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071689161.jpg  
『在正義失控之後……』

白蟻:慾望謎網 │ White Ant

導演: 朱賢哲
演員: 吳慷仁、于台煙、鍾瑤、胡瑋傑、芳婷

促使我進戲院看《白蟻:慾望謎網》最大的誘因是吳慷仁。在吳慷仁因《麻醉風暴》、《出境事務所》同時入圍兩項金鐘提名時,正好是他在拍攝此片的時期(那時本片名為《顏色失真》,因此故事中的三個角色「白以德」、「湯君紅」、「藍姊」都與顏色有些關連,這種方式後來的《天黑請閉眼》也做過),那時候看到上台領獎的吳慷仁爆瘦的模樣,讓人很印象深刻於他的敬業之餘,也讓人對這部片產生好奇。
NF1703135240-00.jpg  
毫不意外的,本片被列為限制級,甚至在開場就有白以德自慰的畫面,而且是顆很完整的長鏡頭,可說在開場就給觀眾一大震撼。但對我來說,情慾畫面、挑戰從影最大尺度這些都不是我會關注本片的原因,我反而特別感興趣的是在故事中的女大學生湯君紅以及因為自己的戀物癖而去偷竊女性內衣的白以德,兩人之間的那以正義為名的追緝。我看完之後真的能夠明白,為何導演會說這部片其實直指一些社會亂象,因為太多人像湯君紅一樣,打著正義之名去緊迫盯人,如同被迫害的被社會公審。

我覺得白以德只是搞不懂自己怎麼了──他不知道為什麼這樣是「不正常」?在他情不自禁卻又迷惘於自己所作所為的同時,卻因為湯君紅寄去的影片,發現自己的事情「曝光了」,他害怕被發現、害怕被拆穿,想要擺脫掉這種被「監視」的感覺。而且從他匆忙把那些他所珍藏且好好收納著的內衣打包丟進垃圾車的同時,我看到他的割捨、心痛、還有不明白。
2017012071659129.jpg  
彷彿是慢慢看著一個人被逼到絕路,看著他的情緒到臨界點然後爆發,而起因只是因為被冠上了「變態」之名。那些形容詞在後來母親的回述之後,突然間、我覺得第一時間在他身上賦予這種傷人的形容詞,是非常不公平的。

吳慷仁的表現有目共睹,我也能理解為什麼他沒有入圍金馬獎男主角時有多少人為他抱屈。兩場戲讓我印象特別深刻,第一,自然就是他在「抓寄影片的人」那段,在走廊上的情緒爆發與崩潰。他吶喊──我沒有病!你們才有病!並且在地上哭泣、抽動、整個臉部猙獰且抽動著的,整場戲劇張力之大真的、透過大螢幕有太多太多震撼跟心痛。另外一部分,自然就是最後那關鍵的那句對白──「為什麼你們都可以重來」?
maxresdefault.jpg 
他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他沒辦法「重來」?
我覺得很厲害的地方是──我看了很多吳慷仁的作品,不同角色、不同類型、不同形象,但是過往我都覺得吳慷仁「又成功帶給我們不一樣的他」,這一次卻讓我覺得雖然是吳慷仁的外表,但這個在大螢幕上的人徹徹底底就是白以德,或許這跟他過於纖瘦的身軀有點關連,坦白說他的體態、走路的姿勢、行為,甚至是略帶有一點女性感的躺姿,更別提那突破他過往尺度的情慾戲,我是一再被震驚的。

都是我自己的問題──這部片不去探討「到底是誰的錯」、「到底誰作錯了」,好似每個人都不斷把責任自己攬下來,把問題擱在自己身上,某種程度上或許看似自責、實而又像是逃避,把自己先居於弱勢般的以守備姿態活著。
photos_19852_1480042169_4984945972f8413498202d00938045e4.jpg    
前半段以吳慷仁所飾演的白以德為主線發展,儘管有與湯君紅之間那「窺視與被窺視」之間的不安與恐懼,帶有一點點諜對諜的緊湊感,但說真的,當「事件」發生之後,我就覺得整個剪接上有點零亂,太著重三位主角在心境上都要有完整而健全的鋪陳,導致我覺得到後來會顯得很不集中,甚至可以想見的,很多戲就會被剪掉。甚至有點非戰之罪的是,我覺得在片子前半段吳慷仁的表現太搶眼,導致後來甚至到那場最關鍵的宣洩戲,都讓我覺得鍾瑤的表演張力不夠強烈。

甚至很可惜的是,可能因為角色設計上的「頑強」、「不服輸」,又用很具體的「朋友吵架」來強掉兩人內心的掙扎,我反而覺得在「質疑自己是不是作錯了」這點上,糾結感覺不夠強烈。更甚者,我會覺得她靠近藍姊是不是別有目的(更別提,她突然間跑出實習、還想跟藍姊學作婚紗這點就讓我覺得是非常突兀的連結了)。我很喜歡片子的前半段,但後面我覺得有點相對弱掉了。
maxresdefault (1).jpg 
而藍姊──我覺得兩場與家族的戲碼中,似乎突顯了她在丈夫死後的孤獨與無助,儘管看似每個人都很關照失去丈夫的自己與以德,但我相信這種關心、甚至敏感情形之下,會不會有多一點點的自卑跟渺小?反而,那或許才是喘不過氣的原因。不管有沒有把以德父親的死怪罪在藍姐身上,以德都看見了母親的卑微。男朋友也好、自慰的行為也好,透過性愛她宣洩了自己的寂寞,也算是一種釋放,然而,當她把白以德生病的事情怪罪在自己身上之後,或許對比下來,就發現她不斷在自己身上累加罪惡感。

然後,在故事中的每個人──就在各自窒息的生活中苟活。
湯君紅說:「聽說這片白色海域是地球最深處能量,只要通過這裡,就有機會重來。」然而,白以德卻徹底失去那個重來的機會了,不管最初的動機是什麼,看完之後最讓我感到壓迫的是,那種慢慢吞噬故事中每一個角色的感覺。甚至,我有個很悲觀的想法是,她們或許一輩子都會被困在網裡頭了。

正義不是永遠有理,打著正義旗幟而造成傷害的不計其數,但是在正義失控之後呢?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