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jpg  
『是什麼,讓他們憤怒著、困惑著?然後壞掉了、爆炸了、放棄了。』

甫回國的那個晚上,雖然懶散、不想做什麼事情,但心心念念的就是要補完《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II》的完結篇。何士戎這個角色毫不意外的像網友所形容「浩遠2.0」,但我覺得或許因為第二季感覺上把時間軸拉得更長,所以我自己是覺得還蠻有共鳴的,於我而言並沒有第一季與第二季之間的太多比較,也無法去比較優劣(這麼說吧,換句話形容不就是不同時期的我們曾經對世界產生的疑惑嗎?我覺得《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這個系列給了我一點這種感覺)。特別是看到阿丁、成揖等人,常常是讓我也感覺到我們跟著他們一起成長過來的。

而年輕人們,也或多或少都有過劇中角色的憤怒、困惑與不解。
4.jpg  
例如從阿丁被封台獨藝人的事件開始,就看見士戎跟成揖兩人選擇用不同的方法來幫助阿丁──這件「選擇」也讓彼此因此走上的不同道路,我覺得《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II》其實還蠻明顯分成前後兩部分,從那個士戎決定帶著阿丁出走的切點開始,註定走向不同道路。我覺得在禾豐村的這些日子,阿丁的心情的確有逐漸變的平靜的,特別是跟琪琪相處的這一段,看到那個喜歡跳舞、喜歡表演的琪琪,我覺得是喚醒她最初的那份初衷的──因為阿丁喜歡唱歌的這份心意從來沒有改變過。

甚至我覺得阿丁之所以會繼續試著在歌唱這條路上努力,是為了想要跟琪琪證明,這個世界還是可以很單純的只是坐著妳喜歡的事情而已,沒有那麼複雜。就算大部分的大人都會把世界最美好的那一面展現給孩子、不希望她被外面的世界汙染一樣。
3.jpg  
可是我卻也忍不住想著──是不是就是因為孩提時候的我們所接觸到的世界太美好了,所以我們會有點承受不了在成長的過程中漸漸看清楚這個世界的真面目?還是,是社會逐漸往讓我們失望的方向走去呢?其實說真的,我自己也時常會看著新聞覺得生氣、失望,並不一定因為發生什麼荒謬又無法理解的事情,甚至有時候就連新聞所報導的素材都讓我產生一種「這也有報導價值嗎?」的不耐煩感。甚至對於酸民文化,我自己也是有很多感觸的──其實我很喜歡黃茜這個角色,她的確用一個「兩邊都吃力不討好」的角度去看待這個敏感的政治問題,但又很同時能夠回歸到最初(我很喜歡胡廣雯清澈的眼睛,還有她旁白自己所寫的新聞稿的口吻,讓我覺得有被撼動的感覺)。甚至,我覺得她說的沒錯──實際上,很多人其實都不想要溝通。

只是我比較不理解的一點是,在感情線上,為什麼要讓她跟何士戎有這樣一段有點曖昧感的設定呢?
s.jpg  
浪潮新聞中我看到最積極的,除了士戎之外還有黃茜、大鵬(大鵬這個角色所代表的也很強烈),士戎會成為記者、而且是非主流媒體的記者這件事情幾乎是沒有疑問的,只是我覺得蠻有趣的是,大多數的戲劇都會讓男主角有那種「有志不得伸」的委屈,可是其實我在看到阿BEN看完他整理的資料後所點評、所建議的話時,我覺得是真的很受用的。何士戎的報導的確合情合理,坦白說如果用誇大一點的用詞,一定會變成非常危言聳聽、又引起話題性的報導,可是的確在億煋集團的空汙與附近居民癌症兩者之間的關聯,在當時還是屬於「臆測」階段。

報導自然是要報導真實,但或許不要「打草驚蛇」而要「一槍斃命」也是一種戰略上的考量。其實整體看完之後我自己還蠻欣賞阿BEN的。
5.jpg  
可是從何士戎後幾集的表現中,就像阿丁說的,他有點走火入魔了,也正因為禾豐村是自己的家鄉、琪琪跟輝哥又是自己那麼親近的人,可以想像他對於這篇報導已經投入太多自己私人的感情在其中,這件事情甚至很厲害的是──當賀興龍去想像新媒體跟何士戎單獨談話那集,我竟然也產生了一種「那些話是否不是狡辯?」、「是不是一直以來我都因為是站在何士戎的角度出發,所以把很多臆測視為真實?」的想法,而這些、我們姑且稱之為盲點吧!很多時候是當事人真的沒辦法發現的。但當然,最後證明何士戎是堅持「對的信念」,可惜最後卻做了錯的事情。

但為什麼──曾經的正義記者到後來會「壞掉」?
8.jpg  
綁架賀興龍是何士戎的一時衝動沒錯,但我覺得也許也是他這些日子以來的憤怒被賀興龍的話一次點燃,我自己印象很深刻的是他哭著說的那句「我一直都有好好說啊」,可是好好說這些的何士戎,有人願意聽嗎?司法有給他一個正義嗎?沒有。某種角度來說看到後來,在往前回述,我覺得我是很深入的理解何士戎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的心理,甚至於整個的變化過程,很精準的在每一次的失敗、正義不得伸張,以及輝哥與琪琪的離世中,都對他造成了連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崩壞與重擊。「信念」可能沒有錯,但是可以發現他所做的事情一次比一次更為遊走法律邊緣,甚至到最後──跨越了那條線。

反而是賀興龍這個角色常常讓我驚豔的是,他的話會一再讓我造成混淆,我相信對何士戎也是。只是我同樣覺得比較讓我困惑的是,最後多一個讓何士戎的父親涉入其中,讓何士戎整個萬念俱灰的設定,那個轉折對我來說有一點太快,但卻又覺得這是最能夠影響何士戎的原因。
7.jpg 
「人民公審」這件事情某種程度上也是何士戎在那個瀕臨崩潰的情況之下,我覺得他在逃避自己內心罪惡感、並且合理化自己行為的方式,畢竟當他去雜貨店買飲料卻發現電視新聞都在報導自己、警方正在通緝自己時,他才恍然大悟明白自己做了什麼。阿丁或許也是因為這次更接近、更眼睜睜看著士戎「壞掉」的過程,所以她內心更複雜、更痛心,也當成揖不顧一切衝進火場之前,兩人終於面對、或者說坦承了陳浩遠對自己造成的影響,以及這些多年來的後悔。她們或許已經阻擋不了士戎,但起碼要讓他活著。

活下去就有希望啊──只是,這個希望在哪裡呢?其實警車沿著海岸線開著的那顆長鏡頭,天氣陰陰的、天空灰灰的,或許,也沒有很明確的給了什麼改變或者希望吧?我覺得這倒是一個給人很沉重、很惆悵感受的結局,卻又明確的反應出年輕世代對於未來的茫然與疑問、甚至是憤怒。

就像片頭曲法蘭黛樂團的《一時脆弱》歌詞裏寫的──
『每個人拼命偽裝
也不過保護自己不受傷
你若問我們犯了什麼錯
也不過是 一時脆弱』

未來的世界,會不會好一點?能不能讓我們都不要壞掉?

圖片來源:《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