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jpg  
『愛是浪漫,卻又荒謬的動機。』

覺得第六集恢復了之前的水準!不過讓我有一點小小驚喜的,倒是自己之前有猜中一部分,就是當年流出照片的人是澄芳、而且是因為感情糾紛,但這件事情其實我覺得比我原本想像中的更廣,我覺得之所以造成澄芳當年會將照片外流,除了因為單戀不到藍毅聰、又覺得藍毅聰那句「打死我也不可能喜歡她」讓她飽受打擊之外,照片外流一事其實主要想要報復的對象是曉彤。覺得曉彤意外的了解自己、發現自己心意,但是卻有點抱持著那種測試看看的心態答應跟藍毅聰在一起。我可以想像她在水池邊聽到這些話時,內心有多大的衝擊。

這麼說吧,藍毅聰跟洪曉彤儘管交往了半年,她或許還可以抱持著「因為她是校花,所以毅聰喜歡她很正常」這樣一種略帶有點自卑又自憐的想法,但是聽到水池邊兩人的對話之後,內心那種愛不到卻因而產生恨的心態,直直針對曉彤,我相信澄芳是同時感受到愛情的挫敗,以及友情的背叛。
2.jpg  
甚至我覺得或許澄芳會很執拗的想,大家過往在開澄芳跟柏蒼玩笑時,她可能還會稍微迴避、不至於真的發脾氣,但在玩遊戲時,最開始鬧兩人的,卻是自己的好朋友曉彤,那一瞬間友情一定是變質的,甚至會參雜一些對愛情的忌妒與猜測,「曉彤是不是知道什麼、害怕什麼,才一直把我跟柏蒼推在一起?」。這場同學會演變到後來,終究還是過去事情的延伸,成員之間彼此情感的糾葛。澄芳對曉彤的「對不起」,一直都有弦外之音。

最後曉彤約澄芳出去談判也是勇氣可嘉,不管怎麼說──按照目前的推理,澄芳是殺手的可能性相當高,甚至還解決掉了警察(但我覺得應該有柏蒼的幫忙),曉彤在沒有任何防備之下,真的會這麼做嗎?還是在這最後,她還是想要相信澄芳一次,希望澄芳告訴她,是她猜錯了。
1.jpg   
不過我自己覺得這件事情絕非澄芳一人能為,一部分是因為像從餐廳搬運大家到儲藏室這樣的行為,我始終覺得一個人太難做到了,更何況是澄芳這樣一個女子。況且從這後面幾集來澄芳跟柏蒼的對話、相處模式,都覺得這兩個人是有藏著祕密的,就像這集澄芳急忙忙說的「又不是你做的」,還有之前芳姐受傷、在敲門那段,澄芳排除眾議讓她進來,還跟柏蒼說「連你也這樣」,我覺得就是很好的證明──澄芳知道案件的真相,所以對於無辜的芳姐,她並不畏懼,甚至那雙染上雙血的手,還有人性與溫度。

甚至我覺得柏蒼可能知道澄芳跟毅聰之間的關係不單純──畢竟,儘管沒看過時空膠囊內的影片,跟欣怡、曉彤一樣,從那些帶子中,應該也可以發現澄芳的視線常常是望向藍毅聰的。所以,就跟亞正懷疑的一樣,這些事情跟柏蒼有關係,只是我倒覺得柏蒼到後來,或許是個暖男定位,儘管知道澄芳心不是自己的,還是想要保護她。
帶她逃走,也是害怕曉彤她們後來找出真相吧(仔細想想,發現阿偉屍體時,只有子碩、若青跟曉彤在調查)
3.jpg  
亞正的角色算是挺無辜的,儘管接到恐嚇,還是願意繼續調查,一部分是身為警察的使命感,一部分是明明自己在這裡卻沒有幫助到芳姐的罪惡感,當然最重要的,是因為想要為欣怡做最後一件事的心情吧?其實亞正使用的方式是聰明的,交叉比對、然後實際測試,很多聽起來理所當然的說詞,經過證實,就會發現裡頭謊言的成分,就像很明顯的,毓秀也並沒有很完整的告訴亞正、像是關於澄芳當時的狼狽。澄芳跟毓秀說詞之間的時間差,成為亞正懷疑的重點。

找上若青幫忙,或許是因為相信他無辜,但是我總覺得從最開始藍毅聰上山時電話那段強調標案、若青跟欣怡之間的對話、若青跑去翻藍毅聰的房間,甚至是後來若青的回憶,那些若有所思,都讓我覺得或許這部分也是通往真相的重點之一。最過明顯的過莫於,我還是覺得──藍毅聰觸電或許是因為跟澄芳的爭執,但澄芳當時手上不可能有槍,所以必然是另外一個人補開了一槍。這件事情,也造成後來澄芳的惶恐。
2.png  
澄芳對藍毅聰的喜歡,不可能希望他死亡,所以我覺得補一槍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的。所以剩下有可能的,就是若青、子碩,以及因為知道澄芳跟毅聰的婚外情而感到憤怒的柏蒼(但先前一直猜測他可能是大魔王的我,看完這集之後突然默默把他歸類成暖男了,或許因為我內心有點覺得醫生的手、醫生的心無法忍受開槍殺人這種事情)。我自己是比較傾向前面兩者啦!若青、或者是子碩,而這應該跟若青委託欣怡查的案子,以及自己另外接受其他建設賄賂有關。

會這麼懷疑,主要也是因為子碩這一段帶有點陰沉的告訴曉彤「如果我是殺手,下一個就殺妳」,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這句話的意思是善意的警告,言語跟眼神中也帶有「我知道殺手是誰」的感覺,不管他是想替若青隱瞞、還是自己也為此動手,我覺得他應該是某一塊核心。
5.jpg  
雖然造成這樣的悲劇,但我真心相信這裡面的所有人都不是有意為之,但因為各自懷著的祕密,以及有想要保護的對象,所以才會讓事情越來越一發不可收拾。我自己對真相的猜測其實是──澄芳不小心在爭執之下使藍毅聰觸電,但是開槍的人是子碩或若青,知道澄芳犯錯的柏蒼因為聽到阿偉說知道是誰,所以才跟澄芳聯手設下那個讓大家昏迷的局,試圖嫁禍給芳姐跟阿偉兩人(這也是為什麼澄芳讓芳姐進來廚房幫忙,完全是讓這個計畫更加完善)。至於那把放在若青個人物品裡的刀,我覺得比起栽贓,更有可能是個測試──但有兩種可能,有可能因為柏蒼跟澄芳看到毅聰頭上的槍傷,知道害死藍毅聰的兇手其實還「另有其人」,所以想要測試看看若青的反應;也有可能是子碩跟若青彼此之間的信任測試。

儘管對亞正有點不好意思,但其實我還蠻開心看到這個角色死亡,畢竟我始終希望把推理的責任回歸到登山社的成員身上──目前看來,應該就是曉彤了。其實如果是我,或許也無法坐以待斃,因為誰也無法保證乖乖等待就可以平安下山,那還不如積極查出真相。但讓我自己蠻意外的其實是──上集的屍體對話,大概也是想要暗示觀眾亞正的殉職,畢竟阿偉的屍體一直都被擱在裡面哪。
只是我覺得,討論到屍體發出異味這個部分,在緊湊的倒數第二集,似乎出現的有點突兀、有點戲謔,除非下集又會拿這點做出什麼文章啦。

好啦,下週就是最後一集了,大家快把握時間在真相大白之前,瘋狂推理吧!


圖片來源:《植劇場》、《天黑請閉眼》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