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pg  
『親情不該是囚禁你的牢籠。』

西城童話 │ The Mad King of Taipei

導演: 葉天倫
演員: 李李仁、郭書瑤、楊貴媚、李辰翔、江國賓、陳楚翔

《西城童話》為《台北愛情捷運》系列電影之一,以西門町做為拍攝主景。比起東區,西門町同時帶有年輕的活力及歷史的痕跡,這種衝突又不違和的氛圍,讓西門町形成特有文化,而導演葉天倫及編劇葉丹青,則巧妙利用了這樣的特色,將其打造奇幻且絢爛的童話王國。
c.jpg  
第一次自己從桃園搭火車到台北車站、第一次從台北車站轉捷運到捷運西門站,我還記得當時特地起了個大早,趕在中午前就來到西門町,卻發現「白天的西門町」竟是那麼冷清,還因此在速食店等到午後漸漸熱鬧起來──對住在桃園的我來說,西門町對我來說是第一個接觸到的台北。而我想當年的我並不會知道,上大學之後會漸漸把西門町變成日常,特別是在影展期間,跑西門根本是家常便飯。故事中提到西門有三寶 : 電影、鈔票、瘋子滿街跑──電影院四處林立,人潮帶來錢潮,然後──其實在西門町發生什麼也都不意外。

不知道為什麼新聞稿看到的「一鏡到底」鏡頭最後並沒有在大銀幕上看到,但是我還蠻喜歡因為那一朵被人遺落的玫瑰花、一個陌生人無心的善意,帶給傷心欲絕的小虎一瞬間的綺想。在角色定位上,符合童話調性,小虎是「落難公主」、母親是「風騷母后」、西門慶是「流浪騎士」,而在現實中其實他們都是再平凡不過的人;這場戲,儘管是幻想,卻讓我覺得增添了童話的浪漫與真實感。
d.jpg    
畢竟──誰不曾在自己的夢裡期待自己是那個電影中終將會過得幸福人生的主角?誰不曾期待那些美好的人生公式終究能套進自己的生命方程式當中?呼應到西門三寶中的「電影」,片中也因此不乏用電影來做為主軸,不管是小虎跟西門慶討論最後看過的電影、以及那些「不可能出現在現實」的電影,或者是最明顯的──反派角色飛毛江,像是賣弄知識與經歷一般三句不離電影(甚至有時候會拿類型公式來開玩笑),最後卻以「電影怎麼可能比人生精彩?」結尾。不過當他提到自己有個孩子的過往時,我一度以為會跟小虎還是哪個角色有點聯結,不過後來好像沒有這個部分,反而讓我有點納悶那段對白的用意。

其實這也算是我自己比較不喜歡《西城童話》的一點,角色太多了,而片長限制卻沒有辦法讓每個角色都有時間充分說完他的故事,所以到後來就會覺得像是有一點片段式的感覺,儘管個別故事精彩且感人,但卻仍顯得整體劇本結構變得相對零散;不過關於小虎母女跟西門慶之間,我倒是很喜歡把主軸鎖定在親情這點,友情跟愛情都比較點到為止的篇幅相對剛好。到最後,不知怎地有一種已經是家人的羈絆。
g.jpg  
楊貴媚的確有帶出郭書瑤在情感戲面的成長,處理上會顯得比較細膩,從表情中其實感受得到這個角色的心緒──儘管她並沒有明白表現出來,卻讓觀眾感覺到她心中的不滿在堆疊。她的確是個為生活所困的女孩,入不敷出、還有房貸壓力壓得她喘不過氣的同時,我突然在觀影過程中感覺到,或許放在包裡那白花花的鈔票,才是真正能讓她感覺到安心的真實,男友也好、母親也罷,那些虛無縹緲的「愛」,她一直都抱持著「有一天會讓我失望」的心理準備,誠如她的生日,在與男友、母親約好的當下,其實她就已經流露出一種「對方應該會失約」的不安。

所有的角色都是小人物──雖然故事本質有一點走寫實風格,著重於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交流,甚至也不乏提及在亞洲社會中常常出現的狀況:以愛為名的親情泥淖,小虎就是如此,對於那個說過「只剩下我們兩個」、「我永遠最愛妳了」的媽媽,總是敢怒不敢言,無奈與心力交瘁,多過於實質溝通,才會造成兩人之間的價值觀嫌隙一觸即發。
aa.jpg  
但坦白說我覺得很可惜的另一點是,為了符合整個故事的奇幻、童話調性,不管是色彩、氛圍、配樂,作為台灣少見的奇幻類型,其實這些元素都有掌握到,但卻也讓我覺得這些技術面的設計,好像沒有「服務到故事」,反倒是故事有一點被類型拖著走,導致很多情緒對我來說相對速成。儘管為安慰小虎,西門慶以健康操的形式帶領著小虎跳舞,搭配上林宥嘉《長大的童話》那一整段我情緒真的有被渲染的感覺,但除此之外,那些應該觸動的、應該做為「感動人」的關鍵,好似都沒有真的打到我的心。很可惜,畢竟其實李李仁、楊貴媚跟郭書瑤都是有金鐘、金馬認證的演員,但這次感覺在類型的框架下有一點被犧牲了。

而那些我們或許熟悉、不熟悉的西門町,在大螢幕上的確帶領我們用不同的視角去看它,甚至媒體特映會就辦在今日秀泰──在看得當下,就有「等等就去這些地方走一遍吧」這樣的心情,有一種又重新認識一個地方的感覺。不過,我覺得捷運六號出口那附近的空景好像真的太多了,很頻繁被運用在轉場上。
e.jpg  
《長大的童話》完全是適合《西城童話》的電影主題曲,像是戳破了世界的並不溫柔、像是在長大之後才發現原來那些美好的嚮往都只是幻想,然而在傷痕累累的時候,我們總是強烈的渴望「回到孩提時的時候」。當你發現自己並沒有辦法全然相信某個美好,當你發現你忍不住會想要戳破那些童話的美好泡泡,是不是,就代表長大了呢?

奇幻元素的掌握中,我也格外喜歡巨大胡桃鉗娃娃這個設計(不得不說其實我有很多顆鏡頭、橋段都很喜歡),特別在不同時期其實胡桃鉗娃娃有不一樣的象徵跟託付意義,有時候是想念、有時候是後悔、有時候是恐懼、有時候則是代表著希望與和解──特別喜歡在西門慶的「恐懼」之中,它所代表的強烈意象,特別是「遮住光源」這點,某種程度上模擬了西門慶最大的陰影來源。
h.jpg  
「天上掉下來一堆鈔票」吸引搶錢人潮,每個人像瘋了一般的向上看、絞盡腦汁地盡可能多拿一些,人性的貪婪,讓這場眾人一起的齊舞中,凸顯了西門慶的不同,他像是享受在其中,他像是在感受,也像是在洗滌自己身上的一些什麼,鈔票帶來了他們短暫的快樂,然後呢?那些看著這樣景況的人,又是抱持著怎樣的心情?

錢不重要,但多諷刺的是,在這個世界錢好像才是真正能讓自己有安全感的東西。我倒並不喜歡評判誰對誰錯,畢竟為生活所困的小虎,真的需要不手軟的拼命賺錢,她有責任、有生活;但是西門慶卻是為錢而犧牲了太多,才看透了真的珍貴的是什麼。其實我覺得每個人所經歷的背景故事不同,不應該用統一的世俗指標去評斷。

而重要的是,每一塊土地上都承載著有故事的人們,他們在浩瀚的世界之下雖然渺小,但因為他們都努力活著,所以都是自己人生的主角。而人生,其實多麼可愛。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