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855.90644295_620X620.jpg  
『我們,該選擇相信誰?』

哭聲 │ Goksung

導演/編劇: 羅泓軫
演員: 郭道元、黃政民、國村隼、千玗嬉、金煥熙

本身是個很害怕看驚悚片的觀眾,但由於得知《哭聲》的諸多好評,鼓起勇氣拉著朋友一起來看試片──我必須說,真心推薦這部作品要找朋友一起去看,除了壯膽之外,更重要的是看完電影之後要一起討論!看到試片結束後網路上討論的聲浪,甚至只要在搜尋引擎KEY入「哭聲、結局」的關鍵字,就會跑出很多超專業的分析評論,帶領觀眾用更多歷史、宗教的觀點去剖析這部電影,但最懸的莫過於,就算輔以導演的一些座談、訪問,還是很弔詭地分出兩個截然不同的推論。
這應該算是今年度至今令我印象最深刻的電影,從看完當下、走出戲院到捷運站,甚至到吃飯時間都還與朋友兩人不斷在搜尋資料,並且討論,到回家之後還不斷的沉浸、回想,完全可以理解為什麼很多影評說這是值得看兩遍的電影,很多細節在查過資料之後真的能夠感受到不一樣的東西。

其實我真心覺得這是很棒的觀影經驗!很享受這種看完電影之後能與朋友一起討論的感覺。
20160503144523_9.jpg  
首先,雖然因為預告片的風格而讓我對這部作品的預期是恐怖、驚悚的(個人真的是比較膽小一點),但實際上我覺得這部作品真的沒辦法用單一類型來定義它,就類型來定義太過狹隘,也太過侷限它能夠發展的所有可能。如果要我來定義的話,剛開始離奇案件的連續發生,是一種緊湊刺激的懸疑;接著鍾九的家庭、朋友及工作則營造出一通俗喜劇的氛圍,於全片而言真的是相對輕鬆的橋段;再來就開始因為那些科學無法解釋的怪異現象與謠言等等,營造出一種驚悚的氛圍,再加上非典型恐怖片的拍攝手法,真的讓我在電影院中時常有遮眼、或者是提心吊膽、心跳加快的感覺;而驅魔、喪屍的情節就更符合殭屍電影的元素──可到最後,會覺得這部作品想要討論的或許是「宗教」,甚至由於那個由國村隼所飾演的日本人角色,會讓人覺得是包含一些歷史因素在其中的。

像是劇照神祕女子丟石頭的行為,或許就可與聖經中「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他」那一段有所呼應──這部分我就要先行曝光我跟朋友討論過後,「我們所認定的結局」──我們認為女子為善、日本人及日光巫師為惡,我會覺得這一段是一個佐證,「無罪」的白衣女子,才有資格拿石頭丟人。
20160518043209655135.jpg  
我的想法是很直面的從結局來推敲,一部份當然是這個神秘日本人的最後惡魔化身,另一部份是因為,最後在一念之間鍾九所做出的判斷是「不相信白衣女子」,也就是說,他信任的是日本人與日光巫師的那一方,但最後卻免不了被滅門的殺身之禍,我認為這就是暗示他在最後一刻做了錯誤的選擇(覺得以影劇作品的原則,若鍾九最後做出正確的抉擇,無論是以甚麼方式,起碼不會是這樣的悲劇收場)。故事的最後一分鐘完全混淆了觀眾,卻也讓觀眾開始用「另外一種角度」去思考這整起事件──這就是我說為甚麼需要跟朋友一起去看,一起討論、回想情節,更有機會發現在觀影當下並沒有發現的「線索」。

像是金魚草凋謝之後讓人不寒而慄的骷顱頭形象、烏鴉、那些驅魔儀式上的牲畜、著魔似的反應與死況,我必須說,「緊張到忘了呼吸」這樣的宣傳真的不是在開玩笑,我們被拉進故事中卻又不斷的由於不安和恐懼而強迫自己抽離、並且思考,儘管由於害怕而如坐針氈,卻還是心繫著想要知道結局,更重要的是不願意漏掉每一個出現的線索!
phpwtNfM4.jpg  
而儘管對於「善與惡」的看法有兩派說法,但有一件事情是確定的──日本老人與日光巫師應該是一夥的,最明顯的暗示就是日光巫師與日本人穿著一樣的褲擋,以及最後車廂後面的照片及孝真並未傷害他的這個部分。還有一段,我想起在投石頭之後白衣女子喃喃地告訴鍾九,火災受害者家的婆婆找來了巫師,才惹得媳婦大怒而發瘋殺人之類的──再對比後來鍾九之母為求孫女平安而興起找巫師的念頭,卻還是躲不過悲慘的命運,也不禁讓我覺得這是個暗示──「巫師非善」。

長達兩個半小時的片長,有兩處讓人印象非常深刻的蒙太奇,第一場莫過於日本老人與日光巫師同時的儀式,第二段則是在最後高潮處,鍾九、孝真、白衣女子、日光巫師及日本人與神父這五段的交叉剪接。蒙太奇成功透過畫面讓觀眾產生了一種既定認知的「錯覺」,甚至這是導演刻意引領我們前進的方向,讓我們看不透事件真實樣貌(實際上,儘管從頭到尾都暗示著日本人就是造就這一切的關鍵,但卻無時無刻我們都對此產生懷疑)。
Image.jpg  
從頭到尾觀眾都跟鍾九一樣,隨著案件的膠著、隨著孝真的狀況日漸惡化而試圖找到事件的突破口,但卻也不難否認的是有太多非科學得以解釋的不合理現象,儘管大多數觀眾、包括片中的韓國警察都試圖想要用某個看似合理的說法粉飾太平,但其實人心惶惶的氛圍中都再再暗示著有一股神秘能量牽扯於其中,他們甚至從來不知道自己要面對的是什麼,太多的未知、無法用常理推斷的發展,都是造成觀眾不安的原因之一(當然,也不得不提有很多畫面真的也是很逼真、會讓人覺得有些不適感的,強烈建議在看《哭聲》之前不要吃太飽、也不要帶食物進去吃啊)。我甚至覺得導演時時刻刻都是抓準了觀眾的反應,而儘管理性思維會要我們學著抗拒,但卻有一種每一分每一秒的緊張、不安、恐懼都是被導演操控的感覺。完全可以理解這部作品為什麼驚艷坎城。

我們崇仰神、我們敬畏鬼、我們懼怕魔,而最重要的是相比之下我們輕而易舉的就相信了「人」,我覺得這是最後鍾九做出抉擇的「關鍵」,其實也不能責怪鍾九,在那個當下,導演把我們丟了與鍾九一樣的處境中,我們儘管再冷靜的分析,卻在時間緊迫的當下無法辨別是非善惡,更無法得知自己所做的判斷是否正確──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相信自己所相信的。
2357422433.jpg  
接二連三的滅門、人倫悲劇,是一種對既有安定及宗教的挑戰,甚至這把利刃也瞄準了身為無神論者的鍾九──我覺得孝真會被選中,甚至到後來加速、變本加厲,某種程度是不是因為鍾九對宗教力量的嗤之以鼻,甚至是到後來破壞了他人信仰的這一點?做為警察「懷疑」似乎是一種職業病,再加上那些繪聲繪影的傳聞,也的確讓鍾九在最開始就以帶有質疑的濾鏡去看日本老人的所作所為,而面對那些讓人看了毛骨悚然的種種,更是讓人覺得一切都應證了我們最初的推想。在觀影的當下我甚至一度有想過,會否這一切都是假象,諷刺的就是觀眾那一種排擠外來者的心態?

然後我不得不稱讚一下飾演孝真的金煥熙,雖然是一個小童星但是在《哭聲》中真的展現了高超的表演天分及能量,眼神、動作、表情,她的表演甚至不遜色於其他同樣被蠱惑的大人演員!從剛開始的天真無邪又有一點小大人的聰慧與成熟,到中期的性情大變、反常舉止,乃至最後的「殘忍暴戾」,尖叫、怒吼、陰森的口吻、讓人不寒而慄的眼神,都讓人非常印象深刻!
images.jpg  
從剛開始的軟弱無能,到後來為保護女兒、保護家庭的強悍,總是傷痕累累、又不斷奮戰的鍾九,最後在臨死前卻喃喃著對女兒的承諾,以及想要救回女兒的心情,而到這最後一刻,哪一步開始走錯了?他百思不得其解,好端端的村子又為何會如同詛咒般的遭受厄運?那一場鍾九去教堂找神父的戲、吳成福所配戴著的十字架項鍊,都反諷地宣示了信仰的崩解與無用,那些信條就像是理論一樣,堅信、遵循,卻在事件發生時無法應戰於實務之中。什麼該相信?甚麼該懷疑?人到頭來,都只是選擇自己想相信的,也為了想保護的東西,而變的強大。

儘管結局眾說紛紜,其實我個人傾向,導演當然會有自己內心所設定的版本,但是對每個觀眾來說,注意到不同的細節而推論出不同的結局,那都是屬於個人、屬於觀影者的「正確版本」,而這篇也就是跟大家分享我自己推敲出來的結局──當然,網路上有很多更精采的分析,畢竟相較之下對於宗教、歷史真的相對而言知悉的並沒有那麼深,因此我多是以影像本身來進行推敲。簡單來說,這部作品很推薦!且我覺得儘管是已知結局的狀況下,再去看第二回依然精彩(且應該可以察覺更多蛛絲馬跡!)。很期待大家看完這部電影之後可以來跟我分享你們看完之後的想法及推理!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