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報.JPG  
『於是我明白更重要的事情,是適時的學會放棄。』

不幹了!我開除了黑心公司 │ To Each His Own

導演: 成島出
演員: 福士蒼汰、工藤阿須加

其實在日本上映的時候,因為台灣有進這部作品所以在五月分左右就有相關的文章出現,那時候就跟朋友相約好要去看這部作品──不外乎就是因為大家工作上都有些壓力、都有些想抱怨、想要一吐怨氣這樣的理由,儘管現實中可能沒辦法做到帥氣的大喊「不幹了!我開除了黑心公司」,但如果能在電影中這樣吶喊一番,不也是一種宣洩嗎?
1.jpg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如此,其實以日片來說,我覺得進戲院觀影的人次還算多耶,只是實際上看了之後,就覺得其實跟我原本以為的並不一樣(跟整個預告的調性其實差蠻多的),的確有不少我們想像過、也許更戲劇化且誇張化了些的情節,像是上司的言語霸凌,到徹底貶損一個人的存在價值的程度,都讓人覺得於心不忍。說真的,我覺得該上司已經到完全不把員工當人的程度在壓榨著。當然,站在旁觀者的角度也許能夠很理直氣壯的覺得「你憑什麼這麼說我?」,可是當那個事情做不好、做錯了的當下,當日復一日都有人在指責你的不是與不夠好,是不是自然而然地就會失去最後那對自我的肯定與自信?那是一個低潮的迴圈,會不斷被自我質疑給摧毀與打垮。到後來,我覺得就像青山隆一樣,開始沉浸在低潮裏面無可自拔,像泥淖一樣,好像越是掙扎,就只是越往下沉。

誠如最開始他所問自己的──人為什麼要活著呢?從前的那些夢想在被踐踏之後,都變得如此渺小而可笑,甚至於自己在成為齒輪的過程中開始自我否定,他找不到自己人生的義義,甚至那些理所當然的話語對他來說都是諷刺與責難。
4.jpg  
是幸運的,這樣的他遇見了山本──在那個關鍵時刻拉回他一把,如果要用比較通俗一點的說法,也許就是他的命不該絕、生命中有個貴人相助。其實我一直覺得每個人都有身陷低潮的可能,而我們都知道做為其身旁的人要陪伴、要傾聽,但是明知道的這些道理做起來卻是格外艱難,畢竟你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夠真正幫助到他、而不會起到反效果。我覺得山本做對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他沒有在第一時間去問「你要幹嘛?」,那會讓阿隆在第一瞬間又變得渺小、且會因為否認而沒有辦法敞開心房。山本明白,不管怎樣,要先讓他願意說、開口說。

從剛開始的業績失利、因為山本的幫忙而變得比較積極且有自信,到後來的訂單失誤之後再次頹廢,我覺得算是呈現還蠻典型的鐘型曲線,而我在猜想會有這樣的過程很重要的關鍵是──有一個關鍵是,到底是不是阿隆的工作能力或者態度有問題?當阿隆做了改變之後,如果還是一樣的結果,我覺得才可以來討論後續。(某種程度上,我會覺得這個部分算是暗示一種自我檢討,只是一味的批判不公平待遇之類的,我覺得是不對的──應該要先反省自己到底做到多少)
3.jpg  
也因為阿隆努力過了,所以我覺得後來山本的旁敲側擊、適時的鼓勵他放棄才是正確的。坦白說,雖然我個人是覺得這部電影就是SOSO,不會讓我特別想要推薦給別人、也跟我原本預想的不太一樣,可是我卻覺得在看這部電影的過程、以及後來,我開始去思考一些事情,不管是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什麼、工作到底能夠帶給我什麼,甚至還有那種「懂得適時放棄」這件事情。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教育,太多勵志的案例總是鼓勵我們要在艱難的時刻依然努力、堅持,可是有些關卡也許就是過也過不去,也不是渺小的我們能夠去改變什麼的──於是我發現,從小到大,我們很少被教育怎麼「放棄」,我們認定放棄就是一件丟臉又不足掛齒的事情,但實際上真的是這樣嗎?

知道自己不要什麼,然後果斷的選擇離開、放棄,我覺得並不是什麼壞事,儘管對於面對大多數事情來說都相對執著、逞強的我來說,要真正做到承認自己的不足並且放棄什麼,依然有難度,可是透過《不幹了!我開除了黑心公司》,我開始在想讓「自己」去做出「取捨」這件事情。這也是山本告訴阿隆的,也提醒他世界上還有更重要、更美好的事情。
2.jpg  
像故事裏面五十嵐這個角色(因為跟飲料店名字一樣所以很印象深刻,在出場第一時刻就會心一笑了),我覺得就是很典型的代表──也暗示著真的不可以「慣老闆
」啊,雖然賣工作是好事,但同時我也覺得要有自己的原則在,五十嵐就是因為太要求完美了、太想要把事情做到最好了,所以在上司要求「好還要更好」的情況之下,導致自己的精神壓力一直都在很緊繃的狀態。這也是我覺得這個故事裏面非常諷刺的一個角色,因為我看到上司把一個真的工作能力很好的員工硬生生的給逼到牆角,進而開始做出讓她自己都覺得錯亂跟混淆的事情。

也許這部作品並沒有提供什麼解決之道,也像是打預防針一樣地警戒很多在學學生──我想起之前有部日本作品名為《何者》,是在講述求職的過程,我想一定有很多人跟阿隆一樣,在求職過程中受挫,所以當好不容易有個工作願意用自己時,在自信心被貶低到極限值時,就二話不說的投入那個「願意給自己機會」的地方,而沒有去思考自己到底適不適合,甚至也不敢離開、進而產生那種「連這裏我都待不下去,這世界不會有我的容身之處」的負面想法。
5.jpg  
但我想──儘管談不上什麼顛覆,但起碼從山本的故事中,一句很簡單的「就算沒有正職意外地也可以活的很好」這樣的說法中,或許我們找到了人生並不是只有唯一的模式。沒有一套範本跟成功的SOP絕對適用每個人,因此我們也不能用一樣的樣版去要求每個人喜歡過同樣的生活,於我來說,山本也許就是看的太過超然,所以他從來只是默默的幫助、陪伴,他甚至沒有主動提供什麼選擇給阿隆。這個故事裏面,最真摯(但說真的也蠻曖昧)的感情就是這個部分了吧。

雖然跟預期不一樣(預告走向還感覺很像會發展成幽靈現身等等),少了大快人心、但多了更多會心一笑的橋段,但意外的開始讓我思考一些關於工作的事情,儘管我目前還是學生沒有正職、儘管我未來可能還是會陷入某種程度上的泥淖與低潮,但是此時此刻因為這部電影而衍生的思考,我希望透過文字記錄下來,我希望能讓未來的我記得。

題外話,當阿隆露出「牙膏廣告般的燦爛微笑」提出辭呈、而讓上司氣得牙癢癢這一幕時──真心讓我覺得受用無窮啊(喂)。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