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pg    
『人生是短促的,藝術才是永遠。──陳植棋。』

我好喜歡這句話,其實我真的一直覺得能夠更淵遠流長的,一直都是「藝術」,與這個浩瀚的世界相比,每個人都是短暫的過客,我們所存在的這個時代,不過是那麼長的歷史之中的其中一部份,歷史課本上,會介紹每一個時代的政治、經濟、還有因應著當時的時代背景而創造出來的藝術作品,於我而言,後者一直都是最能讓我感動的,而那些作品至今,不管是畫作、文學、建築、電影、戲劇或者是其他藝術,都更加有其代表意義。藝術是永遠的,而每個藝術家都運用自己所能創造的作品,去凝結一霎那的永恆。
而我覺得,陳植棋的拼命、與逞強,雖然凸顯了其對藝術的執著與奉獻,這種精神當然是讓人感動及敬佩的,但卻又覺得英才早逝,失去很多創造的可能性,實屬可惜。常聽人家說讀藝術的就是常「爆肝」,雖然也知道他們的難為之處,但總期待各位藝術家可以好好保重身體!雖然「人生是短促的」,但有限的生命中,其實可以創造出很多作品的!


這集除了陳植棋的經典名言,其實我覺得瑞堯與雪湖這段對話也讓人覺得格外鼻酸。坦白說我一直覺得,所謂的「國仇家恨」,時常「百姓」不見得是有切身的體會,多是隨著「政府」而附加上這樣的情緒。國際情事儘管複雜,何必太過分你我?說穿了,我們都是「人」啊,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都是一樣真誠的,這點並沒有改變,每一個人都不過是期待有個歸屬、有個寄託,想要好好的與自己的家人、朋友一起生活,其實人們要的不過如此,過度的敵視,其實並無必要。
d.jpg 
就像雪湖與阿琴之間,雖然在家世背景上有所差距,但是兩人對於藝術的投入與熱情,那種「聊得來」的投機與默契,讓雪湖與阿琴之間有一種「命中注定」的相遇感,相當浪漫,某種程度上,雪湖或許是能夠感受到阿琴是「懂自己」的,而且由於喜歡的藝術形式與風格相似,讓彼此在談論作品上格外的有共鳴。而我想,很重要的應該也是那一種「尋覓到知音」的悸動,像是阿琴在經過鄉原老師的講解之後,會想要詢問雪湖為何會有這樣的創作動機與風格上的改變?又或者是鄉原老師能夠完美的分析他的構想與創意,這一種「畫被看懂」、甚至可以說是被解析的感覺,想必遠比得獎更讓雪湖感到澎湃。
因為我覺得雪湖對於藝術的心態很單純──就是「喜歡」,名利於他雖然帶來生活上的改變,但他最重視的還是希望自己的創作能被人理解、進而讓更多人喜歡藝術,或者是喜歡上他畫中的台灣。


因為阿琴的關係,下集預告中似乎雪湖與母親會有小小的爭執,其實不光是雪湖母親,想必阿琴的家人那邊或許也會頗有微詞,這對「純純」的戀曲將遭遇的困境,不知道這對小倆口會怎麼突破?
a.jpg 
而另外一對如果當時就這樣發展下去,最後想必也會受到家人莫大阻攔的逸安與如月,因為COLOUR關門、江家買下出租,進而再次相見。面對COLOUR的關門,其實兩人心中應該都有說不出的不捨與難受,就像逸安說的,這就是一種象徵青春回憶的地方,那種感覺應該就像,我們在學校附近常去的那一家早餐店、飲料店、冰店、便當店──等等,畢業後在回去卻發現關門了,那只存在於我們記憶中的店面、味道,混雜著那些回憶,就莫名有一種宣告「我們的學生時期」結束的不捨情感。更遑論對逸安與如月來說,這並非只是一個「常去」的場所,那些回憶、那段愛情的遺憾,都讓這個地方格外具有意義。
或許COLOUR的關門大吉,也象徵著那段青春歲月的正式結束,而他們,都已經長大了。

兩人的再見面不似大家所期待舊情人相見的轟轟烈烈,倒是很理性的就當作一段往事、兩個老朋友,或許是要經過好幾晚心痛的哭泣後,才能如這般的灑脫。當年一念之間的選擇,逸安把生活重心放回以前自己最排斥的茶行、而如月放棄了這段愛情、選擇事業,最後成功的在舞台上發光發熱。就像我之前說的,不過是一個選擇、一個念頭,而儘管遺憾、儘管必須放棄些甚麼,至少他們都堅定地在自己所選擇的道路上努力著。
b.jpg  
所以其實我看到如月與團長的凱旋歸來,儘管在大陸已成了家喻戶曉的女演員,也與團長共同創造出很多知名作品,但對石銘與如月來說,始終沒有忘記自己的「根」在哪裡,對於大稻埕的情懷也一直環繞在心,所以他們在功成名就之後,選擇回到台灣去創造屬於「自己」的戲劇,那一刻,站在自己最初的舞台上,如月的澎湃、悸動,說不出的想念與感動,都化為一句「大稻埕,我回來了」,舞台下的歡聲雷動,是否也讓觀眾的心充滿著波動?那一瞬間我是真的被如月感動到了,在那個年代,一介女子透過自己的努力,而終究實踐了自己的夢想、並且持續保有這份熱誠,堅定的走在夢想的道路上,而在成功之後,選擇回來為自己的家鄉做出貢獻、做出回饋,儘管也知道未來的路難行,但是卻也讓觀眾更加佩服如月吧!

石銘與如月之間的關係讓大家霧裡看花,但不知為何,從一些小動作、反應,甚至是從相處的感覺中總覺得,如月是沒有真正接受石銘的,逸安之所以娶彩雲或許是迫於必須沖喜的無奈,那個時候儘管視彩雲為重要的人,但心中卻是有如月的狀態;可如月在心裡有逸安的情形下,並沒有辦法接受石銘的感情。(不過這也留待後續劇集了)
e.jpg  
最後就必須說到蔣渭水的離世,說真的那真的是台灣的一大損失,他就是個全然為了台灣付出、努力的鬥士,多年來的勞心勞力,後來是否有一些「壯志未酬」的遺憾?從江家父子到大安醫院找蔣渭水的這一段,或許看得出來他心中是很感慨的,在那個時候他或許也終於明白,最關鍵的,或許是台灣人自己並沒有「團結」──就像他所說的那句「同胞要團結,團結真有力」,可惜這「力道」卻似乎始終沒有出來,孤軍奮戰、意見分歧,到頭來都只是造就一次又一次的抗爭失敗。

從前幾集的意氣風發、風流倜儻,到如此受傷寒的模樣,其實是讓人心疼、不捨的,就像逸安說的,這些年來因為幾起大事件,的確是讓蔣渭水元氣大傷,但最重要的或許是因為,對於人心,他難免感到有一點「心寒」吧。我們都知道團結很重要,但真的要「團結」,實在是太困難了。

圖片來源:《紫色大稻埕》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