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png  
『女俠也是累,也希望能有個人守護自己的脆弱。』

這一整周的重點都著重在感情、婚姻狀態,不管是恩典歷經失戀之後與千卉的日漸友好、雷蕾的吃醋;趙承剛與彩鳳那段青澀的初戀;以及舒嫻與光啟之間到達臨界點而爆發的婚姻危機,其實會發現這三條線之間雖是獨立發展,但卻是彼此有所呼應的(這點暫且等後面再來談)。我自己比較覺得有一點失望的是,會覺得「火車」在這周比較就是屬於對白式的扣題,相較於第一周有講到恩典的見習生涯、第一次開關車門,第二周獨立作業到被客訴,我會覺得這周的「列車長」比重稍嫌少了一點,畢竟這點於我來說是很新奇,且覺得與其他戲劇比較不一樣的地方,所以難免是有一些失望的。
但當然,也有像是「大站/小站」的一些講述,甚至還有像副站長說的,曾經碰過列車上有一個女生不舒服,不知道該怎麼做比較好的兩難,也都是日常生活中可能發生,但說真的列車長也挺為難的事情。

千卉想必是發現到自己對恩典的好感,只是礙於雷蕾的緣故隱藏起來,因為她心目中的「女俠精神」會認定這樣的自己並不光明磊落吧?但是恩典或許反而是因為雷蕾多次的刻意提醒,加上看到愛逞強的千卉、關心自己的千卉,開始燃起了那種「會擔心對方」的情緒。
12.png  
剛開始雷蕾也是提醒恩典了,但或許是被愛情沖昏了頭、也可以說柔臻藏得太好,更可以說那一種「初戀最完美」的印象太深深烙印在恩典的心中,所以他是全然相信柔臻的,因此在接受求婚後,以為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男人的恩典,卻一瞬間失去了這段愛情,這也可以想見他的難以接受。不過我雖可以理解他為何意志消沉,但更可以理解其他周遭的人看到這樣的恩典會有一種擔心、於心不忍的情緒,而且我覺得這種時候或許比起安慰跟陪伴,裴恩典或許是那種需要「當頭棒喝」的人。所以,罵醒他的千卉,儘管搞得自己疲憊又傷痕累累,但確實是讓他「覺悟」,並且意識到自己對於夢想、對於工作的那份執著,才是自己絕對不可以放棄的東西。

這點想來也是讓人有一點不捨的千卉,「女俠」性格導致誰都想找她幫忙,但似乎都忘了,女俠也會累、也會不知所措的。
11.png  
柔臻真是連那封信都寫得文謅謅的,但儘管似乎合理化自己的行徑,但想必站在觀眾、或者是千卉等人的角度看來就是難免覺得──她就是自私啊,儘管過去因為是「小三的女兒」而受了不少委屈,但我覺得因為把自己曾經受傷當成免死金牌,合理化自己的自私,這樣有點把痛苦轉嫁到別人身上的作法,是我自己比較不認同的。但總覺得看到一些訊息覺得,未來柔臻還會「回來」,應該不是就這麼BYE了沒戲分,只是到那時,「初戀」就是一份在記憶中的美好,想必恩典跟千卉應該已經是相當穩定的狀態了吧?
13.png  
「初戀」的呼應,對到的是師父趙承剛與彩鳳之間那一段看似八股,卻想必是各個年代都時常發生的愛情故事,也因此這段充滿遺憾及酸楚的初戀成為趙承剛心中念念不忘的過去,就像他說的──想必那段感情於他而言就是「忘不了的記憶」吧!但與其說還有什麼轟轟烈烈的愛情,我倒是覺得,他儘管是感慨當年戀情的終曲,但後來就像他自己說的是「道義」,看到自己曾經愛過的女人過得並不快樂,難免想要出手相救,所以在婚後或許有過一陣子的聯絡吧!

我想這或許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師父這回對恩典的態度比較沒有之前那麼嚴厲,畢竟他也懂失戀的苦。
14.png  
但對兒子光啟來說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在他心中,母親的不快樂及那一種「父親不曾愛過母親」的記憶,一直是他的莫大陰影,某種程度上我覺得也是呼應到他自己的婚姻狀態,所以有點鑽牛角尖的在這裡頭鑽,或許也是有點憤慨──他或許認為,舒嫻始終不願意說出自己的秘密,這段婚姻走到現在這個狀態,就像是當年的父親與母親──他認定,舒嫻不夠愛他、不夠信任他,才不願意說出藏在自己心中的秘密。所以或許是一點投射的心態,對於這段關係,他有更多的好奇、有更多對父親的憤怒。但我總覺得,再怎麼樣,因為父親說「認識」彩鳳就認定父親有外遇,還試圖影響妹妹的想法,實在是有一點太過武斷了。更別提,彩鳳還已經生病了。
14-2.png  
如果說絆在千卉與承剛的心結是小時候父親為了工作忽略了自己、沒有陪伴自己成長,甚至因為比較一本正經的嚴肅個性使得千卉似乎從沒得過父親的讚許;光啟跟承剛之間,最大的心結應該就是父母親的感情有點相敬如「冰」這一點,再加上承剛長年忙於工作,相較之下相處時間應該是母親陪伴居多,看盡了母親的內心糾結,更使得他從不諒解,到後來認定父親有外遇之後的憤怒。而我想,天底下的父母都是如此吧!面對外人之事或許更能夠掏心掏肺的自在相處、付出,誠如承剛對待自己的徒弟、對待恩典一樣,但面對與自己有相似脾氣的孩子,往往就不知所措,導致心結就這麼被忽略、被擱置,然後結越來越緊。
15.png  
我絕對相信父母親的關係會影響到下一代的感情觀,誠如光啟心中或許就會有「舒嫻並不全心愛著自己」的恐懼跟不安;我必須說,當年求婚時光啟之所以可以那麼灑脫的同意舒嫻的心靈出走,而答應不過問,某種程度上是因為他認為在相處之後,終有一天舒嫻會足夠信任自己,自動說出那個秘密,但他等了十年卻等不到那個「答案」,這應該也是為什麼這段關係開始產生嫌隙的開始,而因為影響到了桐桐,這對夫妻終究必須得開誠佈公地直面自己的問題,不能繼續逃避。這一場大吵其實我覺得情緒、氣氛都在一個還蠻飽滿的位置,爆發力足夠,是會把觀眾吸進其中的戲,讓我個人還蠻讚佩這兩位演員(不然先前兩周於我而言這兩個角色關係處於比較鬼打牆的狀態,也有點浪費這兩個演員的實力)。
153.png  
最後提到雷蕾,其實我覺得雷蕾就是標準的在愛情中盲目的小女孩,因為可以發現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她都認定「裴大哥沒錯」,就像是她誤會千卉與恩典的關係,她也把自己的「失戀」轉化成對千卉背叛之情的憤怒,而這時候儘管裴恩典親自去跟雷蕾溝通,卻反而更激怒雷蕾,形成反效果,甚至,基於某種「報復心態」而寫了一些匿名留言,其實都是很不理智的行為。因為雷蕾的關係,讓千卉對恩典有一點芥蒂,要破除這種尷尬場面、讓雷蕾跟千卉合好如初,其實恩典的態度至關重要。

說真的這種三角關係,站在千卉的立場,也是可想而知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呢!或許「說清楚」才是關鍵吧。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