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png  
『善果、惡果,所有的「果」,都必有其因。』

《積木之家》最終回是我第一次跟著直播一起觀賞,雖然人沒有到好風光現場,但卻也有一種跟演員一起收看的感覺,除此之外,我覺得很有趣的是──它很即時的在每個廣告橋段去訪問演員、導演等等,也因此在那個非常有「暗示」的伏筆出來時,觀眾也可以即刻從導演那兒得到一些答案。雖然我常覺得作品播出後沒有解釋權、一切都是交給觀眾自己去感受、去定義,但對於「不那麼明確」的結局,如果能夠得到一個來自導演、一個創作者的想法,我覺得也是受用的。跟直播還有另外一個優點就是,好像在跟大家一起討論一樣!看著網友留言版的一些回覆都讓我覺得超有趣的。

扯遠了,來聊第七集吧!
序場的部分就是師姐「察覺」到大事不妙──厲鬼挾怨而來,陳三也抵擋不住,所以讓她決定打破自己原則出手相救。這就呼應到先前宜娟熱心的幫忙,就是打動奶奶的關鍵,就算真有因果,她也希望起碼能夠保宜娟平安。

d.png
最後一集採雙線敘事,一條線自然就是在宜娟明顯詭異的舉止之後,大偉帶著她去找陳三求助,卻意外見到凱琪,讓一切真相公開;另外一條線自然就是大偉把那些證據交給聖芬,進而讓識安等人找上門,我覺得前半部來說、以最終回而言是緊密而精采的,兩條線都是讓人懸在心上、非常驚險刺激。但是我覺得很可惜的是,最後一集因為想要按照「時間序」把故事交待清楚,所以到後來其實是整個偏重於姊妹情這一邊,葉醫師跟識安那裡對我來說非常草草了事,有點雷聲大雨點小的感覺。


這就不得不提一下,這部作品的剪接跟《姜老師,妳談過戀愛嗎?》是同一個人,因此最後一集的呈現手法是很相似的──特別是把「故事前因後果」好好說清楚的這個部分,且同樣強調於時間點。其實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在那個當下、是因為什麼讓某個角色產生那樣的反應/表情/動作、或因此說了什麼話,我覺得把時間軸很明顯的界定開來,是幫助觀眾好好看懂這個故事的關鍵。而我也始終覺得,「把故事說清楚來」是很重要的一個環節。
g.jpg  
然而,這或許就必然在一些情節上作出取捨,像是之前鋪陳很多的姊夫明哲線,以及最後一集的識安、聖芬線,就有點不了了之的感覺──應該說,都有明顯句點,但就難免覺得有點太輕輕放下了。明哲的部分,我想應該就只能說是呼應到大偉走偏了路,到最後變成對照組的感覺。不過我想這也是因為姊妹線這條太精采,我非常認同直播聊天室裡面很多粉絲分享的「哭了」、「第一次看鬼片看到哭」!因為我自己也是有泛淚的人。凱琪的委屈也好、自小到大的包容以及隱隱的忌妒也好(而我相信她一定內心跟自己這種對妹妹的忌妒心理有過很多次的糾結跟掙扎吧?因為她一直都知道妹妹是無辜的,只是妹妹很幸運的在更有愛的環境下成長),她會不會也有點隱隱的恨──為什麼自己不能夠擁有這一切?她到底哪裡不夠好?
原本這部作品我特別喜歡的是林子熙,但看到最後最讓我驚豔的卻是陳婉婷。最後一集真的演技大爆發!

雖然我能理解在現實中,如果遇到凱琪這種情人,大概難免還是會有很大的壓力,畢竟她太想要緊握住這段得來不易的感情,只是很哀傷的是──就像施易男說的,愛情有時間差。不是凱琪不好,而是彼此在錯誤的時候相遇,不是宜娟真的勝出什麼,而是她剛好在大偉想定下來的時候出現。然而,對女孩來說,這比較卻是難免。

b.png  
如果有多餘的篇幅,其實我會覺得更詳細的把大偉跟凱琪的故事說詳細一些會更佳,不然目前的感覺就是大偉始亂終棄、凱琪又有點恐怖情人的傾向,如果從相遇、戀愛到分手中間的過程,能有多一點點的敘事,或許大偉這個角色就不會那麼強烈的流於「渣男」的罵名。畢竟大偉的處理,就像當年對待聖芬一樣,都有一點是因為「太年輕」。當然,在得知這一切之後的宜娟,自然開始回述過去──難以想像自己認為幸福快樂的婚姻,帶給姊姊多少痛苦,甚至──我覺得她有點自責的是,是自己無心之中造就姊姊人生這樣的結局。她太單純、太被愛包圍了,她甚至沒有敏感到去查覺姊姊的一些心緒。
但我自己比較大的疑慮是,既然讓她發現了大偉跟聖芬那次的聯繫,對丈夫是不是該有多一點的戒備或者不信任?後來宜娟的表現,像是那件事情真的從來沒有發生一樣,這是鴕鳥心態、還是宜娟的溫柔呢?

題外話,我自己是到最後才發現了,原來片尾曲的設計別有用心,剛開始單純覺得是想要經營那種有些弔詭的氛圍,像是在這個「家」裡面存在著「另外一個人」,但到這集才發現這是「凱琪」視角──這呼應了一切因果的開端。這是我覺得很有趣、很厲害的創意(應該說,我覺得最後一集很多凱琪POV都設計的很棒)。原來一切暗示都早在片尾曲中。

c.png  
師姐的話很有道理(我自己很喜歡),但我覺得又像是回歸到科學角度去解釋「嬰靈」這件事情,我覺得在矛盾之中卻又是意外的合理。仿若最後說穿了其實也並不存在什麼鬼魅,那股怨氣與不甘心才化成了形,甚至某種程度上陪伴了孤單的凱琪。當凱琪說她發現自己看不見弟弟時「好想他」時,我真的很難形容那一刻的心酸!那是多麼寂寞的人才會把自己的感情寄託在一個不存在的魂?甚至她還說,這是她第一次感覺到那麼純粹的愛。這也導致了她後來,感慨的說出「人生真的不容易」這樣話的原因,因為對她來說,儘管可以下定決心祝福、釋懷的希望大偉好好照顧妹妹,但卻沒辦法忍受的是大偉責怪自己、誤會自己、甚至是不理會。

「沒有人可以破壞我的家」,在醫院、大偉這麼對凱琪怒斥,那一刻的凱琪該是多麼委屈?但最後,就像林子熙在直播中說的,我覺得在那個當下,閃過了那麼多的畫面──如果是你,救還是不救呢?又或者是當你回過神來時,早就已經錯過了黃金時機(畢竟大偉離凱琪也是蠻遠的)。
e.png  
然後,林子熙活用自己舞蹈底子的「大法師下樓梯法」駭人程度,相信不只大偉錯愕,連很多電視機前的觀眾都嚇一大跳吧?其實從吃動物內臟開始,我覺得林子熙就把「中邪」的一些行為表現得很讓人驚恐,甚至是讓我們光從螢幕上看著也覺得有點作嘔的。剛開始就不斷覺得這其實比起「驚悚」,好像是更有感情一點的故事,而關鍵的小男孩、女鬼似乎在驚悚恐怖程度上算是比較還好一些的,但不知怎的,或許是因為肢體上的一些運用加上剪接,以及跟之前的反差對比,林子熙在最後這幾集一些比較脫序失常的行為,反而讓我很不寒而慄。這當然還包含當吳緣附身時她叫的那聲「爸爸」。

鬼是怨氣的映照,而多諷刺的是,宜娟甚至是到最後才知曉這一切,那些凱琪的負面情緒,如果她能夠早一些查覺,或許就能夠有所改變。然而,當她驚覺不對勁時,大偉卻第一時間只想把凱琪送去療養院,我覺得在最開始,大偉就用錯誤、像擺脫的心態在對凱琪了。
a.png  
最後當然是結局的部分比較有爭議一點,畢竟突然天色一暗、詭異的笑容、氛圍的轉變,加上積木的項鍊,都讓人不免猜測是凱琪附身嗎?而導演也沒有否認這樣的說法。只是我覺得倘若前一場讓凱琪真的選擇放下、離開,這裡要是再留這個伏筆,我是覺得比較沒完沒了一些,我寧可相信比較心靈層面的解釋,那就是──宜娟這個笑容意味著,某部分的自己也將為凱琪而活,所以她身上也會有某部分的凱琪,那種合而為一的感覺,所以這個笑,意味不明,卻是個明顯句點。不管是凱琪、還是宜娟,都因為大偉失去太多了,這是他一輩子無法彌補或修復的關係。

光看到大偉的臉,能夠不想起這一段事情嗎?能不想起大偉對凱琪所做的事情嗎?我覺得沒辦法。

兩年後的每一段都有簡單交代,葉醫師將凱琪的案例作為自己的一次成長,對於醫病關係的拿捏也更有想法跟轉變;茵茵一句「就算離婚,爸爸還是我的爸爸」,我相信也是有點成功轉到宜娟最後讓大偉看孩子的態度,至於那家黑心建商,就從新聞報導跟宜娟與大偉的談話中,訴盡了後來。

而全劇終的字眼出現──那一刻,卻也覺得他們的人生故事感覺也正要開始。只是我本來期待的,是給宜娟有「重新開始」的感覺,而不是現在這種有點被困在過去的設計。

圖片來源:《積木之家》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