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08716_1494277237291633_221546536_o.jpg  
『內心所期盼的和平與正義,得靠自己親手打造。』

本來在預計內並沒有這一部,但剛好KKTV有進、加上是玉木宏主演,就這麼開啟了一個新的坑。仔細想想,我好像也很久沒看這類型的日劇作品了!這部作品雖然也以案件的形式為一單元劇,但是我覺得有個大前提是,日本警界的制度,可能在最初會讓觀眾搞不太清楚,例如署長的「國家公務員」身分(在KKTV的翻譯中一直強調的是「空降菁英」),跟其他刑警的對比,因為「升遷跟入職管道不同」,換句話說。玉木宏所飾演的遠山金志郎應該是考試進去的。

這部分或許也可以為其他日劇作品中,那些不懂得民間疾苦的長官們到底為何有這樣死板的腦袋,應該算是某種只會讀書不會應用的弊病。
14813163_1494277220624968_132740161_o.jpg  
在《Career熱血署長》中,遠山金志郎則以國家公務員的身分來到北町署,並且更重要的是──雖然貴為署長,但他真正想做的並不是看看公文蓋蓋章,真對案件他會想要親自去現場勘查,某種程度上是比較身體力行的想要實現他心目中的社會,就像他所說的,於他而言,「考試」是一種管道,儘管或許在實戰經驗上他不如其他經過訓練的刑警,但或許也因此導致他的想法並沒有淪入某種既定的框架之中,只是卻也跟有些事情過度理想化有點關聯

署長的初登場即是一場公車劫案,其實從這裡就看得出來,他所採取的勸服方式跟一般刑警的不同。(不得不說勸服手法也不小心得罪了公車上其他乘客吧!?但其實莫名有種勵志感,不管景況多悲慘,每個人都還是打起精神要去面對了啊!)
14858583_1494277200624970_1143227506_o.jpg  
我覺得或許是因為強調他的熱血、他的與眾不同,相較來說案件上會覺得稍嫌簡單一些,可以感覺出故事的原創性上並沒有太多讓人驚豔之處,常常會有令人感覺天外飛來一筆的情形出現,但因為我很好奇於遠山金志郎要如何「打破上司跟下屬」的藩籬,因此反倒案件調查過程,我會注意到的是兩者之間的有一點「角力」的情形,甚至或許因為看了不少相關的作品,對於整個辦案流程跟思考有了既定軌道,反倒透過「署長之眼」看到不少不會注意到的東西。另外我自己蠻喜歡的,是幾集案件中其實都有出現一些兩難的景況逼迫署長做選擇,例如第一集,便是被霸凌而求救的學生,與殺人嫌疑犯。

我相信若這樣的景況放進真實世界,大家都會覺得「輕重緩急」上應該要先留在目擊到嫌犯的附近,但其實霸凌也可能造就受害者──我覺得「輕重緩急」這個概念,或許根本就不適用在犯罪事件上。
14875843_1494277233958300_1676321518_o.jpg  
因為,都是犯罪,也都可能會造成無可挽回的傷害哪──如同第二集,為要求關鍵性的證詞,就可以忽視「可能的潛在受害者」嗎?家暴事件之所以複雜,重點應該在於心理上,不管是霸凌也好、家暴也好,或許很容易被視為「小事情」。不過這部分卻也凸顯了,越是這樣感覺不是殺人、綁架之類的重罪,或許處理起來越為複雜,因為往往民眾無法對警察產生足夠的信任,甚至會覺得「你也沒辦法真正幫助我一輩子」;同時警察大概也可能不會給予完全的幫助。很多事情都是「發生了」才來檢討、後悔莫及,卻一直忘記了事前預防的「可能」。

就像故事中所提及的,倘若大鳥真理惠沒有在關鍵的時刻求救,警方就不能貿然出手。歸根究柢,還是有如金志郎所提及的,關鍵是要讓民眾能夠信任警察。14795873_1494277197291637_331659785_o.jpg  
而坦白說蠻讓我驚嘆的是,很多小細節或許都有可能是受害者發出的微薄信號,他們基於某種理由而無法明目張膽的求救,只能透過某種方式來傳達自己的求救訊息,只是是否每個人都不夠留心、沒有觀察到社會週遭?那些不被上心的案件,也是在金志郎注意到之後才找到突破口,我認為這取決於他對社會每個人的關心與觀察細微。說是「熱血」,其實我更喜歡他的「與眾不同」,儘管可能會遭到如南洋三的不認同,但或許也是潛移默化的在影響署裡的其他人也說不定。

我還挺喜歡南洋三與家人之間的互動,很寫實,且我覺得大概也是因為在工作職場跟家裡都莫名其妙有些「一面倒」向署長,才會讓他有機會重新醒思這份工作的意義。其實我覺得他與署長的衝突比較來自做事習慣,本質上,都是希望盡力做好分內工作的。
14859571_1494277253958298_1273236571_o.jpg  
或者說,他們對這份工作都有「使命感」吧。我覺得每份工作可能或多或少都要有自己的使命感、或者說是初衷,別人不容置喙,但絕對要深植自己心中,時時提醒自己。

題外話,日劇真的很愛誠如《名偵探柯南》給觀眾之印象──會在每一集的最後固定性的說出某句關鍵KEY WORD,作為該場收尾,以《Career熱血署長》來說,最喜歡營造的就是大家都誤以為身穿便服的他是新人刑警,而有如奧客一般動不動就喊著要找高層出來,到後來卻發現眼前的這位就是署長,被他的證件「嚇傻」的情景,當然還有那刻意營造的閃閃發亮櫻花徽章,加上經典台詞──他對這枚勳章發過誓,絕不對任何犯罪放水。雖然應該是很帥,看起來也是讓新人刑警相川實里相當欽佩的橋段,但不知怎地,我總是看到這景況忍不住就發笑了。
14808793_1494277217291635_1172712850_o.jpg  
說到新人相川實里,其實最開始就幫她安排了故事──誠如前述,她就曾經碰過到底要繼續追嫌犯、還是要救人先的兩難局面,而那時她選擇的是繼續追上去,但後來卻發現那名受傷人員應該是不治,只是不知道她有沒有成功抓到嫌犯就是(看她的逮捕率可能是沒有)。這也因此,雖然逮捕率極低,但會覺得她一直有所遲疑跟追尋,在一次又一次的案件中與自己內心的正義打架著。特別像是第二集中署長跟南洋三被銬在一起,她必須從中做出選擇時,看得出來她是很認真的想要思考哪樣做才是不違背自己心意的。儘管兩個男人同時朝她伸出手,期待她把手上的鑰匙給她這一幕說真的處理上好浪漫偶像劇啊。

除此之外,相川這個角色其實也呼應了女性在警界真的是相對弱勢的族群,也真的不太被尊重吧?
14807974_1494277260624964_446390231_o.jpg 
覺得第三集的案子──照護老人的看護因為遺產的緣故,有殺害老人之嫌疑,這樣的設定好像在影劇中、特別是日劇時常見到,不知道是不是反應了高齡化社會的趨勢?但總而言之,我自己很喜歡整體的氛圍營造,在署長跟擁有祕密的疑似「惡女」在鬥智之間,又像是夥伴一樣,我自己是一直在猜測,百合子分享小時候在班上曾被懷疑是偷皮夾小偷的故事時,那個挺身而出的男生該不會那麼浪漫的就是咱們的署長吧?總覺得形象跟在這起案件中署長的角色很相似。同時也讓人見到,冤罪真的太可怕,無罪推定主義像從來只出現在課本上似的,當自己真的遇到被懷疑的時刻、卻百口莫辯之時,竟是如此無力。

除了冤罪,其實主要角色的組合其實讓我有點想到《99.9不可能的翻案》,只不過相比之下相川的新人感更為強烈一些。而在之前看過《偵探御手洗事件簿-星籠之海》之後,私心也覺得玉木宏好像比起-御手洗潔,更適合遠山金志郎這個角色,可能是因為他就是給我一種頑皮感的感覺吧?(這應該跟之前看到他相關報導說喜歡惡作劇有點關係,哈哈)。

圖片來源:KKTV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