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pg  
『我終究順從了自己的心,成為那個我所欣羨的妳。』
(其實好幾版的海報我都很喜歡,光選首圖就讓我猶豫許久啊)


七月與安生 │ Soul Mate

導演:曾國祥
監製:陳可辛、許月珍
演員:周冬雨、馬思純、李程彬

《七月與安生》是我在飛往澳洲的漫長航程中選擇觀賞的電影之一,一直很想看、但在台灣並未上映的片子一在機上娛樂系統中看見,便立刻點選觀賞。話說在機上的飛行時間之所以對我來說沒有那麼痛苦,我想多半是因為有電影的陪伴──沒有WIFI的機艙內,沒有其他干擾、也幾乎沒有太多能做的事情(儘管我還是花了一些時間工作啦),難得悠閒的時光,讓我選擇一部又一部曾經想看、卻又苦無機會可看的電影,坦白說於我而言是非常過癮的。
d.jpg  
《七月與安生》在金馬入圍名單公布之時,就讓我有諸多好奇。畢竟橫看豎看,《七月與安生》就是很典型的青春電影,故事說白了就是閨蜜愛上同一個男人罷了,如此通俗甚至老梗的故事,我可以理解賣座的理由,但是到底為什麼能夠入圍如此多的獎項、甚至有那麼棒的口碑?這是我自己很好奇的部分。而那些經典名句──像是「我恨過妳,但我也只有妳」、又或者是在頒獎典禮上兩人的感言──「七月與安生本來就是同一個人」,都讓我在看這部電影之前,就已經對這部片產生了既定的認知與期待。


然而儘管如此,我卻還是被打動了──在已知道故事梗概的前提之下,還能夠這樣打動我,甚至讓我在飛機上微微泛淚,想起來都覺得不可思議。
b.jpg  
故事以網路上連載著《七月與安生》小說為起,很章回體的分章敘述兩人從認識開始的種種事情。坦白說七月與安生真的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人,兩人個性南轅北轍到你根本無法想像這兩個人能兜在一塊兒、還成為閨蜜。家庭背景註定了某部分的她們──例如七月的溫柔賢淑、安生的灑脫奔放,但對彼此來說最吸引對方的,正是在對方身上看到的某部份自己。而那個「另一面」,是她們或許抗拒、或許害怕、或許始終想要隱藏起自己的某一塊。

如果她們沒有遇見彼此,我相信她們都會走上那一條可以想見的未來、被鋪好的路。
e.jpg  
對我來說──家明顯得渺小了,儘管成為了這對閨蜜之間的導火線,但卻始終讓我覺得是功能、與象徵意義勝過實質表演的一個角色。這當然一部分也得歸咎於七月與安生這兩個女子的舞台魅力太驚人、太對比,整個對戲的張力又太強大(有點讓我聯想到《失控謊言》,許瑋甯、陳庭妮雙姝的驚豔,壓垮了男主角王柏傑的氣勢)。然而,對我來說,這卻是家明這個角色在《七月與安生》這部作品中,最適當的篇幅與力道。

那些因他而起的波瀾,成為另一個人心中的驚濤駭浪。誠如安生,比起對家明的感情,她更心傷的莫過於在那個離去的當下──七月,沒有挽留自己。
f.jpg  
七月是一個怎樣的女子?坦白說,我一直很能夠投射自己在這個角色身上,我覺得剛開始的她渴望冒險、渴望飛翔,但她並沒有像安生一樣有著「不得不出走」的理由,她有一塊專屬於她的安穩舒適圈,然而,正因為太安全了,所以她一直不願去正視已經變調的感情、以及踏不出那關鍵的第一步,畢竟,人對於未知都是存有恐懼跟不安的。旁人對她可以有很多批判──那些指指點點,那些妳應該如何,其實我覺得都是多餘,因為七月禁錮著的,其實一直都是自己。

安生像是她的勇氣,從各地寄回來的明信片裡,透過安生的雙眼,帶領七月去看到不一樣的世界。她是一個安穩慣了的人,後知後覺發現自己的乏味與對生活的期待,她想要把自己過成的樣子,不見得是世人所期待的。就像母親說的──「女孩可以走的路很多,人生折騰點未必不幸福,只是很辛苦。」父母都不希望我們辛苦,希望我們能用簡單的方式得到幸福,所以──那條安排好的道路,她走上了,卻走不到頭。她一直都多想離開,卻又離不開。
我其實很開心在最後,七月意識到自己想要的人生是什麼樣子,辛苦一點、但精彩。
g.jpg  
然而,我並非覺得安穩的人生就必然乏味又不值得一提,這麼說吧,就像安生──我覺得最初的她是意識到自己的必須離開,而被迫走上了這一遭看似浪漫的流浪。為生存,她做過太多、也讓她變成一個不一樣的安生、七月不認識了的安生。說不認識了也有點諷刺,在「好女孩」與「壞女孩」明顯被二分法的定義中,安生正逐漸的往負面那一頭走去,為了生存的不得不,以及從中感受到的精彩、與眼界,都是難以比擬的。為什麼世俗的眼光卻要人給分類了呢?

後來只是很感傷的發現兩人不一樣了──話,也許都不投機了,在那場酒館裡爭吵的戲碼中,終於引爆了兩人重逢之後一直隱約感受到的矛盾。而安生,流浪、漂泊久了也想找個地方落腳,到頭來,她過上了七月的安穩生活,而七月如同當年的安生一般去流浪。
留下來或離開,一直都是每個人的選擇罷了。說是命運捉弄也好,但我更傾向的說法是──最終,她們都順從內心真正渴望的那個靈魂。
h.jpg  
所以啊──七月與安生,真的是同一個人,在看完之後更能夠理解馬思純這番話的深意,與此同時,也明白為什麼金馬獎會給出了雙影后這個答案,因為不論是誰獲獎,我都會替另外一個人抱屈,因此這個結局對七月與安生、周冬雨與馬思純來說,都是最美好的佳話。
她們是對方的光,也是對方的影。

儘管是那個落於俗套的故事,但是卻成就了渲染力極為驚人的作品,至今始終都讓我覺得吃驚,而傳說中「三結局」的結尾於我而言,其實是意外造成了匪夷所思的思緒──大概是因為,我太過習慣於有「結論」的ENDING了(而且據說原本還有四種版本的結局)。但或許就像《LA LA LAND》一樣,終有一個真正美好的結局,留在觀眾心底吧。

最後──在專訪中看到,周冬雨跟馬思純原本的角色是顛倒的,意外在戲外也過出了「七月與安生」,然而我卻更加驚豔於這兩個演員與所演出角色的契和,猶如為其量身打造──說真的,讓我更為驚豔於兩位女演員的演技!因為,她們不僅突破,也演出了自己風格的七月與安生。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