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6.jpg  
『年輕世代的憤怒,是否有足夠的力量去動搖既定的黑暗網絡?』

相較於前幾集,或許因為觀眾對於救善院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加上正九的事件造成很大衝擊,因此造成後來的集數在「驚悚」部分的處理明顯沒有那麼強烈;而顯而易見的,在前期的鋪陳跟人物都就定位之後,這幾集終於開始有一些轉折──其實我一直覺得這個故事用很慢的節奏去細細鋪陳每一個細節,或許是更想要強調「宗教」之於人類心理上的影響,所以刻意去著墨心靈層面的東西,可是對戲劇來說,會相對來說是個賭注,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撐下去。
save 2.jpg  
而可以發現到,大多數的角色在這六集都有明顯的轉變,例如尚美,過去相較之下比較烈的性子,開始懂得用不同的方式去面對這個痛苦,例如她終於懂得「假裝臣服跟相信」這件事情,只是我覺得,這個女孩子之所以會在逃出去之後又自願回去,一部份當然是為了要解救自己的朋友,另外一方面我覺得也是在逃出來之後,更明顯知道自己是沒辦法拋下父母不管的,特別是母親。

這幾集也發現,在素琳的幫忙之下,不再服用奇怪藥物的尚美母親開始有了清醒的意識,而「尚真」的形象比起說是鬼魂,我更想解釋為是一種真正的救贖、喚醒母親又同時讓尚美撐下去的精神支柱。
save 1.jpg  
可是父親呢?坦白說,如果我是尚美應該也沒有辦法原諒父親吧,我其實很難想像到底是怎樣程度的沉迷,才能夠明知道要將女兒推進火坑卻依然將其視為一種榮耀的救贖,甚至還以此為榮。我覺得父親言下之意,真的很像是希望女兒能夠犧牲自己、換取全家人的救贖──不對,正確來說他也根本不覺得這件事情是犧牲吧!甚至對在世俗社會裡相對失意的他,因為女兒而意外有了當上「使徒」的機會,我覺得他甚至有點因為這個小小的虛榮跟責任而更加喪失理智。

我很喜歡當聽到要當靈母這件事情時,尚美不斷再次確認父親「真的不知道那象徵甚麼意思嗎?」那一段。
save 3.jpg  
不過這幾集中我自己比較意外的還有朴智英所飾演的姜恩實這個角色,剛開始我一直覺得新上帝教裡面的主要幹部應該是「知道自己是詐騙的」,就像趙使徒一樣,有時候會有點諷刺性的開宗教玩笑,很戲謔地以一個相對高的姿態去看那些「教友」,甚至抱有嘲笑的心理;但是後來我漸漸發現,不管是白正基還是姜恩實,都有一點「漸漸被自己建立起來的新世界與教義」給說服,久而久之似乎連自己都相信自己所編造出來的謊言一般。特別是姜恩實──我相信她女兒一度是差點被選為靈母,但也跟尚美一樣抗拒,因此剛強的選擇用極端的方式離開人世間,這件事情對她的打擊應該很大。
save 7.jpg  
如果沒有朋友、還有這名勇敢記者的幫忙,我覺得也許尚美的人生也有可能走入絕望之中。其實剛開始我就還蠻喜歡這個記者的設計,特別是從對話中,讓觀眾稍微感受到些微的不對勁──起初我的猜測是,她應該是剛進來沒多久,還沒有那麼「涉入」的狀態,所以難免還是有一點半信半疑。但後來經過尚美跟素琳的對話也才發現,當她那句「你為甚麼不離開?」時,就暗示著她的身分不比其他教友單純,她來到救善院,是別有目的的。

而聰明如她卻也發現一個可以擊垮救善院的關鍵──非法用藥。
save 11.jpg  
除了記者之外,還有一個關鍵人物應該就是班長。我是覺得班長這個角色因為從首爾被釣到鄉下,一開始的確因為急於想要回到首爾的念頭而一直很順從於郡守,可是我覺得經過這些年,他也算是漸漸發現自己不過是個棋子,而且,大概也對於回到首爾的想法漸漸放棄了吧?也因此他那些過去為了生存的隱忍、還有勾當,漸漸的有被良知喚醒,他開始意識到也許自己正在助紂為虐,也因為尚美、尚煥等人的態度,開始意識到救善院應該真的是有問題的組織,進而我覺得他會是公權力很重要的象徵。
save 9.jpg  
另外,「理應外合」這件事情還需要一個很重要的橋梁角色,能夠同時連接內部與外面,而甫出獄、先前並沒有跟尚煥等人一起行動的東哲,成為「臥底」進到救善院的最佳人選,而且他是佯裝成那些「被迷惑的年輕人」,開始漸漸了解救善院的運作,其實我覺得從他的經歷──或許可以解讀為,人對於世間的痛苦太想要逃脫、而又太過追求所謂的平和跟永生了,才會被那些教義迷惑。甚至巧言令色的用很多方式逼迫對方把錢拿出來「貢獻」,坦白說如果不夠堅定,真的有可能就這樣傻傻進去了──就跟李班長聽到的某個案子一樣,因為老奶奶不願意給孫女兩百萬進貢的費用所以離家出走。這種案子絕對不會少。
save 4.jpg  
而我不免在想,尚美儘管是抱持著想要摧毀救善院、想要拯救大家的心情重回險地,但是那些人真的渴望被拯救嗎?如果當他們發現一直以來所信仰的救贖都是一場欺騙,清醒後的他們能夠重新得到幸福嗎?我好難想像這樣從為了進新天堂努力那麼多、放棄那麼多,但最後發現一切都是假的,這種崩潰的心情真的難以想像。而甚至為了所謂的救贖,他們是不是背棄了很多呢?

這幾集中我還蠻喜歡另外一個小細節,就是東哲跟尚美的相處,比起跟尚煥,我覺得這組更有一種淡淡的曖昧在流動,挺喜歡這一組氛圍的(可能也是因為相比之下,兩人的處境更為相像吧)。
save 10.jpg  
不過說真的,這個故事「最恐怖」的地方反而是地方首長、議員與邪教教主整個體系的聯手,應該說他們彼此之間有利益衝突,造成彼此的爭鬥與心機算計,導致真的需要拯救的人卻從來沒辦法獲得應有的幫助,有權力、有金錢的人就能夠隻手遮天。不過我最討厭郡守的地方,倒不是因為他對東哲的見死不救,或者明知道白正基有問題,還是為了選舉而試圖與之合作(儘管那是兒子那麼真切的拜託),更甚者,就連與其秘書有婚外情我都覺得,站在男人的立場是可以理解,我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他還為了選舉把妻子當成一朵「展示用的花」,用虛偽的樣子演給選民看,我是特別覺得這樣的行為非常噁心的(但實際上太多政治人物都這樣了吧、我猜。很多時候選舉就是一場「演出來的戰爭」)。

好啦儘管如此,政治鬥爭線、黑道線我自己都覺得蠻無感的(哈欠)。

save 12.jpg  
不過再怎麼噁心,都比不上白正基、還有整個教善院的人吧,當第七集公布了白正基的目的是讓尚美成為靈母,換句話說,就是要用宗教的名義名正言順的侵犯尚美,甚至因為整個救善院都把這件事情當成榮譽(這對我來說就是非常可怕又感到不適的一個部分),讓尚美幾乎是被迫的接受這件事情,無力反抗,更因為父親的關係,我覺得尚美是哀莫大於心死的。也因此每次當白正基看著尚美的眼神,都讓我覺得特別不舒服、也很不安,甚至到第十二集末,尚美幾乎就像是逃不掉的小綿羊,就連求救、大概都是沒有人會理會的狀態──因為這是整個救善院都默許的「犯罪」。
save 5.jpg
這時候就必須提到男主角尚煥,雖然我始終覺得他的「喜歡」來的有點突然──因為我之前一直覺得是某種程度上的罪惡感,讓他對尚美格外上心,因此這回才產生那種「不可以再逃跑」的情緒,卻沒想到是對尚美一見鍾情啊(但是我自己目前私心更喜歡尚美跟東哲對戲的感覺耶)。不管是高中時期與現在的轉變,明顯不再那麼有勇無謀,也因為種種事情而明顯感受到他漸漸的對父親、對公權力感到失望──他不再想要循規蹈矩的去求誰、拜託誰,可以說他不再信任所謂的大人。我很喜歡東哲跟他從和好、到決定並肩作戰的過程,沒有特別去指責誰的做法不對,而是各自用自己的方式試著去努力,他們有著一樣的目標,只是用不一樣的方式。

而這次,東哲沒有去批判尚煥的決定,又或者說他是有點冷冷地看著尚煥碰壁之後「清醒」過來,明白只能夠靠自己這件事情吧。坦白說我目前是更喜歡東哲這個角色一些的。
save 8.jpg  
正因為如此,所以整部《救救我》至此發展成一個年輕世代要勇闖大人們的黑暗面,並且試著摧毀隻手遮天的那些醜陋,來到這樣的發展上,儘管看起來再困難、他們的行動再危險,都會讓觀眾因為全知觀點而得到太多負面的情緒跟不安之後,進而對他們產生認同。我很難形容尚煥三人第一次帶著尚美一起逃走時我內心的激動,還有一種「尚美終於得救」的雀躍,可是很快地,如同他們求助無門、尚美決定回到救善院一樣,其實這真的需要更全盤的計畫,而且,並不是尚美逃走就可以改變的事情,並沒有那麼單純。

我私心期待結尾會是大快人心的ENDING,而我猜非法用藥跟犯罪事實的揭露應該會是關鍵,只是不知道會是怎樣衝破救善院的突破口。似乎只剩下四集的篇幅,希望尚美平安無事哪~

圖片來源:愛奇藝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 ♥  的頭像
Han ♥

Dear Han ♥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