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png  
『其實你一直以來都只是希望,你愛的人能夠相信你,那就夠了。』

對我來說,第五集才有所謂的解謎感嘛!而且看完第五集,真的覺得要等到下週的最終回好難熬──第五集末收的非常漂亮,大姜老師、吳修齊以及陳威霖聚集學校,而小姜老師獨自去到只有威政的家,有一種各條撲朔迷離的線終於要兜到一起的感覺。而這集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上集觀後感提到的──小姜老師跟威霖見面的這一段。

而且到這集來,終於明白為什麼先前一直要塞進李仁輝跟張芳潔這段感覺與主線並沒有什麼關聯的小故事,在這集的「解謎」中,我們突然了解了當時所有「碎片」的意義──對李仁輝來說,自然而然就會認定是小姜去告密、甚至小姜還慫恿了張芳潔離開他,這是他根據自己「眼見為憑」的線索所下的定論;而實際上,警衛老徐的出現卻是陳威霖造成的,這個隱藏的真相對李仁輝來說,卻是最大的關鍵。剛開始不理解,但是看到這集,還蠻喜歡這個設計。
6.png  
所有的碎片都將有其意義,這也是我對最終集的期待──就像是個迷宮,我們之前都從不同人的視角闖了進去,透過不同視野看到的事實,以及自己未曾注意過的那些盲點,都可能影響我們對事件的判斷。「真相大白」之後,先前那些看不懂的片段,都會變的有其象徵性。我自己覺得還蠻酷、蠻佩服的是──這個故事並沒有所謂「偵探之眼」,基本上可以說,故事並沒有特定丟給我們什麼,觀眾從中要去判斷每一片拼圖應該要在的位置,甚至,有些拼圖或許隸屬另一幅圖。

儘管不是很典型的愛情戲,但是小姜跟陳威霖這一整段真的有把我拉進去的感覺。藍正龍整段的情緒很完整、很有層次,而最讓我印象深刻的,莫過於從他聽到小姜老師撤銷證詞之後說的那幾句很諷刺的話語──帶刺的、狠狠畫傷彼此的心。陳威霖最痛苦的莫過於那種像是被信任的人背叛的感覺,以為是盟友的、卻沒想到小姜老師就是那個作證的女老師。於是,不管小姜老師問什麼,他都不解釋了。「無可奉告」,或許象徵著他真的累了、也疲於反抗什麼了。
2.png  
或許會讓觀眾覺得小姜老師有點莫名,但我覺得──或許正是因為大學時候的陰影,讓她對這種事情格外敏感,因此儘管自己心裡也湧升對陳威霖的好感,卻還是充滿害怕與不安的,無法完全信任對方。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我覺得陳威霖是很直接、很純粹的相信小姜老師,所以毫不避諱地嶄露自己的脆弱與無助,對小姜老師來說,像是直接碰觸到陳威霖內心最赤裸、卻又沒有辦法對外傾訴的那一塊。所以,她很想要盡自己的力量,改變一點什麼。

如果陳威霖不說,那她就要從其他地方得知真相。她看到的「片段事實」,究竟是在事件的哪一個環節?她想要看清楚全貌,倘若真的誤會陳威霖了,她也要親自道歉。題外話,我上回看第二次小姜去找威政的片段時,一直以為她倉皇逃跑是因為「從威政的話中感覺到或許是威政動手」,但到這集才發現,由於雅欣的事件或許在她心中一直有疙瘩,因此她聽到陳威政的話之後,幾乎確定了香慈真的差點遭到威霖的侵犯。
1.png  
這集另外蠻有看頭的一部份,是終於讓一直以來感覺總是很有城府、又總是很警戒地瞪大雙眼的大姜老師,吐露她最柔軟的那一段情愫,甚至也宣洩了一直以來的辛苦。「意識到自己真的做了不對的事情」之後,如同當頭棒喝一般,讓她查覺到自己體內的某個東西壞掉了,又或者是說,她堅信不移的某個信念瓦解了,她突然正視了自己內心的空洞,開始解讀那些自己從前沒有意識到「過了頭」的負面情緒,然後堆啊累的,就這麼爆發了。

對於小姜,她有一種「學姊」的優越心,卻總是看著她、漸漸的從羨慕變成忌妒,不管是家庭、感情。我聽到大姜老師說「我有時候半夜念書還會念到哭出來」時,那一霎那心真的覺得酸酸的,同時有一種「我為什麼都做不好?」的自卑與無力襲來。而我在想,她決心回到台北,是不是也有一點點期待能如同學說的一樣「把心打掃乾淨」?
這其實更讓我確定,大姜老師應該有一點由愛生恨,做出一些讓她如今後悔的事情。
7.png  
覺得黑暗、可怕的,我覺得反倒是那些「高層」,不把別人的人生當一回事的嘴臉,讓人看了不由得心生憤怒。片頭看到吳修齊利用威政對雅欣媽媽做的事情,連接到後來的簡訊警告,都讓我覺得這個世道太險惡了,我終於可以理解為什麼演員們在《植日生週記》都說,這個劇本太沉重、太痛苦,甚至有那麼一點不舒服的感覺,因為我自己在看的當下,也有太強烈的不安、恐懼跟震撼。而對比於後來大姜老師的回憶,「他人真的很好、我覺得這次真的對了」的話語,聽起來又是多麼諷刺。

我們都知道他說的是吳修齊,也知道是誰逼她們母女走上這條路。
從雅欣的「戀父情結」,大致可以猜想得到雅欣對吳修齊或許有好感,進而引起了某些事件──而陳威霖的介入,才讓後續事情越滾越大,吳修齊的態度,或許只是為了「封口」、遮醜事,這大概也可以解釋陳威霖對吳修齊的敵意。因此先前因為第一集的資訊而推測這是一場「事先設計的局」,或許是有一點想太多了。
5.png    
應該像是個越滾越大的雪球,吳修齊無法阻止場面的持續崩壞,所以有一點惡性循環的,以一事蓋一事,然後終於走到這樣一個一發不可收拾的下場,溫文儒雅的外表之下,卻其實有著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決心,後來走著走著,最初的「動機」儘管良善,卻也都變質了,到頭來他做的事情其實與他最初痛恨的那些人,沒有什麼兩樣。仔細想來又是多麼諷刺。

而鍾雅欣這個「當事人」,想必是這整個事件的突破口。
另外,那一封來自「雅欣媽媽」的訊息,嚇壞了吳修齊、也讓鍾雅欣徹底崩潰,敏感又脆弱的心思,或許才終於明白了逃避並無法解決問題,只是要「正視」,又是需要多大的勇氣。但也很好奇的是──那天在會所,到底為什麼會選擇逃開?因為不敢面對陳威霖嗎?而那通簡訊,或許也暗示著其實背後還「另有高人」。
3.png  
我真心覺得──因為知道威政的案底,而利用陳威政病態地對性的渴望,去傷害一個女子,甚至以此要脅,是一件非常過分的事情,可以說他一次同時重擊了雅欣媽媽跟陳威政兩個人,而最諷刺的莫過於,就連「加害者」的陳威政某種程度上都是被利用的受害者,因為他甚至沒有辦法指認出是教唆他犯罪的人──沒有辦法認出來固然是一大原因,但就算他能夠指出吳修齊的長相,大概根據他的疾病,證詞也不會被採信吧?而另外一部份我卻又同時在想一件很兩難的事情,對於這樣疾病/前科的人,到底應該要採取怎樣的措施跟政策?因為若一時不察,真的很容易被吳修齊這類的人利用!

監視器的謎團、還有雅欣媽媽的手機(我覺得有點好奇的是,檢調不會看過手機內容嗎?),所有的拼圖都到對的位置──真相,還有真相之後,其實都是下集我非常期待的部分,甚至可以說,《姜老師,妳談過戀愛嗎?》的「決勝關鍵」其實就是在這關鍵的最終回,不僅要收的「漂亮」,還要收的「合理」。(不過話說,總覺得《植劇場》很常不小心把下集的東西「暴雷」在新聞稿或者是《植日生週記》中啊!)


圖片來源:愛奇藝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