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00070_608381245987789_2157921907168493795_n.jpg  
『他們滿心愉悅迎接的,是怎樣的一個新時代?』

這一集可說是極致的時空壓縮,而且最讓我感到意外的是,後面還有兩集的篇幅!因為我本來以為故事會結束在日本撤出台灣,原來還有要鋪「光復之後」的事情,雖然一集之內壓縮了許多年的時光,但我覺得某種程度上也藉此看出來前後人民的差異,例如從面對日本皇民化政策的反彈、明顯的疲態、每每因為空襲而擔心受怕,到後來日本戰敗之後那一種欣喜若狂,人人口中喊著的「新時代」到來了,「太平了」──他們這麼喊著,但他們迎接的是怎樣的一個新時代呢?「太平日子」真的到來了嗎?

想要分享一個在劇中我自己非常喜歡的一個概念,就是江父所提的,政治歸政治,但儘管是日本人也有好人跟壞人,也是有善待台灣的日本人是真心在把台灣人當朋友,是希冀能夠在台灣落地生根的,概括性的指責「所有的日本人」並不正確,其實這樣的理性思維,適當的點醒逸安等人不要有過度的仇敵意識,我覺得是非常有力道、足以讓人思考的一段話。
13654319_608375762655004_4750493917960492828_n.jpg
民不聊生的情況下,自然藝術家在收入上就比較辛苦一些,而這部分讓我最覺得心有戚戚焉的,除了先前藝術家創作失去自由之外,更重要的是,日本也希望透過藝術來「洗腦」人民這樣的行為,讓我真的覺得當時候的藝術家非常委屈,畢竟這些作品就不純粹,也就不會有感動了吧!但卻為了生計、為了生存,每個人都還是得提筆。這一集中卻也提到一個概念,像是一直很希望抱孫子的逸安母親後來也慶幸彩雲並沒有在生下孩子,因為現在孩子生下來「也是受苦而已」,他們絕對有能力給孩子過好生活,但卻礙於時局而恐慌不安,誰希望自己的孩子在這種生活下長大呢?連大人都覺得痛苦了,又怎麼捨得讓孩子活在這樣的世界?

就像那讓人聽到就心慌的空襲警報,躲啊、藏啊,但是卻似乎無時無刻都要警戒著,這樣擔心受怕的生活真的不是人生存的。郭母說「希望不要有戰爭了」的瞬間,也讓我感受到和平的可貴,以及也隨之放下心來似的安心。老百姓終究是無辜的。
13654136_608366892655891_5079071125026353547_n.jpg  
說到皇民化運動,不管是逼迫像如月這樣知名女演員以一個代言的姿態進行宣導,或者是希望江家「以身作則」改姓當「國語家庭」,可以看得出日本政府在當時為了讓台灣人更齊心幫助日本,其實是期待從「思想」上做出改革跟洗腦的,但是像是碰觸到姓氏、信仰這些對台灣人來說非常重視的根本,就反倒是一種反效果,讓人民更加反彈──某種程度上我認為也是因為日本政府先前將台灣視為次等公民,不願意相提並論,更不願意花時間去了解台灣的風俗民情,所以才會制定出這個必定會事與願違的政策。說到這個,桃妹那段話也說得讓人鼻酸──從前就將台灣視為二等公民,如今戰爭需要我們了就將我們是為皇民,要並肩作戰,這樣就「心理上」真的讓人很無法接受吧。

而我想,石銘之所以會被抓進去,除了因為先前《社會公敵》跟《無根的花蕊》兩檔戲應該都讓日本政府有點懷恨在心,又加上皇民化運動之下需要進行思想改革,才會設了那麼一個局,逼得阿月只得乖乖就範,或許就像現代的許多公益活動喜歡找藝人代言一樣的概念,希望能透過公眾人物的代言而達到群起效尤的作用。但儘管臉上是笑著,看似是忠誠的,但實際上表面的忠心,隱藏的卻是心中更多的委屈與憤怒。
這一段著實讓人心疼。
13686706_608368425989071_3530276775790000815_n.jpg  
其實這集來說最讓觀眾印象深刻的,相必都是阿月與石銘的爭吵那一段吧!其實石銘的個性一直來說相對都蠻衝的,完全是寧死不屈的壯烈性格,相比之下如月的確更懂得能屈能伸,石銘無法理解如月為什麼要選擇妥協,而如月卻也是總不能接受石銘不顧一切的直線思考,這件事情其實在先前就一直有類似的事件發生,而這次卻是牽扯到石銘的「生命」,更讓如月沒有選擇權,一路走來相互扶持的如月與石銘,終究為了這件事情而起了莫大的爭執──而對如月來說,正因為心中有諸多委屈,正因為有太多閒言閒語,所以她更狠狠的被石銘的話傷害到。於是這回,她選擇離開。

我猜大部分觀眾因為看到如月的委屈,所以剛開始看到石銘獲釋後出來的激動模樣,都會忍不住為如月抱屈而對石銘有一點生氣吧?但是後來,在如月真的走了之後,他也提起行囊準備到中國抗日,當面對逸安的追問時,那一整段石銘的傾吐與釋放,說真的也讓我很印象深刻,我們突然懂了石銘對如月的感情與虧欠,卻也明白他的「不找」或許真的是為了如月好。在大時代底下,有多少悲歡離合,是因為這樣的無奈?曾經以為石銘過於衝動,但到這一段才發現原來他總是想得比誰都遠。

13686776_608378272654753_2661590660832792969_n.jpg  
其實我覺得如月也是知道石銘的個性,但是這次的傷害真的太深太深,她總是支持他去傳達自己的思想、她總是支持他默默的做英雄,但卻沒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的「委曲求全」竟成了被石銘傷害的關鍵,說真的如月的一生僅管過的精彩,也做到從前那個身為童養媳的她所沒想到的莊如月,但是在大時代之下卻讓她的人生無比坎坷。她對大稻埕有特殊的情感,如果她的人生從來到大稻埕那一刻才算正式開始,每一次的離開、又歸來都是帶著複雜的心情,與期待,但總是帶有點心痛與心碎的選擇告別。


歷歷在目那時候如月在舞台上喊著「大稻埕,我回來了」,如今再一次卻是訴出別離之語,在山上的清境日子,又或者說,經歷了這些動盪,看得出來逸安、如月等人的個性都更加沉穩,也似乎強迫性的「長大了」,靠著賣那些戲服維生,等於是販售了阿月的回憶。這回,她還會再回去嗎?


圖片來源:《紫色大稻埕》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 ♥  的頭像
Han ♥

Dear Han ♥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