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pg  
『我好想要靠我自己的力量活下來。』

維基百科上的資料是寫《狼王子》會有20集,不知道這個資料是否正確?因為對我來說大部分的梗都已經被丟了出來(不過狼爸疑似受傷或是生病的虛弱模樣我覺得有可能是另外的鋪陳),我不太確定剩下的東西有沒有辦法再延伸五集的篇幅,其實《狼王子》對我來說是有一點辜負當初我對它的期待,一直覺得有些特質、魅力少了,又莫名其妙多了很多東西。不過既然都看到十五集來了,還是會把全部看完的。

知道蜜蜜病情,作為偶像劇男主角當然是要深情陪伴、當然更重要的是善良的女主角要抱持著「不能夠拖累別人」的心態試圖推開,都算可預期的發展。不過像是來到度假會館玩耍的這段,我一直有點介意的是這整體鋪陳好不寫實,明明是大家一起出去玩,但常常很明顯的「戲在哪裡、其他人就恍若雕像」,很沒有互動性。
b.jpg  
我應該說過其實我還蠻喜歡安心亞的哭戲,那種很不女主角甚至有一點不計形象的哭法,其實莫名讓人覺得格外糾結,儘管是這樣老派的劇情,對觀眾來說看到她的哭戲,也會真的有感於「人生無常」,而且很強烈的感受到她的無奈,還有「好想要活著」的心情。我自己還蠻喜歡看到澤明跟舒裴親密互動之後轉身離開,不斷安慰自己「我沒事,不要哭」那邊,連帶到後來兩人到公園旁,蜜蜜說出實情,如果單就這樣的橋段來說,可以發現三立還是很能夠掌握偶像劇的一些節奏跟必要元素,這場戲在整個十四集中,我覺得算是相對精彩的。

不過說到舒裴,我真心覺得這個角色很來插花,有存在的必要但是又沒有寫好,又或者是因為不要哪個角色刻意腹黑,導致這個舒裴這個角色其實蠻尷尬的,總是偶爾地冒出一段來,例如當好不容易澤明跟她說清楚之後,又來一PART兩家聯姻,難免覺得有點重複。
t.jpg  
比起來,浩維這個角色雖然最初我是預期他會受到父親的影響而變成故事反派,但我覺得反倒《狼王子》在這個地方給我一個蠻出乎意料的設計,他把浩維學長設計成一個,對於父親的所作所為很糾結,內心充滿罪惡感、愧疚感、矛盾、且因為父親的做法而感到可悲,試圖想要做些什麼來改變奇宏、卻又始終無法改變父親想法,說真的某種程度上當父親為自己一出手,不管是工作、還是感情,他就覺得自己已經輸了。退出競爭,也是希望讓父親可以走回正軌,起碼不要再被利益薰心。仔細想來,杜奇宏到底奢求的是什麼呢?我倒覺得「為兒子好」只是名義罷了。

更遑論,其實我覺得在親子單車幸福日上動手腳真的非常沒有良心,倘若真的有小朋友因此受傷呢?
蠻喜歡透過兩場活動更加強烈去對比出這兩個角色的不同──雖然之前因為老師傅的事情就已經蠻對比的,但是透過主軸「幸福」、「成功」,也可以說是讓兩人真正核心追求的目標,透過活動體現。其實沒有誰對誰錯、孰優孰劣,只是追求的不一樣而已。
d.jpg  
之前一直在想,對於當年最後跟自己相處的二叔「丟下自己」的事實,澤明到底知道多少?一直以為這件事情會被簡單掩蓋,卻沒想到其實是鋪梗在這個時候,或許是因為浩維本身就因為父親的關係,總覺得相對來說努力、但並不積極,整個戰爭本身就沒有很到白熱化的程度,所以反倒是杜奇宏才真的急如熱鍋上的螞蟻──只是某種程度來說,浩維會不會因此覺得,這是父親對他的「不信任」?如果自己的能力真的能夠讓父親放心,是否就能夠讓父親不要再背後動這些手腳?

爺爺倒也是在這個故事中我一直覺得很詭譎的角色,不管是感覺明知道澤明對蜜蜜有意,卻有點半強迫的要讓澤明跟舒裴相親(就像當年對奇宏的婚事干預一樣,他老人家很愛把一切掌控在手掌心),另一方面就是特別去慰留浩維,這部分也真的讓人不理解他在想什麼,畢竟浩維雖然感動,但好似並沒有改變出國的決定。
ee.jpg  
雖然是《狼王子》啦,澤明在狼山上受過訓練(?),但是從三樓直接跳下去這種做法真的讓人除了傻眼之外也覺得莫名其妙,一瞬間我真的覺得,像是《舞吧舞吧在一起》、《1989一念間》那種「誤以為對方出車禍」而焦急的烏龍,還比這種「直接跳下去」的還來得「合理」多了,雖然是有成功轉折,但我真的內心無法接受這樣的大轉圜啊,心臟承受不了。不過後來也總算是順利求婚──只是綁鞋帶這梗,雖然搭配上比較有新意的對白比較有梗,但是近期有兩檔韓劇用過這個梗了,看到「綁鞋帶」橋段一出,嗯,就是啞口無言。

我蠻喜歡澤明跟田爸對話那段,田爸的「要嘛你就成為我親愛的女婿,要嘛就讓你人頭落地」真的太可愛了,完全感覺得出來護女心切的心情。
只是在那麼甜蜜的求婚之後,蜜蜜的病情便再也隱瞞不住,骨髓移植成了必然,也讓田家的祕密正是公諸於世。
4.jpg  
之所以那麼喜歡江平,一部分真的是因為她總是在家裡感受到「健康」的「原罪」──這讓我想起了《挪威的森林》;雖然她也真的很愛姊姊,我相信她也絕對會挺身而出來救蜜蜜,但我覺得那一種對自我價值產生的混淆跟質疑,是讓她心理不太好受的。所以,可想而知最後蜜蜜應該能夠在滋滋的幫忙下好轉,但是這之前絕對還有很多心結需要打開,誠如田爸說的,現在的狀態是大的小的兩個姊妹都受傷了,蜜蜜對滋滋的愧疚、還有感謝,想必接下來會有很精彩的姊妹對戲吧?

「因為我而一再打亂她的人生」,這件事情,身為姊姊是絕對沒辦法原諒自己的,就算再怎麼想活下來,也不可能逼得妹妹去做手術,其實這樣的景況還挺微妙,或許作為父母也會覺得妹妹無理取鬧,但那是很赤裸而真切的情緒啊!滋滋,也需要田爸、田媽的開導。這時候就慶幸還有江平陪伴在她身旁了!

圖片來源:《狼王子》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