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09781_314387855566676_5685757560376672678_n.jpg  
『愛與思念,都需要說出口才能讓對方明白。』

最近的我試圖忽略有關於《狼王子》相關負面的新聞,不過會點進去看的部分包含一些並非單純謾罵、而是真的有內涵且提出獨到見解的一些文字(這部分我覺得看標題就還蠻看的出來),主要是因為我想要跳脫那些批評,不希望那些影響我觀劇的心情──我想要回歸戲劇本身,畢竟我覺得BUG這種東西就是集體抓就會越抓越多,漸漸的就會把抓BUG當成樂趣,而我當然會抓、也愛抓,但並不希望把這當作重點。

這集的重點是澤明來到蜜蜜家並且「定居」,可以想像這集就會讓澤明與田家有非常密切且和平的相處,接下來才會慢慢讓村民們發現到田家藏匿了狼人與狼,造成澤明抉擇要留下還是離開的煩惱,儘管危機也有在鋪陳,但這集的重點還是在澤明下山後的種種,特別是融入蜜蜜家的部分,對澤明來說,這是久違的「家的感覺」。
13754108_313924938946301_4966917887248014668_n.jpg  
而且對澤明來說,不只是所謂「家的感覺」,下山這件事情更重要的是澤明開始必須重新學習融入人類的世界,接觸到人類的文明──其實我並不會特別覺得澤明因為沒有依循這樣的習慣就等於不正常,畢竟這些規矩說穿了都是人類自己所制定,而我們不過是用「人類」的角度去評斷澤明罷了,這部分我覺得在認知上是必須要有澄清;然而我卻也同意蜜蜜的觀點,畢竟如果澤明要下山生活,就必須要學習如何在人類世界並不會格格不入,才不會顯得突兀,讓蜜蜜難做人。

所以相對來說,像是看到澤明進到田家的一些不習慣,以及一些澤明接受到新的事物時那種有點傻傻、呆呆的看著、聽著、努力學習並且吸收的模樣,其實看到第三集來還是覺得挺可愛的。其實這邊我覺得有一個還蠻細的設計,雖然田家基於知恩圖報這個理由而接納澤明這一點其實在偶像劇來說就算是通常性的解釋了,但是像一進門就順手解救了田媽、或者是因為成為了「酒友」而深得田爸的心,更重要的是那一頓飯,他們產生了憐憫之心,就連一直仍有戒心的滋滋,那一霎那也明顯動容了。
13659083_313920185613443_7695502629444691215_n.jpg  
我自己是真的覺得「會模仿其他情侶的行徑」這件事情的澤明挺可愛,而且這點也讓我不禁反思,對於那些交往的種種,我們究竟是從何時認定、並且知道交往過程中的男女該做什麼呢?是戲劇、還是跟澤明一樣是透過「模仿」?這點也凸顯出澤明對蜜蜜真的是全然的認定,那些成對的物品某種程度上也呼應了澤明的心思,其實我覺得相比之下澤明是很勇於表達自己心意的,他可以很自然的說出「我很想你」,也會很自在的誇獎蜜蜜漂亮之類的話,這件事情其實也讓我覺得,因為澤明某種程度上教育程度、思想就是比較停留在走丟之前,換句話說,是不是反而長大了之後我們就越來越不懂得表達自己的心意了?
而明明,愛啊、想念啊這些抽象的情感,都需要說出口才能真正讓對方感受到的。

題外話,男主角真的有點太主角威能了,像是爬樹救孩子那段,如果可以演得是他爬上樹去把小孩救下來,而不是動不動就好像可以飛似的跳躍,我自己覺得噓聲應該會少一點,畢竟現在的狀況有一點太把男主角塑造成擁有超能力的感覺了──這樣下去,就算他跑的速度快到可以趕上汽車我都不會覺得意外了,真的有一點誇張化。
13775510_313158209022974_5672582188357977951_n.jpg  
如果說澤明是明顯認定了蜜蜜,我倒覺得蜜蜜的心意並沒有那麼明顯,即便在學長的對比之下看得出來蜜蜜更喜歡與澤明相處,但是看得出來其實蜜蜜目前並沒有把澤明放在愛情的位置上思考。其實說真的,雖然在雨中等待的澤明很讓人心疼,但其實我卻不會責怪蜜蜜的抉擇,或許是說,如果我碰到同樣的情況,一個是難得來台灣一次、自己心目中的大師,另外一個是什麼時候都可以去的許願樹,我個人應該也會選擇前者吧。

但是我自己這部分很CARE的是,再怎麼樣在橋頭巧遇也不可以這樣直接停在路上聊天吧?這用路人真的也是有點太霸道了些。況且那場戲的確也讓澤明又在蜜蜜面前產生了「獸性」的那一面,雖然可以理解是吃醋、是一種蜜蜜要被搶走的恐懼與不安,但是就覺得他太衝動了,畢竟現在也不是蜜蜜的什麼人,這樣也只會讓女孩子覺得困擾而已。我會覺得在感情上的處理其實澤明要學習的真的還有很多,因為現階段這些行為並不會讓人特別覺得「浪漫」。
13775494_313156329023162_2399529029170940560_n.jpg  
好吧,但儘管沒有認定,看到其他女性對澤明感覺有一點「非分之想」時,蜜蜜還是會覺得有一點不太高興的情緒,如果澤明有讀懂這一塊的話,應該就可以理解這就是蜜蜜對他的「在乎」吧,這部片至今也真的讓人覺得蜜蜜這個角色還蠻有母愛的。但我想,想要幫澤明尋找家人這樣的念頭跟想法,也絕對是出自於對澤明的關心,明白他想念家人的心情,所以更希望幫他找到家人──而在之前,她願意先當澤明的「家人」。不過我自己覺得很有趣的一點是,我可以理解查到當年失蹤兒童的資訊並不難,但是蜜蜜那麼輕易就聯繫到了二叔倒是我覺得比較奇怪的地方,當年就算有尋人啟事,手機是刊登二叔的嗎?(那時候有手機嗎?),若沒有,依他的身分地位,有那麼容易聯繫到?

除了二叔步步進逼之外,江平這個角色的出現總感覺亦正亦邪,目前來說看不出來這個角色的功能性與用途,但也讓這個故事又有另一份的期待就是了。

圖片來源:《狼王子》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