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png  
『當你丟失初心的同時,就同時失去了做為醫師的資格。』

倘若非北川景子主演?我會不會看這部《希波克拉底誓言》呢?坦白說,應該是不會,就算開始看了,大概也會很快就棄劇吧!儘管它不過是一部只有五集左右篇幅的短篇作品,卻莫名的讓我很提不起勁。這麼說吧,我一直覺得這部作品很多東西都想要提及到一點,但是所觸及的「太廣」,又不夠深入,就會顯得有一點淺薄,而且有一種每種面向都想要涉獵一點的那種感覺,到頭來我覺得有一點模糊焦點。
不過我不知道是原著本來就這樣,還是改編之後產生了這樣的問題就是了。
4-3.jpg  
不過起碼──還算是吻合劇名本身,「希波克拉底誓言」有貫穿全劇,只是我覺得或許是為此,導致全劇一直很強調於信念與現實的掙扎,莫名是有一種哲學性很強的感覺,對於案件本身,例如連續數集個案、延伸到後來的抗菌藥副作用的主事件,我都覺得非常輔助性,而且整體的緊湊跟帶給觀眾的緊張感都不足夠,這可能也是在拍攝上,導演對於氛圍的拿捏,更為著重在「理念」的處理上。
我自己本來對這部作品是有如《麻醉風暴》的期待,但實際上會覺得整個類型面的掌握,還是《麻醉風暴》為佳。
4-2.jpg  
不過當栂野真琴在查詢資訊、或者說她步步逼近真相的同時,所製造出的那些陰森、不寒而慄之感還是很強烈的,忍不住還是會為她捏了一把冷汗。然而,由於整部作品感覺有點分成兩線,一線當然是栂野真琴,另外一條是相對掌握更多資訊的光崎教授,所以某些部分對觀眾來說,會有訊息不斷REPEAT的感覺,是比較可惜的地方。

而雖然栂野真琴是實習醫生,但捲進這起風暴之中的病人──如好友柏木裕子、到後來的小女孩紗雪,對她來說都是相對性羈絆較重、更具代表性的人,也才造就了她如此積極吧?其實生命雖無常,但是群體「刻意隱瞞」的真相,或許會使得更多人無辜受害。
4-1.jpg    
或許正是如此,才會讓光崎教授設定是法醫學專家,那些「莫名其妙的離奇死亡」,透過找到真實死因之後,其實是可以提早警惕,讓醫生更早發現自己錯誤,甚至可以因而減少很多人命的犧牲,我想這就是光崎教授所稱的,法醫學可以救人的真諦吧?

另一部分,在最後栂野真琴也領悟到──或許被解救的,也包含著「醫生」;更正是因為光崎教授深知醫院的權力鬥爭與官官相護,所以才希望栂野真琴能夠學會「只相信自己的雙眼」這件事情。不要過於相信每一個人所告訴你的「真相」,因為你無法確定他會不會為了自己的利益,進而掩蓋了某部分關鍵。
14964308_1504464336272923_247435466_o.jpg  
所謂的「師徒情誼」吧!從尊敬、到失望,甚至到有種信任被踐踏的感覺,坦白說比起「想要解救一條生命的強烈心情」,我個人在這部作品中看到更迷人與細膩的處理,是北川景子面對「自己所景仰的津久場教授說謊」,而且明知道自己做錯事情卻還不承認,為保「前程」而寧可拿人命當犧牲品,說穿了,就是自私而已,什麼醫生很辛苦啦、不能夠因為誤診跟醫療疏失造就了醫生的折翼,損失醫療進步發展的機會等等,我覺得都是冠冕堂皇的場面話,醫生最根本的,就是要那想要拯救病患的初衷而已。

沒有人在哪個圈子不可或缺,都是自己太過自以為是的美化罷了。
14923155_1504464346272922_1165940870_o.jpg  
儘管我不是很明白為什麼在前面不有點鋪陳,反倒在最後才切進一個──光崎教授跟津久場教授以前其實算是同期,像是互相競爭、切磋,有點亦敵亦友的關係,但我想這段回顧也是一種當頭棒喝。對津久場教授──或者說對很多人來說,反倒自己最初的樣子會隨著時間而被自己遺忘,但是曾經的自己,或許卻牢牢記在對方心中。我相信這段想要表達的應該是,當年津久場的行為,著實讓光崎有所震撼,覺得自己不及他、覺得自己想要效法他,所以才造就如今的光崎,然而當年那個讓自己景仰的人,如今卻完全變得庸俗,我相信在情緒上,光崎教授跟栂野真琴是同樣難受的。
14964174_1504464349606255_216836836_o.jpg  
其實我也贊同,醫療科技日新月異,醫生也是人,在繁忙工作底下,絕對會有疏失,且像是有些副作用是在後期才發現,這種事情我相信也絕對不會少見(雖然這麼說起來有點恐怖,但我覺得平心而論,醫生也真的難為),而我個人覺得更可怕的是,整個醫院上下同心,試圖集體掩蓋這個錯誤,為了「避免醫療糾紛」,就連亡羊補牢都不願意,徒讓生命就這麼因而消逝。

儘管故事最後透過栂野真琴、古手川和也跟光崎等人的努力成功挽回了紗雪小妹妹的性命,但倘若發生在真實世界之中,誰能夠擔保絕對會有這樣的「救星」、誰又能保證自己不會是紗雪,或者裕子?
14959075_1504464339606256_2105521723_o.jpg  
梶原醫生最後受不了良心譴責而自殺,或許也是象徵著不敢坦承錯誤的自己,最後依舊以更加激烈的方是贖罪──坦承犯錯固然難,要放下一切也著實會經過一番糾結,然而倘若有自殺的勇氣,又怎麼會沒辦法面對一切呢?就像光崎教授的感慨一樣,儘管醫療再怎麼發達,卻也無法救回一顆,想死的心。諷刺的是,或許是因為找回初心,才會走上這條絕路吧。

然而我不太明白梶原解剖必要,是擔心他可能是被「滅口」嗎?儘管在故事中有很多「翻案」的例子,但僅要出現這樣一個如同預期的案例,就不免讓人猜測「解剖這件事情是否真應該要有更多規範跟條例」?
3-3.png  
有可能毫無疑問的死因,最後會因為解剖而翻案,或許就像古手川刑警所說的,端看死者、還有死者家屬會不會想要知道真相了。坦白說我個人看完的心態依舊是覺得,還是要更尊重家屬的意見,否則太過強制性的執行,似乎到頭來也不見得對死者是好事。當然還有很重要的,就是亞洲人對於「遺容」的一種講究,這我倒也覺得沒什麼不好,只是或許要有更多通融跟轉圜的空間。
3-1.png
說到裕子,裕子母親的「孟喬森綜合症」我還是第一次聽說過,也算是長了知識──這種相對來說比較「心理層面」的疾病,的確都是在憾事發生之後,才有可能被注意到。日常,不管身心理,真的都要多多關懷周遭的人。

坦白說看完之後失望的感覺有一點強烈,也有一種不知所云,覺得整個概念不夠強烈、張力也略顯不足,而且有些橋段真的很突如其來,前後感覺扣不太緊;唯一最大的收穫,大概就是「我又看了北川景子主演的一部作品」而已吧!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