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jpg  
『他們不過是在等待、甚至尋找一個幸福的可能。』

當他們認真編織時 │ Close-Knit

導演: 荻上直子
編劇: 荻上直子
演員: 柿原琳佳、生田斗真、桐谷健太、田中美佐子、小池榮子

比起來,更私心想放這款日文版海報。雖然坦白說剛開始我覺得這部作品的亮點是生田斗真所飾演的凜子(當然硬要說,最有話題性的角色也的確是他),但實際看過之後,我覺得是整個家庭的「互動」都讓我非常驚豔。
3.jpg    
最主要的,當然是因為童星柿原琳佳表現太過亮眼,所以比起去專注於生田斗真的表演,我會更關注於兩個角色的「互動」。有個讓人傷腦筋的母親、甚至必須勉強自己去「習慣」,甚至說還得「尊敬」這樣的母親,一直讓她相對來說是渺小的、是無助的,而在那習以為常似的去找叔叔的過程,卻意外開啟了一段新奇的經歷。這件事情很凸顯在先後對於同學的態度之上,甚至我覺得,男童與其家長在超市看到凜子跟小友的互動,進而出言「關心」的行徑,一再再都諷刺了亞洲傳統的價值觀,以及一種近乎嘲弄般的歧視。

而生田斗真──我必須說,儀態、體態與表情上,真的很「女人」,甚至或許因為亞洲男性本身就會相對比西方國家的男性矮小一些,我覺得妝扮起來,說服力更強於《丹麥女孩》的艾迪·瑞德曼更高,會更讓人感慨的覺得「真的很美」。另外,生田斗真畢竟是一線男演員,經紀公司能夠接受他出演這樣具有爭議、跨性別的凜子一角,其實是勇敢的。當然,生田斗真的突破也有目共睹。
2.jpg
甚至我覺得該男童的存在,是對比於凜子的幸運──是的,我覺得凜子是幸運的,因為他起碼遇到了能理解自己的母親,進而讓他能夠真正做自己。儘管或許經歷太多的歧視與一切的不平等,但他依然在追求一個幸福的可能。我覺得不以這樣的自己為自卑,就是期待未來能「平等」的第一步。

而男同學沒辦法獲得諒解、沒有辦法去擺脫社會期待給自己的壓力,所以試圖自殺來逃避──看到這段心痛之餘,我卻也不免在想,如果相比之下凜子後來得到了快樂、找回了真正的自己,那麼,作父母的,該不該阻止孩子得到解放?
7.jpg 
不過是生錯了身體而已──如果用凜子的思維,那其實是上帝的失誤哪,為什麼要他們來承擔呢?其實雖然很多話說的輕輕柔柔,卻也是讓人有被打中的感覺。就像他們三人努力編織,然後再一起把它們「燒掉」這樣的儀式,心態上或許是真的能夠跟過去告別,但我內心激動的主因,卻也是在看到熊熊燃燒的火焰時,感覺到他們得到一點點屬於自己的時間與空間。

其實我覺得,這三人的關係很像是辦家家酒一樣,每個人在這個自己所渴望的家庭中,扮演著自己所期待的角色,並且從中得到依賴與信任感。凜子渴望作為一個女人、一個母親,撫養自己的女兒,能跟她討論一些女性的事情;而小友則是渴望一個「別人都擁有的母愛」。其實就算是聽起來有點離奇又荒謬的組合又如何?我覺得他們在彼此身上,得到了自己不曾擁有的溫暖。
6.jpg  
所以,我覺得別人是不容置喙的──更沒有資格去指手畫腳什麼,因為,家庭的組成就是多樣化,而且我覺得家人的定義是很廣泛的。法規也好、既定觀念也好所畫下的「家庭」模版,難道就是幸福的保證?在說他們「不正常」的同時,是否是在自己自恃甚高的認定自己「正常」,且高人一
等的作出評斷?
可我覺得,每個人都是一樣的哪,對於幸福、對於家庭,其實都是很努力在追求著的,只是有些人可能相對簡單就能夠得到,卻有些人需要突破重重困難跟考驗,只是很不幸的,在傳統思維之下,凜子他們都走了比較艱難的那條路而已。

整部片其實我覺得沒有什麼太過批判的力道,就像凜子一樣,是輕輕柔柔又溫馨的一個故事,我其實覺得很日常卻也很殘忍,因為在觀看的過程中,會透過他們的故事有更多的省思。其實用不著去諷刺、或者像是說教般的強調什麼理念,更不用試圖強硬施加什麼觀念給觀眾──但我覺得,從寫實調性的故事中,你會看到一點點希望,以及一些些觀念上的轉變。
1.jpg  
最後、當那個任性的母親回來時,儘管我相信多數觀眾都如同我一樣,會希望小友能夠跟凜子兩人一同生活,可實際上,我覺得這不僅僅是在法律上執行的難度,光是「親情能否這樣割捨」就是很值得思考的議題,畢竟再怎麼樣、怎麼能夠忍受與女兒失去親屬關係呢?

但就算在故事的最後,結局像是別離,而那也的確很渲染了觀眾那種心酸的情緒,但卻也是能夠理解所有角色的選擇──而我相信,對小友跟凜子來說,這絕對是難忘、且又珍貴的一段日子,甚至我相信,會因為這樣能讓小友的媽媽有所改變的!畢竟當媽媽──我覺得,就是需要不斷學習的。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