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79249_320282331643895_3675091970659099141_n.jpg  
『我輕彈著,你清唱著,我們的愛情隨著嗓音甜甜的和著。』

愛情是什麼?初戀之所以美好,或許就是因為那是「認識愛情」的最初,不管是甜蜜、酸澀,種種情緒的第一回都格外讓人覺得難以忘懷,對於所有感覺的陌生,都格外讓自己印象深刻,可能也是因為如此,所以剛開始對於這些「怪異感覺」的誕生,就如同魔法一樣出現地不可思議吧!愛情是一種魔法,而且會給人一種稍縱即逝的錯覺──就像那仙杜瑞拉的時間限定,為了霎那的美好,大多數的人甚至願意犧牲一切去換取短暫的火花,並且甘之如飴。
而多數人所期待的愛戀魔法,卻是永恆。

第五集重點反倒是強調澤明開始定義自己對蜜蜜的情感,於我而言最印象深刻的比起看到蜜蜜與浩維的一些比較曖昧的親密舉動而感到胸口悶悶的之外,其實像是看到蜜蜜能夠與浩維討論一些比較工作上的事情,而他似乎只能打雜時,這種「自己不夠好」的自卑感萌生,是這一集中讓我比較替澤明感到揪心的。
13879417_320263861645742_6536660082897514181_n.jpg  
而讓人也蠻好奇的就是二叔所說的話──浩維跟澤明之間是不是有什麼特殊關係呢?這件事情或許也牽涉到當年為什麼二叔會狠下心把小澤明獨自留在山上,讓人不禁猜想其中還有內幕,或許並非最初我們所認定的,是為了繼承之類的私心而做出這樣的事情,而且看到二叔對浩維的特別照顧,總覺得這其中還是有故事的。

不過不論兩人是什麼關係,因為蜜蜜而要發展成「情敵」關係這一件事情在所難免,而且是神農、時真等人都已感受到火藥味的程度(大概是只有蜜蜜沒有注意到這件事情吧?)。發現這部作品很喜歡建構那種,例如蜜蜜與澤明在前景、浩維在景深處看著兩人互動的構圖,強調「旁觀者」看到這一幕的心情,光是在這一集中就有兩次這樣的應用。
13886413_320690761603052_8497641258482768923_n.jpg  
儘管從初見到蜜蜜,就有「認定對方為此生自己唯一」的想法,但長年在深山中的澤明或許並不理解這樣的情緒是愛情──不過有趣的是,竟然是這個「未來岳父」親自替澤明上了一課哪!或許蜜蜜家庭的和諧,也加深了澤明想要與蜜蜜相守的願望,如果說他對家庭、愛情的觀念其實是模糊的,那麼合理推測,對於這兩者的認知,其實是透過模仿語學習得來,而且對象就是蜜蜜的父母、家人。

就像那一首你彈我唱的「專屬曲目」,又像是把蜜蜜所教給他的一切全然放在心上──儘管或許在觀眾看來都是很小的細節,但是這就是澤明「把蜜蜜放在心上」的證據。
13680742_320280021644126_7966891718872926144_n.jpg  
而目前對這一切感覺慢半拍的蜜蜜,也在滋滋的點醒之下,或許開始思考起這些細微的問題。但我聽到蜜蜜冷靜的分析卻又忍不住猜測,她是真的沒有想過這些問題嗎?還是誠如她口中對攝影的喜愛,她還有太多想要做的事情(不得不說,提及夢想的蜜蜜好耀眼、感覺整個人都在發著光,與先前《致,第三者》中那一個凡事以夫為天的宋家安有非常明顯的差距),所以對愛情才先暫而不提──其實這樣的心情是很可以被觀眾體會的。

但愛情來時或許就是擋也擋不住,而且或許夢想與愛情是可以並行的,情人之間也可以是彼此的「夥伴」,就像蜜蜜絕對有把握能夠透過鏡頭捕捉澤明最自然、又最帥氣的那一面,因為她能夠透過自己的心,去紀錄下耀眼的他。
然後溫泉這段真是又曖昧又有趣味性啊!澤明跟蜜蜜的互動總是很可愛呢!
13900168_320736098265185_8711609545313811923_n.jpg  
除了愛情之外,因為在杜氏集團上班的緣故,見到「母親」的機會自然不會少──儘管這對母子並不知道彼此的關係,每次兩人在渾然不知對方就是自己親人的情況下有這樣感覺命中注定的重逢、相遇、相處時,都讓觀眾不免感慨,且忍不住在電視機前嚷嚷著「快點發現!」;而謝瓊煖也不愧是實力派演員,我覺得很能夠帶出新人張軒睿在表演上的情緒與層次,讓這對「母子」戲碼都會讓觀眾多一分期待。(誠如在《紫色大稻埕》中由她飾演的陳順一角也讓觀眾格外喜歡其與李辰翔的對戲啊)

二叔是目前我覺得比較有爭議性的角色,畢竟可以理解他對於澤明「回歸」的恐懼與不安,那些不自然的舉動都讓人覺得這秘密還蠻岌岌可危的,但讓人不解的就是,為什麼他會想要有更多機會與澤明相處呢?到底有什麼難言之隱讓他當年做出了這樣的決定?二叔的受傷,也陰錯陽差的讓澤明自己的母親、爺爺更靠近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相認呢?

圖片來源:《狼王子》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