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430.PNG  
『惡夢的代價,依舊還是揮之不去的夢魘。』

小栗旬是我選擇看這部作品的主因,但是說真的,在過年期間看這部一直有種「挑錯時間」的感覺,但卻又欲罷不能地把這六集看完了。這真的是個很沉重、很有壓迫感的故事!雖然覺得值得一看,但真的很需要挑時間啊。
16409804_1619704884748867_793514515_o.jpg  
雖然長大之後的奧山儼然就是人生勝利組,頗具名譽、屢戰屢勝的律師,又同時有美艷動人的女朋友,除此之外,女朋友還是所任職之律師事務所負責人的女兒,事業部分的成就完全指日可待,然而,卻明顯在聽到安藤達也的名字之後,神情有異,也因為這起案子使得他封閉的過去被迫開啟。整個故事某種程度上就是過去事件影響現在的種種事件判斷,而達也,正是奧山揮之不去的夢魘。
而惡夢,是從達也進到奧山的生命就開始──這也造就了後續悲劇的連環發生。痛苦的最初,是奧山的家破人亡。
16409641_1619704894748866_2082100933_o.jpg 
坦白說我一直有在觀劇的過程中,試圖理解達也對奧山為什麼有這樣執著之情──我認為達也之所以一直針對奧山,就是因為他的那份執著變了質,也可能是因為他一直汲汲營營地要追求什麼,所以當達也只把目標望向奧山,就認定奧山必須絕對地對自己忠誠。對安藤來說,友情是一種臣服跟忠誠。所以某種程度來說,那些聽命於他的人都讓他失去了征服的慾望,猜測,達也或許是因為覺得奧山某個部分跟自己相似,才有更強大的征服慾,這才是他唯一想要勝利的對象,這是他始終徘徊在奧山身旁的理由。
16388728_1619704891415533_196609590_o.jpg  
所以對奧山來說,那是一種宿命般的必然,一決勝負是兩人的命運中不可避免的戰爭,只是為了逼奧山面對這場戰役,一而再再而三讓奧山週邊的人捲入,無辜的犧牲者愈來愈多。其實有時候,不免覺得──反倒扯到了自己周遭的人,還比自己受傷更讓人痛苦,正是因為如此,才讓奧山的罪惡感越發強烈。「都是因為我」的痛苦跟自責,像是一個詛咒一般揮之不去。
故事進展過程,都感覺得出來,比起「自保」,其實奧山更希望保週遭的人平安。
16409767_1619704878082201_2029935821_o.jpg  
但是偏偏女朋友就不是很聽話,或許是基於想要了解奧山、也是基於某種程度的關心、想要幫忙的心態,總之真琴就不顧眾人反對,試圖想要釐清真相,只是在這個過程中,也陷入了短暫的迷惘,她過度相信自己的「眼見為憑」,忽略了旁人對自己的擔心跟保護,使得事情一度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但坦白說,前期我對於這個角色是比較反感的,比起她或許在功能性上有「救贖」的象徵,我倒是一直覺得她試圖逼迫、探索那些傷痕的理由,逼奧山說出來,就像是更赤裸裸的再次扒開那些傷口。
16409930_1619704874748868_682747430_o.jpg  
而自然,故事會發展到讓奧山的律師事業整個潰堤的窘狀,狠狠地痛擊奧山一回的,就是在法庭上對奧山提出的種種指控。必須說觀眾隨著奧山累積的所有不安、害怕,都在法庭上一次性的爆發開來,才發現這是達也步步引領奧山掉進去的巨大陷阱。六集的《代價》總共分為六小篇的感覺──分別是「過去」、「正義」、「噓──謊言」、「愛」、「絆」、「命運」,我覺得是很環繞於奧山跟達也兩人之間的六個小命題。只不過,觀眾大多是設身處地的站在奧山的位置設想,不知道該怎麼「逃脫」這個惡魔,大部分的壓迫感是來自於此。
16409217_1619704834748872_227316667_o.jpg  
而達也最厲害的,或許就是能夠太過冷冽地把人的「情」看透,像是有一點輕蔑而狂妄的看著這些被自己擺弄的棋子,看著他們隨著自己所設下的局而徬徨不安,甚至看著他們走上自己所鋪的道路。如果達也自恃是玩家,那麼所有人都是他操控的角色──而那個往往不受自己控制的角色、奧山,自然就成為自己的目標。驅使人最大的動力來自什麼呢?是愛、還是恨?「羈絆」說真的是我覺得很兩極的字眼,有一點浪漫、有一點唯美、有一點自然而然的依賴,像是被情所栓住的理所當然;但是偶爾也像是勒緊人的繩索,讓人近乎窒息。
16357385_1619704838082205_1960528746_o.jpg  
當年的木崎/如今的佃紗弓、奧山圭輔以及諸田壽人,我以為會無堅不摧的這個齊心對抗達也的團體,卻也在後期不敵達也所設計的人性考驗,瀕臨崩潰,或許達也是想要證明沒有什麼是絕對永遠的吧?就像諸田說的,想要打敗怪物、或許就必須讓自己也變成那樣讓人難以理解的怪物,才有辦法成功。這不免也讓我回想起同樣由小栗旬主演的《BORDER:警視廳搜查一課殺人犯搜查第4係》,到最後,執著地追尋正義,卻變成了走火入魔、回不了頭的人。所有事情走到極致,都是負面的,遊走於灰色地帶儘管無恥、僅管容易動搖,但或許相對來說反而安定。
16409873_1619704828082206_1611206437_o.jpg  
最後的結果坦白說也不算讓人太意外(但倒是很有小說感),只是──大家不免討論的是,達也跟圭輔的羈絆真的結束了嗎?最後奧山神秘的笑容代表什麼意思?是勝利、還是他其實也有一點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跡象,反倒對沒有達也威脅的生活感到不安?儘管我希望最後的結果是圭輔真的能夠走出來,重新開始新的生活,但那畢竟還是太過「電視劇」的情節了,真實生活來看,大概圭輔還是很難忘記過去的一些事情吧。

甚至,我也不免猜測──能不能夠解釋,其實奧山圭輔並沒有那麼無害,而安藤達也只是他陰暗面的體現霸了?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