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jpg  
『沒有父母希望孩子不快樂,儘管他們或許曾經不經意成為他們壓力的來源。』

扣緊著阿嬤彌留、又奇蹟甦醒的過程,雖然把整個家扣在一起,但同時人回來了,問題也就接踵而來。這件事情最諷刺的莫過於,剛開始,阿嬤是因為在彌留狀態所以沒辦法說話,但當她醒了之後,卻也發現「她根本也不曾說過什麼」,因為她光只是聽著,就覺得無比煩躁,又或者說──大家都吱吱喳喳的說著,有誰真的願意聽她說話呢?所以透過影像,好像讓觀眾也同時第一次聽到阿嬤說那麼長的一段對白,她的生日願望裡,好像真的沒有自己,每一個願望無非都是母親對孩子的期許,還有希望她們過的好的那份心意。只是很悲哀的是,他們卻是在阿嬤真的走後,才聽見這段話,某種程度上陰錯陽差的成為像是遺言一樣的話語;又或許更讓人心痛的是,他們是因為要處理「錢」的事情,才有機會看到這段影片。

坦白說星期五首播時,我看到阿春大叫「阿嬤沒有呼吸」、還有阿瑋跑去找阿甲那段,我就逃跑了──我好害怕看到後面的東西,我好怕感受到那種「失去親人」的痛,我是在做好心理準備之後,再把第六集看完的。
7.jpg  
要說到第六集我最喜歡的部分,絕對無庸置疑是「繁星一姊環遊世界」,雖然這個起因可能是基於一個比較心酸的理由,但我還是很開心看到花甲把阿嬤的願望放在心上──阿瑋、阿春還有花甲,似乎是目前我看到真的把阿嬤放在心上、會注意到她想要什麼的人,甚至像花甲用這樣比較KUSO的創意方式幫助阿嬤完成「環遊世界」的夢想,甚至以成立粉絲專頁的方式來讓大家看到,也為阿嬤做一個紀錄的感覺,我覺得很感動、很澎湃。也同時──很遺憾,才發現很多事情並不是我們沒辦法做到,而是我們有點逃避似的沒有去面對、沒有去把握那些時間。雖然還是有遺憾,但我相信花甲起碼珍惜了這段最後的時光,同時,阿嬤的「醒來」,因為花甲這趟「環遊世界」之旅,好像終於有一點點的明亮,用比較浪漫一點的說法是,也許就是因為花甲的孝感動老天,才讓阿嬤有這段時間,讓花甲得以彌補。

阿嬤為什麼要說謊?是不是她覺得我們很丟臉?其實當聽到電台裡的那些人聊起「一姐的子女」時,那些諷刺的對比格外讓人心碎,甚至會不免在想,在說出這些話時的阿嬤心有多麼酸呢?我覺得,老人家愛面子是必然,但我覺得阿嬤或許也是這樣講著講著,就把自己心中的期待跟願景都譜了出來,好似聊著聊著就可以用「他們很忙」這樣的理由去搪塞自己的孤單。其實阿嬤誰也沒騙,只是在強迫自己去相信自己說出來的話吧?
5.jpg  
陪著花甲一起走過這一段的阿瑋,雖然說真的我也覺得花甲好像是從舞台劇之後整個人非常倏地情緒有所轉變──對雅婷的情感明顯的被歸類在「妹妹」,而對阿瑋就是阿春跟阿嬤都看得出來的戀愛狀態,這邊我是覺得跳的有點快啦!只是,大概只有七集的篇幅也不夠讓盧廣仲有時間慢慢去轉化吧。而講到雅婷,第六集就是在上一集花明要耀洋幫忙說謊、甚至後來情不自禁的吻上雅婷之後,開始讓這一對的情感有爆炸性的發展。首先,剛開始大家難免覺得雅婷的反應過於激動,儘管大家可以理解有蠻大部分是因為耀洋造成雅婷的情緒,可是當她說出「你想要強姦我」這樣很重的用句時,我是覺得,她的反應就說明著背後還有故事,因為太像是受過傷的女孩,從此對於男性的靠近都有一定程度的戒備跟恐懼,才會出現的反應。而在第六集內,也的確說明了她的理由。

我自己很喜歡花甲坐禁,然後從阿瑋先來「偷渡零食跟過生日」、花明來「警告雅婷」、到最後雅婷來傾訴,這四個人的交互關係跟位置,也就暗示接下來的發展。我相信花明是用錯方式愛了,而在雅婷這樣近乎告解的傾吐之後,我覺得他是更懂雅婷一些的。雖然那場一鏡到底兩人很用力的爭吵,但我卻覺得,把話吵開了,才能夠讓雅婷的心打開,花明,也才有機會知道雅婷到底想要什麼、期待什麼、害怕什麼。
3.jpg  
另外一組要打開說話的,當然是四叔光昇跟他的妻子。我看到兩人的互動,突然想起了那首《演員》的歌詞──『其實說分不開的也不見得,其實感情最怕的就是拖著』──而這,不就是四叔婚姻目前的狀態嗎?兩個人走出傷痛的步調不一致,一個不想往前、一個卻已經想要重新開始,不能說前者的頹廢、不振作就一定不對,但同時也不能說後者就是殘忍無情,我覺得,只是每個人面對痛苦時的承受力不同、處理方式也不同,而這麼多年來,對於兩人的「不同步」,卻從未好好地說說話。而我忍不住在想,是不是就是因為一個一直往前走了、一個卻不願意動,造成兩人的距離越來越大?而對於那個走在前頭的人來說,一直想要回頭把對方帶上,卻有種拖不動的感覺,久了,勢必是會無力的。
所以你說,光昇冷不防的說出妻子跟物理老師外遇的事情,震撼嗎?就戲劇來說,我很喜歡柯叔元那種淡淡的、幾乎不帶情感跟溫度的表演,進而有被撼動的感覺;但就現實面來說,我並不意外。沒有人可以一直當那個安慰別人的人。

所以,或許光昇能夠跟老闆娘那麼好,是因為她能夠聽他說話、能夠理解他的步調吧?我自己還蠻喜歡這邊的討論,夫妻之間不可能沒有問題,每段婚姻都有觸礁的可能,而能不能走下去,真的覺得是兩個人決定如何面對的問題──而,拖著拖著,是不會好的,就算說開了最後是分開,或許也比這樣渾噩過日子來的強。
2.jpg  
那麼,姿萱跟花亮的問題又是什麼呢?其實這又是我自己覺得可能礙於篇幅,導致有一點點太過草率帶過的話題。因為沒有提及太多姿萱的背景,我們充其量就只是覺得花亮或許是壓力太大了,不管是來自家庭的壓力、又或者是因為要當父親的責任太重,他有太多需要壓抑、需要面面俱到,所以就算只是聲音,好像也可以得到一種慰藉──只是,這件事情畢竟是傷害到兩人的愛情與婚姻了,更別提花亮還因此去偷了禮金,搞得人盡皆知,我覺得這件事情不論對愛面子的光煌、還是姿萱來說,都是太大的衝擊。

也因此,其實我們會很不懂,花亮說的「妳太好了,我常常覺得配不上妳」這種話,在此時此刻太像是藉口。
坦白說兩個人用力在屋子裡尖叫這一段,我覺得是一種很荒謬、又很舞台劇感的設計,然而比較可惜的是,這樣的處理放在電視劇裡是不是有一點顯得太過用力?把太多篇幅著墨在「表演的力道跟動作」上,少了一點點前面的鋪陳安排,因此,當觀眾覺得對白跟裡由來的突兀時,很容易就忽略了這樣的情緒到底代表著什麼涵義?姑且來說,我會當成兩人的宣洩,而跳舞,或許正是呼應到姿萱不想要這個孩子、也不想要這段婚姻了。
4.jpg  
其實花亮跟姿萱這一組會怎麼收尾我自己也蠻期待的──因為即使在我沉澱那麼多天之後再來寫觀後感,我還是不知道如果我是姿萱,會做出怎樣的決定。原諒這兩個字,好寫、常被濫用,可是,太難了。那永遠就是一道刺在心上的傷口。

雖然在這個時間點爆發對父親的不滿,感覺上很像是孩子在情緒不好的情況之下的一種發脾氣,但我卻覺得,花亮這個時候爆發,正是代表著他平常的壓抑。我特別喜歡他的對白是,他提到自己很羨慕哥哥那段,因為哥哥就是流氓樣子、就教育程度比較沒那麼高,所以理應就不用承擔這些家裡的責任跟壓力?而正因為自己可能比較知書達禮,所以被關進名為模範生的牢,綁手綁腳的、在他自己都不確定自己喜歡怎樣的自己之前,就已經被迫活成那個樣子。為什麼?我可以在花亮的大吼中感受到他的無力與無奈。可卻也同時,我是會站在光煌的角度替他難過的,倒不是因為那種「孩子怎麼跟我頂嘴」或者是「我花多少心力把你栽培成這樣子你竟然這樣說」,而是「原來我從來沒有真正注意到孩子壓抑的這些情緒跟壓力」,這才是我覺得最心痛的。自己在怎樣的情況下不斷讓他累積這樣的辛苦跟不平?這麼多年來,是不是自己造就了孩子的不快樂?
不會有父母希望孩子不快樂的,儘管有時候他們不小心就用了錯誤的方式造成孩子的壓力。
1.jpg  
再來應該也是相當催淚的,就是花慧跟阿輝這一組;其實我自己比較介意的是,關於阿輝那嚇到花慧的「開玩笑」,在第六集好像有點頻繁的出現兩次,雖然「結局」不同,但對我來說在太短的時間內又看到差不多的情節,重複性就有一點高。而關於第六集分別處理了阿輝跟阿嬤的死亡,用比較科幻一點的設計,呼應到先前兩人所說過的情話,阿輝的「去外太空旅行」,在此時此刻又有一種屬於兩人默契、約定的感覺,在應該很悲悽的氣氛之中,好似又多了一點可愛跟希望。而阿嬤的離開,或許是因為在那段影片之後,就更增添了一種感傷的氣氛──還帶有一點遺憾、有點汗顏吧?因為,每個人都過的不如阿嬤所期待的樣子,雖然用好壞來定義有點太二分法,但我卻覺得,都是「沒有阿嬤所期待那麼好的」。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出境事務所》?Han自己非常推薦的一部作品,而這裡想要用它的片頭曲《放心去旅行》來呼應這邊的設計,這首歌我自己很喜歡,原因是──我好喜歡用「出境」、用「旅行」這樣的角度來詮釋死亡,最大的原因是因為像歌詞說的『我知道,你去了更美的地方,不再有眼淚,也不再有悲傷』,這是我對逝去的那些親人最大也最深的期盼,希望她可以不要再痛苦、難受,也不要再被凡事間的事情所牽掛。而,阿輝也是──離開了,就不再痛了。

 
(立刻把歌放給大家聽~)

坦白說看到最後,發現下周竟然就是最後一集時,產生了還蠻強烈的不捨感!感覺我們也跟著鄭家過了一段不算短的時光,好似跟他們一起「活著」的感覺,想到要離開,終究是有點不捨;而更不捨的大概是,當最後一部《五味八珍的歲月》播出時,就代表《植劇場》系列即將畫上句點!想到這個,就讓我覺得這一年真的過的好快哪,我真的好喜歡《植劇場》帶給觀眾的突破!也希望看到更多的作品哪。


圖片來源:《花甲男孩轉大人》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