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76029_1506206296098727_268657337_o.jpg  
『沒有誰非愛誰不可,就算變心了,也非罪不可赦。──梁靜茹《第三者》。』

再怎麼渴望「不變」,終究還是得面對劇烈的變動,這四集主要都是在濟州島的戲分,只能說雖然已經沒有馬來西亞國際語言學校的這個設定,還是非常善用「機場」這樣的環節,我覺得是一種呼應吧!某種程度上可以說兩人是在機場初次邂逅、相遇,那麼要「再重逢」,選在機場也格外合理。另外一部份,我覺得濟州島這個地方給我的感覺其實很呼應到秀雅跟道宇這兩個角色,不知怎地,比起繁華的首爾,會覺得濟州島真的更適合他們生活。
(對不起啊李相侖這張不小心截到你的閉眼照了)
14975821_1506206299432060_443576487_o.jpg
要來到這裏雖然是一時衝動──基於想要「逃跑」的心態而來到了濟州島,試圖與道宇斷了聯繫,又或者說,在那個混亂的當下,她只能選擇逃跑。其實我覺得她最初還是抱持著「想要維持現在婚姻」的想法,所以才會選擇暫時透過「說謊」來逃避,例如讓女兒去上社區小學、而非如同丈夫期望的菁英式教育,對她來說「快樂」比什麼都重要,特別是在ANNIE的事情過後,是更感覺到人生無常,比起有成就的孩子,她更希望是個快樂、可以待在自己身邊的孩子。
而儘管如此,卻忽然意識到女兒雖然很享受濟州島的生活,但女兒對父親說謊的不安卻是感覺得到的,所以她才決定以身教告訴女兒,說謊不對、做錯事情要坦承。
14975778_1506206309432059_91145005_o.jpg  
但其實她為什麼選擇說謊?看到現在,也感覺得出來有跡可尋,畢竟朴機長感覺根本沒有把心思放在家庭上,而且也沒有任何想要幫秀雅分擔、甚至是與她溝通的意願,太多事情都是他說了算、他發號施令,然後要她去執行,可以說是相對「大男人主義」吧?但除了這樣,我覺得最讓秀雅心碎、甚至讓她第一次產生「離婚」想法的,是因為丈夫對自己的態度真的很不重視,且那些從朴真石口中說出來的話著實傷了她的心,她覺得無辜、覺得委屈,也無力去改變更多,畢竟在她的身邊,有了那麼顯著的對照組。
平心而論,如果是我,儘管虧欠,大概也無法繼續在這段婚姻裏委屈求全了。
14976023_1506206259432064_1536653450_o.jpg 
但朴真石這類的男人最可惡的莫過於──在自己身邊時,認定她會做為一個聽話又安分的妻子,因此也不格外上心,甚至過分享受曖昧與「偽單身」的自由,但是當意識到真的可能失去妻子時,他依然感覺憤怒、甚至會產生想要做好一切「防範」,將妻子綁回自己的身邊。來到第十四集,特別是當他終於將一切「聯想起來」之後,那一瞬間的情緒才應該是做為「丈夫」應該有的。其實這反倒讓我蠻期待下周的劇集,很好奇朴真石的反應、還有作為。
14959096_1506206312765392_611396462_o.jpg  
畢竟相比之下,我一直很無法釐清這個角色的真實心理,或者說──男人的想法,我認為他是很聰明地把這兩個女人「定位」界定的很清楚,秀雅就是宜室宜家的那種女子,而美珍或許相對於他而言就適合當「地下情人」吧?儘管他對兩個女人都有佔有慾,但是我目前而論還看不出來他對秀雅的那份情感是什麼,我可以理解秀雅當時為什麼會轟轟烈烈的愛上他──朴真石的確是有一種讓人上癮的那種帥氣與魅力,但我卻無法理解為什麼他的個性會喜歡秀雅。
14954304_1506206266098730_16866973_o.jpg
朴真石無法割捨任何一個,但每個女人──誰不期待自己是「唯一」?美珍也是,這個角色很真實的應驗了,再聰慧的女人真的碰到感情都很容易「栽」在某人手上,宋美珍就是如此,且我認為,以她相對強勢、有想法的個性,倘若朴真石不是崔秀雅的丈夫,大概她就不會那麼躊躇跟痛苦了。這幾集讓我非常印象深刻的其實真的是秀雅跟美珍之間的互動與相處,特別是那通大吵的電話,金荷娜一股腦地宣洩情緒、並且哭著說了三次的「為什麼」真的很讓人印象深刻,整場戲的情緒非常飽滿。
而崔汝珍的表演也很凸顯角色個性,且呼應到先前她去找前輩時,前輩對她說的那段話,我覺得那真的是最棒的形容──這場戲,她的表現就是「先道歉」,可是卻委屈到快要崩潰。
14958975_1506206272765396_278691474_o.jpg  
說開了就好了,儘管從爭執大吵到後來和好不過一集時間,還是讓人覺得很糾心,會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是──其實她們都是無辜的,都只是在愛情裡受傷,都只是在感情世界裡茫然的小女孩,儘管氣話在前,但其實誰也明白,當年輕時的自己真的轟轟烈烈的愛上時,其實是旁人說什麼也聽不進去的,就算當初美珍告訴秀雅有關於朴真石的不是,大概秀雅也會內心覺得「他是會改變的吧」。
但不管如何,這十年的婚姻、陪伴,還有最重要的,孝恩,秀雅其實不後悔。
14923869_1506206282765395_2040723524_o.jpg  
我其實覺得這部作品很推翻了所謂「對的人」的論調──男女主角的婚姻僅管走到後來出了些問題、想必會到達終點,但是讓他們決定踏進婚姻的,卻都是滿滿的愛意,曾經愛過這件事情,並不會因為後來的變動而被否定,只是後來的他們,發現了某些無法妥協、無法改變的問題,讓這段婚姻之路要走下去變得窒礙難行。所謂「對的人」、「真愛」或許都是階段性,在那個「當下」愛都是對的、都是最強烈的,只是能否相手走到最後,或許還是老話一句──緣分吧。
我自己很喜歡金荷娜在這一場跟惠媛對戲的戲碼,低頭認錯也好、恐懼不安也好,顫抖的手、嘴唇,都很完美將角色的情緒表達出來。
14963559_1506206306098726_469039382_o.jpg  
雖然相對之下,會覺得打巴掌這種戲碼有一點八點檔,但在那個當下情緒上來了,似乎也不太意外就是了。我之所以會喜歡《通往機場的路》是因為它用不一樣的處理方式來描寫一個說白話一點是「外遇」的故事,因此也希望,另外一條線不要再出現太八點檔式的處理。
惠媛從決定放手,到後來發現「孝恩媽媽」的存在意義,我原以為她可能會使壞還是做出些什麼(特別是讓道宇去朴真石家中那段),但後來還算是順利的簽字離婚──這段很適合來一曲《第三者》哪!

「她只是無意闖入的第三者,我們之間的困難在她出現之前就有了。雖然我憤怒,但是我明白的,把過錯讓她去揹著,那是不對的。」

ANNIE的事情當然是關鍵,只是我不太明白為什麼會出現那個錄音檔?是ANNIE自己錄起來嗎?不論如何,我覺得最後讓她自由的,其實還是女兒──不再擔憂自己的謊言被拆穿,可以真正的自由、真正的做自己,分開,對惠媛來說會是好的,道宇明白。
14971097_1506206316098725_1739942806_o.jpg  
或許這樣的關係,的確是需要某個人鼓起勇氣「打破」才能夠有所改變,正如同道宇所稱「妳即使去了很遠的地方,我們還是離得很近」,可以感覺得出來他是打算積極爭取,並且相信這樣的「緣分」,他也想知道──ANNIE與母親冥冥之中為自己牽起的這條線,到底會帶他走到哪裡?以目前來說,他知道,當他想要傾訴時,會想起秀雅;他喜歡跟她相處的感覺,喜歡她那種能夠體諒、並且理解自己心思的溫柔。

他們的關係不斷重新定位,「三無關係」,到現在的鄰居
兼客戶──誠如那個有點壞掉、卡卡的門,秀雅無力、甚至是有點正向思考的「與之和平共處」,朴真石看到是嫌棄、是厭惡,但真正會幫她修好的,是徐道宇。
14923137_1506206319432058_1966222865_o.jpg  
可以不要傍晚再出門嗎?因為怕回去的路太暗──其實有時候也不是太把女性當成準受害者,只是這種體貼對方、擔心對方的溫柔就是讓人會覺得心頭暖了起來,而且很多時候女孩其實只是一種心理上的不安跟陰影,因為有了別人的掛心,一瞬間就像是照進對方心窩的陽光,那樣和煦且溫暖。當然,像是徐道宇這樣在不知不覺間,用腳踏車的燈為對方照亮前方的路,也是讓人覺得很經典的橋段。

這四集還有一個橋段印象很深刻的,就是智恩提到的,我想定義為「叛逆期」的一種。我這裡要說的不是青春期叛逆,而是象徵性的「人生變動」;人生不可能永遠轟轟烈烈,但我相信儘管再期待安穩的人也不可能永遠一路順遂,不管你的「變動」是跟智恩等人一樣發生在年輕時期的「抗爭」,還是像秀雅跟道宇一樣在奔四時突然的轉折,只要把這些當成自己的「轉捩點」就好。
人生不簡單,但我想也可以試著把自己過的不那麼複雜吧?

圖片來源:KKTV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