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00149_611384122354168_2402389463988014647_n (1)  
『我想守候的,我想緊握的,就是在你身旁的快樂。』

有點不捨來到了倒數第二集,但卻讓我有點擔心的是,這一集太過強調「太平日子」之初,或者是人民對於未來的期待,很多篇章在解釋重逢、團圓與幸福快樂的「後來」,但是偏偏到下集預告時卻似乎有太多感覺很沉重的事件──其實正確說法是,大概在這集的最後半小時,就開始有像是「槍聲、鞭炮聲傻傻分不清楚」,以及一些弊端出現,對已知歷史的觀眾朋友來說自然都知道其實夢魘還沒結束,逸安所說的「官逼民反」其實正要開始。

像是山口社長那一段情節也說明了很多日本人其實將台灣視為第二家鄉,也與台灣人民相當友好,那種「友情」是不受到政治影響的,而像他提到的留台意願調查,雖然不知道實際人數比例,但總覺得那整段對白帶給我的感覺是──在台的日本人對台灣也是有感情、是喜歡台灣的。而反過來其實也應證了阿月對石銘所說的那段話,日本在台已經50年,日本文化說真的也已經深植人民心中,現在要完全消除親日思想,也的確是需要時間、相對困難的。
13697054_611372562355324_2870074488141579369_n  
其實我在想會不會就像是之前日本統治時期台灣人對自我定位的質疑,自己到底是屬於「哪裡」呢?即便在光復之後,想必這也是造成後來種種動亂的原因──因為在日本文化下生活50年,甚至是一出生就在日本文化中的那些人們,要他們完全捨棄這段文化的影響真的是不太可能,或許相對之下可能就顯得是親日思想吧?所以對來接收台灣的陳儀等人,或許也背負著要「教化」、進行文化改造的使命,像是強迫學國語的這個部分,說穿了,並不也很像「皇民化運動」的種種?只是相比之下可能跟原本台灣人所信仰的宗教、文化可能較為接近而已。
我真心覺得文化是一種潛移默化的習慣,無法短時間內強硬改變的。強迫人民拋棄自己原有的思想去迎合新的文化只會造成反效果,這件事情從來就只能慢慢擴散、影響。

雪湖的返家這一段真的非常動容,看這段的當下真的有感傷到,甚至我覺得整個情緒是強過逸安上回的返家──不過我覺得這有點不戰之罪,畢竟逸安的去與歸就在同一集內,相對之下可能時空被太過壓縮,觀眾感受不到「好幾個月的擔憂」這件事情,而對觀眾來說是「隔了一集」才終於回來的雪湖,自然就更有一種「終於等到一家團圓」的感動。
13770498_611371122355468_7274665401871544130_n.jpg  
本集另外一部份讓人感動的,當然是石銘與阿月的部分。
固然是因為觀念不同、且石銘的一時衝動傷了阿月的心,造成了兩人的分開,但或許就是在別離之後,冷靜下來才能夠發現彼此對自己的重要──對石銘來說就更能理解自己說的話有多傷害當時為了自己而犧牲的阿月,他也更可以理解,儘管全大稻埕的人都看不起、嫌棄阿月的所作所為,儘管閒言閒語不斷,但對阿月來說最重要的就是石銘能夠平安出來,並且體諒她的苦心。全世界,阿月最不希望的就是石銘責怪她,也最需要得到的,就是石銘的肯定與諒解。
所以我覺得或許遲來的並不只是「對不起」,更重要的是「謝謝」吧。

這一集整體來說我覺得插進了好多回憶場,當然在情緒上是有加乘的效果,但不免還是覺得好像回顧的部分很多。加乘的部分當然是指──觀眾更能夠感受到阿月與石銘之間的革命情感,那份感情已經超越愛情,完全就是「親情」的境界。他們彼此是互補的,沒有阿月,就沒有石銘;沒有石銘,更沒有阿月。
13781912_611376689021578_2778738173165755387_n.jpg  
所以,石銘儘管是創作上的人才,能夠寫出許多扣人心弦的劇本,但是若非由如月飾演女主角,就是「少」了一點味道,這部分倒是讓我想起《阿嬤的夢中情人》中的那句經典台詞──「你導我就演」,他們兩人的情感已經深厚到,唯有阿月能夠演出石銘劇本的精髓,且也唯有謬思女神阿月在自己身旁,石銘才有從事創作的動力吧!阿月的歸來,一部份是因為石銘的那一句「我希望妳快樂」──這才讓阿月意識到自己真正想要的快樂是甚麼。這一組感情我覺得是格外深刻且濃烈的,經歷了時代變遷、經過了種種磨難終於的苦盡甘來,更讓這個擁抱讓眾人都不免紅了眼眶。

因為,光是這兩人能夠有機會重逢,就是多難得的奇蹟。
那一段求婚,那一首歌曲──眾人開心的喝酒、共舞、唱歌,搭配《青春嶺》的輕快曲風,的確給人一種太平的祥和與歡樂,眾人期盼已久的和平到來,他們期待的、迎接來的新時代,諷刺的是,接下來的歷史我們卻都是知道的。
13781881_611382822354298_8574543982876316145_n.jpg  
像是收賄、走後門以及後來一些貪汙案例的出現,那一種阿諛奉承的歪風其實某種程度上造成了後來官逼民反的主因,對郭雪湖這樣的藝術家來說,絕對無法忍受藝術這件明明很純粹的事情,背後卻被強硬附加了許多「因素」,而且受威脅的他必然需要徘徊在保護家人、及自己心中正義的糾結之間,這樣的藝術已經不純粹,也不如他所喜愛的那樣單純美好,坦白說我也挺討厭、挺反對這樣的作為──可我想這事情直至今日,仍有許多所謂的「黑箱作業」吧!我私心當然是希望雪湖不要妥協,但儘管他最後選擇服從,我卻能夠理解他的選擇,因為儘管對藝術的崇高有使命感,更重要的卻是要好好守護自己的家人。

這些事件的層出不窮,也就導致了後來事件的發生。槍聲、鞭炮聲,他們想要的平和日子,不必提心吊膽的日子,卻似乎還沒到來。
13700222_611364759022771_781600554131504098_n.jpg  
所以反過來看到有許多人在戰後,為了推廣美術而繼續努力著的他們,坦白說是感覺到格外心疼,甚至會有一種「心寒」感的,某一部份也感覺人民的渺小吧,很多人很努力、秉持著良善的心意想要來幫助美術的發展,以及希望能夠幫助相對還在紛擾狀態的台灣能夠挺過這一段過渡期,我相信大多數人民的「想法」是一致的。《紫色大稻埕》給我的感覺或許是一種省思,一種站在相對安全的距離去窺探那個動盪年代的種種,更重要的是我更加堅定的覺得,藝術是純粹崇高而不應與其他因素有過多的牽連,而百姓,與其說要懷抱著甚麼國仇家恨,他們唯一想要的就是好好的過日子而已。

圖片來源:《紫色大稻埕》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