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png  
『最難受的是,你連釋放難過的時間都沒有,就被迫堅強。』

我很喜歡這個構圖跟鏡頭設計,像窺探、又像是以相當肯定的語氣告訴觀眾「嬰兒房內有什麼」,而我也的確從這樣的設計中去感受到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其實不見得是人,我相信就算是監視攝影機之類的鏡頭,只要人意識到自己是被「窺視」狀態之下,都會產生很強烈的不安感。我覺得這個鏡頭就帶給我這樣的氣氛跟感受。

嬰兒房內的確有祕密,而這一集更進一步的點出──「積木」是有問題的,因為三番兩次那個小男孩都試圖透過把凱琪的娃娃拿走,要帶著某個人去「靠近積木」,這也讓我覺得更加苗頭指向那個積木築成的城堡,不過目前我還沒聯想到可能是什麼因素就是了。
4.png  
特別是本集末──讓人非常緊張的,有個「鬼」找上門這件事情,從濕漉的長髮、到凱琪失蹤多時這樣的資訊結合起來,我覺得凱琪已死這個線索應該已經非常明顯了。不過反倒是在宜娟動到積木之後才讓凱琪出現,不知道這是不是某種玄機?例如其實凱琪被封印在「積木之家」內這類的,不過倘若如此,讓我覺得奇怪的就是,為什麼她第一時間是來找道士?這點也有點呼應到──我覺得不迷信的大偉好像有點太過信任這個道士了,加上上集的「給錢」橋段,我是覺得或許他們密謀了一些什麼。

但是「女鬼找上門」,到底下集開頭會不會就是道士領便當呢!?
8.png  
剛開始覺得大偉對嬰兒房的過度「保護」及「警惕」,可能是怕嬰兒房這個元素觸及妻子傷心事,畢竟我覺得小產這件事情對女人來說,身體的傷害不談,心理的受傷絕對是更重的,而這正是她需要慢慢撫平的痛。但是大偉呢?他對這個嬰兒有多少期待,就有多少不捨──只是我相信,在事業、家庭都充滿動盪的此時此刻,身為男人還是會在第一時間把情緒收起來,而且他還有宜娟要照顧。

有時候很感慨的是我覺得──男人常常沒有被允許「傷心」的時間。與母親的爭吵,或許也是他的一種抒發吧?雖然我覺得,可能大偉還是藏有一些祕密在其中啦,畢竟在家裡其他地方怎麼作法他都接受,聽到往嬰兒房去就衝出來也太可疑了。
2.png  
誠如大家所猜測──大偉跟聖芬果然過去是交往關係,但是卻沒想到是用這樣的方式收場──我不免在想,感覺分的有點難看,聖芬怎能夠這樣心平氣和的與大偉相處?除此之外,我覺得這也暗示了大偉在感情上或許是比較多情一些的,其實看到很多觀眾都猜測凱琪的那個「男朋友」會不會就是大偉,我也是覺得非常有可能(畢竟這齣劇也沒多少男性了!哈哈),可是凱琪如果跟畫廊老闆說的一樣,被那個「男朋友」傷透了心,那她即使是在大偉跟宜娟結婚時才知道自己的妹妹與前男友交往,難道不會基於保護妹妹的立場出聲?

另外,我覺得如果姊妹感情真的那麼好的話,感覺完全不談及感情好像有點奇怪;如果那個男朋友真的是大偉,我覺得時間序上可能要完整釐清,不然會有點說不過去。
3.jpg  
本來預期嬰靈廟這場戲應該有點陰(或多或少受到了導演映前直播的影響),但是實際看來我覺得還好,或許是因為宜娟的情緒,讓整體來說我被感染到的是她做為母親的不捨。不管是夢、還是近乎中邪的狀態,都太真切的讓宜娟「感受到這個孩子」了,所以她才沒有辦法輕易的割捨,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認定──正因為這樣,每次在感受到孩子溫度之後的清醒,都再再提醒她做為母親的失職,進而有愧疚的感覺。

看到現在,我還是挺喜歡林子熙的表演──儘管宜娟這個女性的個性實在跟我自己相差太多而覺得超沒有寫實感的,但坦白說我甚至因為心疼宜娟,看到母親找來的道士說女生會流產都是因為對家人不好這種說法,而會替她生氣的程度。
1.jpg 
我自己真的很否定這樣的說法──好似把所有事情都推給女生似的。還好小莉的「忘記拿東西」一說相當可愛,稍稍平復了我在看到那段之後差點被激怒的心情。

這集除了最後的女鬼找上門很驚悚之外,另外一個也是緊張情緒被堆疊到很高的,就是當聖芬發現床上的這幅畫時──但我自己是覺得有點雷聲大雨點小的感覺啦,畢竟按照整個氛圍想要營造的驚恐程度,感覺應該要有更駭人的東西。床上這幅畫的存在,我自己是覺得暗示著「凱琪並沒有完全好」,或者因為某個事件而讓她內心的陰影又再次籠罩了她。
聖芬後來的猜測應該才是對的──凱琪曾經墮過胎。
5.png  
再來就是要聊一下,我一直覺得跟主案件還蠻無關的這一塊,謝明哲有點走火入魔、鬼迷心竅的開始賭博、進而欠錢、被打成重傷,呼應到最初的投機心理(預期凱琪老家的弟政府要徵收而想先下手),我只覺得他就是標準的走偏而已,目前實在看不出與主線的關係,勉強要提的話,大概就是他等於快要親手把自己的「家」給毀掉吧。這點感覺有點像大偉面對新建案──明明知道有土壤液化的問題,但明顯公司想要息事寧人、不願意正面處理,他該怎麼抉擇?倘若走上錯的那條路,或許姊夫的故事就是借鏡,最後終將會走到悲劇的下場。

而我覺得有點厭煩的是──每個家庭都可能出現的問題。大偉儘管自己的身分、社會地位與經濟都優過姊姊,但我覺得說話的態度也不能如此傲慢(但或許也有點因為先前的事情,像是媽媽的錢都被姊夫賠掉這點而產生心結),但同樣的,也不能因為大偉的態度就把明哲的失意都怪罪在「都是因為大偉看不起他,所以他才想要拼一次」,我覺得不管哪一方,都是很不負責任的。
仔細想想,宜娟嫁進這個家庭也是挺累人的,大偉媽媽也辛苦了。

圖片來源:《積木之家》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 ♥  的頭像
Han ♥

Dear Han ♥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