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789e196c86878af65fd2210751643d.jpg 
『重獲新生之後,更要堅定而用力的活著。』
#試閱邀請

記憶到底能不能儲存在心臟裡?如果接受了心臟移植,心臟主人的記憶能不能「傳承」?其實這個議題似乎蠻多影劇、文學作品還蠻喜歡探討的,正因為科學上還是個未解的謎團,而又有種種的案例,才會讓它神祕的色彩,能夠吸引到諸多創作者的注意。以我自己目前臨時能想到的部分,就像是台劇《聽見幸福》中就有這樣類似的情節設定,記憶也好、「情感」也好,真的都會隨著心臟移植而傳遞嗎?

塔提娜‧德羅尼也從這個部分進行這次的創作發想。

對於「女性是次等公民」這樣的想法,在目前來說當然是比較難以被接受的,或許也因此作者在創作上比較少用過於生活化的案例,而多以比較情與慾的描寫來著墨男主角布魯斯對女性的看法,也因此,因為換了心臟而前後有明顯轉變的部分,除了像是對義大利的嚮往,變成慣用左手這樣比較簡單的設定之外,面對在大病初癒(其實也不算初癒啦,就是成功移轉心臟手術之後)才認識的喬瑟芬,在態度上的轉變與以往不同的「異常」,都讓讀者可以在「文字」中,感受到所謂的「轉變」。

而出於好奇讓布魯斯去搜查了移植心臟給自己的對象,才開啟了後面一整串故事──於我而言,更吸引我的是後半部因為康思坦絲而展開的旅程,那一切的未知冒險,以及想要替她完成未了的遺憾這樣的簡單心願,讓後段給我更強烈的希望與生命力的感覺。而當一個人因為這樣的聯繫而滲透另一個人的生命,好像稱不上美好,應該說是一種緣分的「奇妙」吧。

坦白說我最印象深刻的部分卻是一個很小、卻很真切的情緒──當布魯斯等待著心臟移植的通知,那像是永無止盡的等待,但好不容易,能有一次的幸運可以「得到心臟」,但對方卻臨時反悔,那種很強烈的失落感,以及在等待期間那一種,到底該用甚麼心態看待生存與死亡?想要自己活,就要期待某個人的離開嗎?這樣矛盾卻真實存在的心態,雖然在這次作品中出現的篇幅並不多,但是我覺得這部作品中很寫實、很能夠觸動我的部分。

那最後,我也很好奇的想要問大家──大家覺得,心臟能不能夠承載記憶,並隨之傳承呢?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