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jpg  
『沒有仙女幫忙的仙杜瑞拉,或許就會錯失愛情的機會。』

沒想到《如朕親臨》本周又停播!雖然先前因為女主角連俞涵感冒的緣故,不禁讓我產生「就算停播也沒關係,希望能夠好好讓她休息」這樣的想法,但是實際上看到停播消息還是覺得有些難過啊!最近每週看《如朕親臨》也算是我的週末小療癒了。

第六集有一段我自己很喜歡的交叉剪接,就是丙丙跟王諾兩人為了不同的理由而分別在彼此房間裡找線索,特別是與音效、字體的搭配,讓整體喜感度激增,讓我很印象深刻的是當兩人都發現「鐵證」時,那一股很哀戚的古典音樂,很自然而然就營造出一種磅礡的心碎感。但卻又在隔天以很意外的方式又紛紛否決了前一晚下的定論,這點其實挺可愛的。
6-1.jpg
而一心向著如龍老師的丙丙,大概就是因為一直望著遠方,反而始終沒注意到自己跟王諾之間的情愫正在改變。其實我很喜歡在這個時候,由茱麗葉告訴羅密歐那個有關於仙杜瑞拉跟仙女的故事,那某部分而言也是加強了王諾在丙丙心中的重要性──儘管兩人還是看到就鬥的歡喜冤家,但其實鬥嘴歸鬥嘴,丙丙還是知道王諾是為自己好的。另外也因為如此,兩人有更多獨處的時間,王諾也在不自覺間「卸下防備」,說出一些自己內心藏著的話──不管是對茱麗葉,還是對高丙丙,很奇妙的是,她就是唯一那個可以讓王諾願意說話的人。

同樣的,高丙丙也好,茱麗葉也好,也都是願意傾聽的人。或許這就是所謂的「聊得來」吧?我始終覺得感情中,「聊得來」、「投緣」這些聽起來好像有點老套的事情,其實卻一直都是愛情的關鍵。
6-2.jpg
也因此,看到丙丙這樣有點奮不顧身的拼命著,王諾始終是有些心疼;不管是甜點試吃會上對草莓品質的要求、又或者是第七集為了某個香料而差點扯到走私的風波,這些某種程度上我覺得都是逐漸讓丙丙對如龍有一點幻滅,與此同時我覺得,或許會造成後來如龍跟王諾的爭吵也說不定。李如龍的個性其實真的很藝術家,有他自己完美主義的要求,但常常會因此讓身旁的人疲於奔命而不自知。每次的感動、感謝、甚至到虧欠,真的能夠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接受嗎?其實這點我一直存疑。而這其實我覺得如龍或許要有點改變的地方,不是要他學會對品質放手,但我就是覺得或許不必要那麼極端,偶爾有一點妥協也許也不壞。

而世界上大概也只有高丙丙能夠這樣為了成就他人而努力吧?她傻得有點可愛、有點讓人憐憫;只是我卻也同時不免想著,是不是在「創業」這個夢想的基礎上,她其實也是有理想的?只是目前對她來說,倘若沒有跟BRUCE一起,就資金跟名氣部分來說她真的沒辦法達到。既然沒辦法出太多資金,那就勞力上多付出一點,丙丙會不會內心有一部分是這麼想的呢?
7-4.jpg  
但為了要籌創業基金而邀請羅密歐參賽,進而促成了羅密歐與茱麗葉這對傳奇夥伴的見面──卻沒想到那個人其實一直就在自己身邊!我覺得對王諾來說最無法接受的,或許是一種赤裸感吧?我自己並不覺得完全是「女神幻想破滅」這一點讓他無法接受。一直以來他應該都把茱麗葉當成「真實自己」的唯一朋友(很多朋友都已經認定他就是王朕,我也覺得很多對白都有這樣的暗示,只是在沒有正式確定之前我一直保留這一點,畢竟我還是覺得儘管長的再怎麼像,家人沒有認出來也真的是有點烏龍──除非這是某種程度上的墨守成規,大家刻意避而不談,但我覺得王爸爸的態度又不是如此),所以當「網友」硬生生的就是自己現實中認識的人,我覺得他一瞬間有點害怕自己到底說過什麼、丙丙會不會拆穿什麼,那種很強烈的赤裸感,發生在防備心相對比較強、像是為自己的心築了高牆的王諾而言,會有這樣的反應無可厚非。

相較之下,丙丙倒真的是比較單純的「覺得震驚」,比起來似乎比較沒有那麼糾結又複雜的情緒。但坦白說我覺得或許看到王諾的反應,高丙丙也會有點難過的──「難道茱麗葉是我就那麼讓你失落嗎?」,某種程度上,也許會造就這樣的自我否定。
7-3.jpg  
但是高丙丙不知道的是,這一切都是王諾自己內心的天人交戰,可以想像王諾看似平靜又淡定的外表之下,大概因為丙丙而時常上演著很多小劇場,腦袋的思緒大概是不斷碰撞、很少停下來的。更重要的是陷入混亂的當下──尤其因為丙丙如願以償的與如龍越來越親近、又從茱麗葉的話中知道李如龍之於高丙丙的意義,不免有時候有一種「我怎麼做都比不上夢中情人」的惆悵。而換作比較現代又簡單一點的說法,就是吃醋吧。這也就是為什麼王諾會有點借題發揮而霸氣地吻上高丙丙,又同時聽到丙丙提及初吻時有一霎那得「慶幸」感,那個吻看似無意,卻其實藏了王諾太多的思緒。

然而這些卻都是高丙丙所不知道的,她大概只覺得這傢伙真的很反覆無常,不過高丙丙說對了一件事情,每次當她需要幫助的時候,王諾總是在,有點刀子口豆腐心的在她身旁陪伴她、幫她。雖然這大概是高丙丙很難理解的──明明就是要幫我幹麻臉那麼臭、又說一堆很傷人的話啊?但不論如何,王諾幫助的一切,她都記在心底。
7-2.jpg  
也因此我其實覺得如龍跟以樂的發展有點跳,雖然可以理解如龍對於意外得知自己祕密的以樂,自然會有多一層的「親切感」,甚至會覺得她是可以放心信任的朋友,兩人關係的急速拉近並不奇怪──就算在酒後發生「意外」其實也不算太難預料的情節,但不得不說其實看到新聞稿時還是有震驚一下。但相比之下,反倒我覺得詭異的是如龍對丙丙的感情,一個突然間從「師生」變成「想要交往的人」,雖然我一直有一種追不上BRUCE LI思緒的感覺,但總覺得這個轉變除了感動,可能還有多一點自己天馬行空的推理吧!完全是讓人追不上思考速度的藝術家性格。只是不知怎地,這一組在可愛之於始終讓我覺得有點彆扭,儘管以樂的個性相對於如龍灑脫許多,但會期待後續有更多這部分的發展,讓這組感情線更流暢一些。(起碼光李如龍在親下去之前喊著丙丙的名字,就應該很有發展性了啊)

王諾帶著丙丙去看海、丙丙發現了當初讓彼此誤會的「炒飯」原來真有其物,或許慢慢的丙丙會把所有一切拼湊起來,而我不免莞爾的是,或許陰錯陽差之下能夠貼近真正的「王諾」的,能夠體會他心中哀傷的,才能夠真正貼近他的心。我覺得對於王朕、對當年的意外,他其實並沒有到「真的走不出來」,但我覺得他一直很需要提醒自己能夠記得,但當旁人都無法跟他一起想念,只能形式上的把王朕留在過去,仿若是個不能說的名字──這才真正讓王諾心態上無法接受。
我突然想起《1989一念間》的葉真真,無法跟別人一起討論、一起回憶、一起想念的痛苦。

圖片來源:《如朕親臨》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