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沒有人必須照著你的期待生活,即便他們是你再好的朋友。』

在看完《純屬張愛玲個人意見》之後非常激動地拿著手上所得到的文宣挑選下一部戲時,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就挑選了這部《ART》,可惜當時在桃園、台北場也就已經售罄,也因此,導致我這回風塵僕僕地為了《ART》前往新竹,也算是讓人蠻印象深刻的經歷。對於劇場非專業,就很單純是一種著迷般的上癮,雖然依我目前的經濟狀況每每都只能夠坐在最低價的位置,但換算過來多看幾齣也是划算的,且每次都會有一種「小小犒賞自己」的感覺,也讓我每次都是抱持著一種很放鬆、很享受的心情踏入劇場,去感受每一部戲劇。

這回看到《ART》對我來說,是沒有讓我失望的──我更相信自己的「第一直覺」,當我從那麼多展演資訊中決定就是它、儘管只剩下新竹的票我也要衝去,像是一種牽引、像是一種命中註定,那種美好的緣分,也是對我來說很感動的。
b  
其實一直覺得,在影劇作品中多以「愛情」、「親情」為主軸,相較之下友情似乎一直都是比較位居陪襯、較為次要性的情感,然而其實友情中的複雜以及糾葛情緒,是不少於愛情與親情的──但能夠在劇場中看到這方面的著墨,對我來說格外新奇,像是先前看過的《聖誕快樂》,就也是很強調於「友情」的故事。而這回的《ART》最特別的莫過於,它想要講的,是「男人」之間的友情。男人之間的友情是格外難寫的,或許是受到一些刻板印象的影響,所以大部分的男人或許不擅長表達自己對於「朋友」的依賴,又或許是因為只有真正懂得彼此的「摯友」才能看到自己最深層的那一面,於是乎,在外人眼裡男人似乎都是一群「狐群狗黨」,因為他們沒有必要把自己的友情昭告天下,他們無需標記彼此的友情,他們就是悄悄的把它放在心中。

但或許也因此,嫌隙自然也容易在不知不覺中累積,直至某一次的「爆發」。就像在《ART》中的三個主要角色,看似為了一幅畫而爭論,卻不料在爭執的過程中,漸漸的重點轉移,他們要爭辯的不再是「畫的藝術性」、「畫的價值」,而像是要將這長久以來囤積的一些問題一次爆發──人與人相處本來就會有一些磨合與嫌隙,而這並不是哪一方的持續忍耐就可以掩蓋的。
我喜歡《ART》的一點,是它「不僅」討論到了藝術、也討論到了「人」。
c  
沒有多想片名的來意,直至看完劇之後才在思考,或許這個「ART」不只是表面上的「藝術」之義,誠如實際上這整個故事探討的不光只是那幅畫的價值,而經過資料的搜尋,我自己還蠻喜歡曾國城所賦予的定義──
「A」bsolutely(絕對性)、「R」evolution(變革)、「T」ransfer(轉變),就像是他們之間的友情、或者說代表著人與人之間的情感,都是於此。仔細想想,衝突爆發或許沒有不好,惡狠狠的把彼此表象給扒開,進而讓彼此看見自己最為赤裸的內心,或許因此受了傷、或許需要一些時間復原,然而某種程度上或許除去了那些表層的偽裝,更能夠讓彼此的心更為貼近。三個人物非常鮮明的角色,寫實化的建立起在真實世界中存在著的三種個性,在舞台上演著的,或許就是某段真實的人生。

我們形塑一段情感、像是在編寫劇本似的,設定我們這段友情應該是如何發展、描繪A對B應該是怎樣的態度與心境──但每一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每個人都撰寫著屬於自己的劇本,於是有一天,當你設定好的A角色開始不往你所設定的方向前進,你便驚慌、你便失控,每個人都期待自己的那盤棋、那本劇本能夠毫無懸念的如自己預期,但實而就是人與人之間的多變性造就了這個世界的有趣、卻也同時帶來了衝突。
始終別忘了,沒有人必須照著你的劇本走的。

不得不說雖然有時候過於激動之時,會有點聽不懂、反應不過來那些台詞,但我真的好喜歡,尤其是曾國城那天生、自然而然的喜感,總是惹得場內觀眾哄堂大笑,明明是描寫「人性」,或許該是更為嚴肅一點,卻因為曾國城(這裡所指不只有他所飾演的角色、更重要的是他喜劇細胞的發揮)的表演,讓人還是得以保有一種輕鬆看戲的心情,也依然獲得思考的空間,真的很讓人驚艷。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 ♥  的頭像
Han ♥

Dear Han ♥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