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ng  
『想要用愛、用溫暖,成為改變對方的人,多傻,卻又多麼讓人心疼。』

這一集有做了一個像是序場的設計──從兒時姊妹的互動就可以發現其實宜娟相對來說是更依賴凱琪一些的,且或許也因為那場很象徵性的「不可以突然不見喔」,到後來打開門凱琪真的已經跑走,不免讓人猜測呼應到凱琪的狀態是已經離開。從重逢剛開始兩人的互動宛如親姊妹一般,到後來慢慢透過回憶,去挖掘凱琪內心的黑暗面,不管是對宜娟的羨慕到忌妒,甚至某種投射心理造成的恨意,我覺得都讓凱琪似乎變得比較「不一樣了」。以第五集來說,我覺得前後的差異就非常的大。

這也就突顯了某些事情真的好像怪怪的──例如不告訴大家她回來了、有點跟大家斷絕聯絡的感覺,另外還有不斷讓宜娟喝的藥。然後我想宜娟乖乖聽話、特別是不跟葉醫師說這個部分,除了像凱琪說的怕她再住院之外,大概也有點因為看到大偉的簡訊吧?
5.png   
如果是剛開始,儘管會難免起疑心,卻還是會讓人覺得凱琪大概是為了宜娟好吧?但是到這場獨自畫宜娟的戲碼,這才發現其實她對宜娟的心態一直都是複雜的。這也就是御姊愛上回在座談會中談到的,攸關於「重組家庭」中的「姊姊」那一方,可能存在的矛盾心理。她好像做什麼都必須為了討好、融入新家庭而禮讓,卻又似乎不管做什麼都無法真正得到應該屬於的關注,且更明顯的,就是爸媽似乎都明顯更疼愛妹妹。

更別提長大後──妹妹「看似」擁有幸福美滿的家庭,而且目前根據葉醫師的推理,我覺得凱琪曾經交往過的對象就是大偉沒錯。一段與宜娟討論大偉的戲,也解決了我之前的疑慮,其實不是凱琪沒有想過阻止妹妹,而是大偉有點先斬後奏的擅自跟宜娟去登記結婚了。
1.png  
因此,我覺得可想而知的是,看到妹妹懷孕大偉開心的模樣,她難免會心生一種「為什麼不是我?」、「為什麼我的東西都被妹妹搶走?」的憤恨,特別是經過鄒承恩客串的醫生給了肯定答案之後,確定凱琪曾經自己墮胎──而且並不是她所希望的。因此我開始會用比較負面的思考去「懷疑」凱琪做的每件事情。不過卻也同時,有一個很重要的關鍵是──她為什麼變得那麼不一樣?儘管她回來了,她那段失蹤的日子還是成謎,她發生什麼事情了?

這點或許也呼應到那個去找道士的、渾身濕透的女鬼,以及大偉做噩夢時的那雙有泥濘的手,再加上大偉告訴葉醫師說的,自己像踩在水裡,有
窒息感,呼應到凱琪最後身影的那座橋,我覺得都是跟「水」有連結的。只是倘若那個女鬼真的是凱琪,那回來的動機就很可議,同時,宜娟摸到的、看到的、相處著的都是鬼嗎?
我覺得是人、是鬼,還很難說。
4.png  
大偉的症狀絕大部分來自於新公司的「問題」,特別是看到識安的另一面,不管是上集老奶奶家的火災,或者是這一集中阿力的橫死,自然發現這家公司的「手段」是有點問題的。不得不說,「我真正絕的樣子,你沒見過」那句話從曾少宗說出來真的讓人覺得不寒而慄!儘管充滿著警告且威脅,儘管大偉有需要守護的東西,但是對他來說像是違背初衷、違背原則的事情,他能夠做多久?
我覺得在與老師談過之後,他開始懂得「自保」了。

他是一個很自我的人──雖然我想宜娟說「因為他帥啊」這種話或多或少都是開玩笑的成分居多,但我相信宜娟大概某種程度上也是母愛發揮──認為自己能夠帶給大偉他所需要的愛與溫暖,甚至會渴望自己能夠促成他的轉變,很傻,但我卻也相信身陷在愛情裡的女人會相信自己是能夠改變對方的那一個。
2.png  
只是這樣愛著,多辛苦?
誠如雅玲跟明哲終究走到了離婚的下場,雖然就像我之前提過的,我不認為沒有婚姻關係就不會讓茵茵跟雅玲有麻煩,因此除了鄰居的閒言閒語之外,我會覺得雅玲想買房子某種程度上也是想要「躲」吧?但這部分卻又更呼應了老師告訴大偉的──你會希望你所愛的人因為住進你蓋的房子而受傷嗎?雖然跟雅玲之間總是吵吵鬧鬧,但我相信大偉終究不希望姊姊受傷,自然,更呼應到「初衷」,以及大偉想要「做一點事情」的動機與念頭更加強烈。

雖然感覺上這集又是一個鋪陳集,危險步步逼近的氛圍營造很強烈(對,我說「又」,因為《積木之家》有蠻多這種戲的),但是我很喜歡這集的一點是剪接部分,特別是像姊妹相處/大偉對葉醫師訴說壓力的交叉剪接,我覺得格外讓觀眾感覺到一種「諷刺而心痛」的感覺,因為很多壓力、很多事情,反而都是因為愛著而隱藏的。說到這個,我越看到後來越覺得片頭曲的《等著你回來》選得很好!

「最親近的人,承受最多無奈。虛偽的告白,能夠掩蓋住多少崩壞?」小男孩樂團《等著你回來》。

圖片來源:《積木之家》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