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jpg  
『壓抑,終究只是造成心態的不自覺扭曲。』

看到五到八集,我依然覺得有各集參差不齊的情形,特別是在開膛手逃獄成功之後,三不五時還要穿插一點點開膛手的事件、還有姜基炯的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就會顯得有一點雜,這一點我覺得第七集超級明顯,而且我真的覺得第七集被剪的有一點太散、讓人完全抓不到重點。其實我一直覺得如果這類型的刑偵劇切分點是很重要的,現在對我來說常常有一種東一塊、西一塊的感覺,有些地方就顯得不夠俐落(這部分我猜想可能是剪接上有點溝通不良)。

不過之所以會那麼吸引我追下去,除了因為近期好像沒有其他刑偵劇特別吸引我之外,很重要的一點是──撇開每次破完案之後的那些比較拖一點點的劇情,其實案件發生時,那種與時間賽跑、與犯人鬥智,甚至於在分析側寫的過程,對我來說還是十分具有吸引力的。這大概也是我一直覺得其實各集之間的落差有點大的原因。
5-1.jpg  
不過蠻明確的一個各集案件的收尾,大概就是都會如首圖一樣,用旁白的方式引用一句名人所說過的話,做為該案件的結局,而通常都是會讓人有一點不勝唏噓的。像是首圖那尼采所說的名言「對世界而言,信念比謊言更危險」,其實對比到當集炭疽病毒的事件,就格外讓人覺得有點悵然──因為就當集來說,之所以會發動炭疽的恐怖攻擊,正是因為研究者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但卻不被學界或者業界所正視,到後來逐漸走偏、甚至有點被利用的過程。正是他的「信念」,造就了後來的危險。

所以我也因此在想,或許當信念形成的過程,每個人都不應該嗤之以鼻,儘管有些聽起來相當可笑,但也許要換個角度去思考吧?首先,對於他人辛苦的研究結果也許就要有更多的尊重。
5-2.jpg  
我可以理解各集都希望讓NCI裏面成員或者是其家人同樣暴露在危險之中的這樣設定,是為了讓觀眾會因為對角色的認同與熟悉度而產生那種懸在心上擔心的感覺,但是我覺得像第五集的炭疽桿菌生化襲擊事件就有李韓感染、夏恩(也就是敏英姊姊的女兒)戶外教學之處就是恐怖分子最後決定行動的地點,一集之內有兩個成員與該起事件有如此深厚的關係,的確讓我覺得有一點多──可能是因為,在一集之內投入太多次對角色的情感了。

李韓的事件大概對金賢俊有比較深的影響,因為他不願意再看到自己的夥伴在任務中犧牲,可是從重案組回歸到NCI之後,其實會發現他相對來說真的沒有剛開始這個角色登場時那麼暴衝,起碼感覺上是對團隊、對組長有更多服從;而敏英的部分,我相信就是對善雨有很大的影響──我們都知道不應該造成恐慌、怕會因此打草驚蛇,但是當她就看見朋友的親人在危險範圍,我覺得不管是誰,都會忍不住心軟的。
5-3.jpg  
這個團隊目前看來其實我覺得個性還算鮮明、對白還算清晰的具有個人風格與思想在其中,但我覺得除了敏英是媒體聯絡人、Nana在情報蒐集上的強項算是很顯著之外,我覺得善雨、賢俊跟李韓之間在任務分配上的差異性越來越小(硬要說的話,可能因為賢俊來自重案組,所以去現場、與嫌犯斡旋等等似乎更有經驗),而組長則是因為喪妻這件事情,感覺在團隊中儘管還是發號施令,但實際上卻越來越渺小,成員們也似乎都時時關注他的精神狀態。在第八集末,也正式被上司提出希望他能夠先好好休息一陣子這件事情。

雖然有點於心不忍,但我卻覺得也許這其實不算壞的選擇,畢竟在那樣的情形之下,只要不夠冷靜、只要不夠理性、只要不小心意氣用事,一個小小的判斷錯誤就很容易引發悲劇。我是覺得警方高層有這樣的考量,並不算太過讓人意外或者不合理。
8-1.png  
不過坦白說從第八集的國道女性連環槍擊事件看來──其實我覺得雖然金賢俊說的沒錯,如果能夠早一點公開搜查、或者是他們動作快一點,也許就不會有多一個受害者的出現,可是這些「如果」其實都是假設性的,在犯罪側寫還不夠完善的前提之下,也許會造成反效果也說不定。這一集也讓我去思考──要在什麼時機點公開犯罪側寫才是最好的?或者是說,怎樣的犯罪側寫適合公開搜查?什麼樣的犯人即使公布了犯罪側寫他也會無動於衷?這些斟酌跟判斷真的很依靠經驗。就像第八集的張科長,其實是因為他的個性使然,所以看到新聞公布犯罪側寫時就會對號入座而有異狀──但倘若是很有自信的那種犯人,即使看到了、身旁的人也查覺不出異狀吧?

說到張科長,第七集似乎就已經有做一些關於他故事的鋪陳,可是誠如上述,第七集真的太亂又太散了,會讓觀眾(起碼我是)還挺茫然的。只是我自己還蠻喜歡讓犯人「喪失現實感」的處理跟設定,不僅加強了那種恐懼感,同時我覺得也象徵著他內心強大的悲痛。這集更精準的去描寫犯罪動機這一點,而且基本上是來自長期外界所帶給他的壓力與自責、愧疚造就他的心態扭曲。
7-1.png  
也正因此,當最後的車禍出現他瘋狂地拜託賢俊救他的女兒、到後來真相公開、車子裏根本沒其他人時,一瞬間我是有感受到他的衝擊的。

交通造就的一些衝突,或大或小,幾乎都很常發生的一件事情(讓我不免想到東野圭吾的《天使之耳》也就是從很多交通事故而衍生而來的數篇短篇故事,坦白說看起來事情不大、都會覺得「一下子而已沒關係」,或者是對自己的開車技術太有自信造成的悲劇後果,還蠻讓人感受到震撼的)。此外,國道女性連環槍擊事件讓我看到了一個犯罪者的手法逐漸成熟,從剛開始的偶發事件到後來慢慢演變成一種像是釋放跟舒壓般的殺人行為,我看到一個逐漸扭曲且已經徹底失去人性的殺人魔,而起初,他不過是一個如此平凡的上班族、丈夫、父親,但卻因為一次的意外讓他徹底個性轉變。壓抑,終究只會憋出更扭曲的心理。
7-2.png 
而姜基炯組長是不是也正壓抑著呢?從第八集末發現他有在服用藥物,他自己也意識到自己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是需要被治療的──起碼這一點,他並沒有逃避,可是卻也發現其實不管是他的表情、反應還是思考、分析,都會有成員特別在關注他的情緒,誠如善雨,幾乎就會刻意隱瞞一些事情不告訴組長,例如高英民的案子中留下了那對耳環。善雨在案發現場的大崩潰、賢俊在有意無意間提及到自己的過去(曾經也是嫌疑犯之一這點),都讓我覺得其實善雨、賢俊兩人背後都還有故事。《犯罪心理:韓國》的三個主要角色都各自有自己的心結,而這的確是引發我好奇的一部分,但我始終覺得有一點把線索散布在各處之感。

另外像是尹熙哲──曾經是姜基炯的老師,像是一種姜基炯所害怕的恐懼,又像是他註定會走上的道路,對上開膛手是NCI很大的夢魘,而尹熙哲的存在會如何影響姜基炯,甚至這樣描寫一個「後來走偏了的犯罪側寫師」,是不是也是一種暗示?讓我想起《CRISIS公安機動捜査隊特捜班》的最後,每個人,都變了,立場都不若過往堅定了。而我隱隱感受到姜基炯的一絲動搖。
6-1.jpg  
再來是第六集到第七集初左右的南天市連環女性綁架謀殺案,坦白說這集也是讓我看了覺得格外沉重啊,利用少女們的「善」來拐騙、殘害,說真的難怪會讓現在的社會越來越沒有溫度,因為就連幫忙都可能讓自己遭受殺身之禍。當真兇被逮捕時的恐嚇生還者說「妳絕對回不到過去,妳會一輩子活在痛苦的地獄之中」時,雖然的確是種恐嚇,但我卻覺得她說中了現實,女孩,即使倖存了,但我覺得噩夢會始終纏繞著她,再也回不去過去單純的時光、再也拋不掉別人看自己的異樣眼神、再也無法相信這個世界了。任何形式的犯罪,都會造就無法抹滅的傷痕與毀滅。

而這一集裏面最讓人髮指的大概是,不只是綁架、傷害(應該還有性虐待的部分),還將其拍攝成影片寄給女孩的母親,還特地會選在與母親有關聯的地方拋屍,都是一種在心態上對「母親」的報復。從抓到嫌疑犯、到後來從眼神、從對白、從細微動作去推敲,發現自己所逮捕的疑犯與當初所做的犯罪側寫並不完全吻合,才讓真兇得以被逮捕。所已犯罪側寫,有時候或許也是有種DOUBLE CHECK的功用。
7-3.jpg  
「我們兩個,去救贖那時候的自己吧。」當NANA這般安撫宋友京時,我其實會覺得她心裏受傷的某一面是有被勾出來的,當然她的哭泣有害怕、有演戲的成分,但我卻也不免思考,如果在她受到繼父侵犯的那個時期,有誰能夠看出她眼底的脆弱以及委屈,能夠讓她從母親的脅迫之下脫離,讓真正侵害她的人能夠被逮捕,說不定如今就沒有那麼多的犧牲者。某種程度上來說,也許她所遭受的就是一種來自親情的恐嚇與勒索,她忍氣吞聲到了最後,就是造成了心態上的偏差。

當第六集最後的「反轉」出現時,整個節奏之快,還有跟著NCI成員們一起發現不對勁(特別是當他們分析起尹正燮的眼神、與宋友京對話時那一段真的覺得很細膩!),都讓我覺得還算挺過癮的,真的有什麼都瞞不過NCI的感覺。

圖片來源:愛奇藝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