不過王子皓已經差不多注意到JOHN對思思的不一樣,目前雖然可以發現他常常會有一些「疑似在意」的表現,但是在情緒上依然沒有把這份感情明朗化,但最重要的是,對一直都對感情敬謝不敏的思思來說,就連秋蘭也看得來,子皓似乎是唯一一個「治得住思思」的人──正所謂一個蘿蔔一個坑,思思再怎麼「難搞」,終會有一個能夠管得住她的人出現,其實這一種不知從何時開始的默契,就是JOHN無法破壞的一份情感連繫,這部分也是我覺得很SWEET的地方,或許冥冥之中,就是非常老套的一句「命中注定」也說不定。

就像遺憾拼圖這個case,其實在不知不覺之中讓子皓開始接觸到思思的家庭、也可以透過一次一次的接觸更加了解到思思這個人,如果說成長背景將很大部分的影響一個人的話,子皓對思思的了解也就顯得格外「深入」了,也因此更能夠感受到思思沒有人看過、最脆弱的那一面,並且更懂得怎麼去守護她。
EP5-09  
雖然John說得沒錯,子皓現在實在是沒有立場去質問JOHN這樣的問題,但同樣的會讓人覺得擔心的是,JOHN是以怎樣的心態在接近思思呢?這也是我覺得比較複雜的部分,畢竟如果按照偶像劇的邏輯,子皓跟JOHN基本上就是情敵的關係設定,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JOHN的心態開始改變?或者說,思思會怎樣程度的造就JOHN的改變,這些都會是我所期待的。

誠如我最開始所說,其實會覺得《遺憾拼圖》這所有的角色中都有故事,我也期待能有篇幅慢慢去介紹每一個角色、讓每個人都更為立體。

圖片來源:《遺憾拼圖》官方網站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