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3.jpg  
『惡的鬥爭到最後,誰也無法平安脫身。』

《黑色皮革手冊》應該算是風光下檔──收視成績應該還算不錯、且武井咲的表現這回也受到了大家的認可,這件事情其實還蠻厲害的,畢竟以一個翻拍作品、而且前作又如此經典的情況之下,幾乎可以說被「罵定」了啊,不過武井咲倒是有演出自己風格的原口元子,有一張看起來清純無害的臉,但是相當有心機、有膽識、有謀略,絕不服輸以及不滿足於現狀的心促使她茁壯、但也同時造就她的步步驚心。武井咲演起所謂「惡女」起來還蠻有味道的,儘管我沒看過米倉涼子的版本,所以無從比較優劣,但就2017年的《黑色皮革手冊》來說,我覺得是很吸睛的。

而說真的我也是在武井咲最近結婚的訊息才驚訝的發現她竟然才23歲!這個年紀能夠勝任這樣富有社會歷練的角色,又同時詮釋出自己的味道,讓我更感佩服。
a1.jpg  
或許就是一步跨得太大了,所以讓長谷川會長起了疑心,進而去調查原口元子的來歷,一部份可能是因為受到橋田的拜託、也可能是為了幫楢林醫生出口氣,所以在長谷川會長的安排之下設了一個陷阱,讓一心想要得到露丹的原口元子就這樣栽了進去,甚至到後來連卡露內都有保不住的危機。其實從第五集末看到島崎跟橋田還有來往,也許她心裡也是有底的──特別是經歷過波子的背叛。坦白說正因為這些女公關、還有像是橋田理事長等人的作為,讓我一直以來都投射更多認同在原口元子身上,就會內心覺得儘管她作的勾當也沒有多正當,但有一種大快人心的懲戒感。

也因此看到她被逼到絕路,甚至連卡露內都要失去時,是讓人替她著急的。
a4.jpg  
「逞強」也許是非常適合來形容元子的一個用詞,畢竟可以看見她對於銀座俱樂部的執著,是到咬牙都要撐下去的程度,身邊的人儘管對她冷嘲熱諷、來來去去也不免樹敵,但是她還是有野心、有企圖心。而相較於山田波子就可以發現,其實經營俱樂部也是需要手段跟想法的,絕不是靠一個男人的財力幫自己開了家店之後,就能夠順利在銀座生存,有沒有天賦跟才能也是很重要的,最後反倒是由村井點醒了她這點──否則,為甚麼她經營的時候卡露內沒有生意?為什麼其他女公關對她愛理不理?而撇開生意不談,光是女公關們對波子、還有元子態度的對比,就一目了然了。

但其實我不太明白的是波子對元子的憎恨為什麼那麼深?儘管她的確剝奪了她自立門戶的理想,但是畢竟是她不仁在先,反而是元子當初拉她進來、給她機會的。而我始終記憶猶新的是她的「招待方式」真的讓整家店的格調降低很多啊。個人不太喜歡這個角色就是了。
a2.jpg  
再怎麼拚了命,卻好像總是在鳥籠裡面,成為主人的玩物,對於相較之下沒有權勢、沒有背景的人來說,也許拼命的理由也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夠翱翔吧!只是,所謂「更高、更廣的天空」到底定義是甚麼呢?而不得不提的是,他們是否努力都只是為了讓自己得到所謂的「自由」?不管是原口元子還是安島富夫,她們都共同為了一個自己心目中的理想跟目標「忍辱負重」,也都更明白對方其實跟自己是一樣的人──這正是我覺得為什麼安島的話能夠如此程度的影響原口,以及兩人「本質上」的相似,造就了兩人的心意相通。因為為了他們心中的目標,都是不擇手段的。

而我想,這也是因為他們所處的環境讓他們感受到太強烈的人情冷暖,像是當原口元子失勢之後,就連髮廊的小哥也對她冷嘲熱諷的模樣,或許也更讓她明白要在這個社會生存,唯一的方式就是要握有權力跟金錢。
a5.jpg  
我不知道這樣的價值觀是不是正確的?也不太確定當我在看到結局,不管是安島還是原口元子都在中岡拿著黑色皮革手冊及那張安島給原口元子翻身的關鍵收據去投案之下(題外話,中岡絕對是全劇我最討厭的角色!),遭到警方的逮捕──我挺喜歡最後加長15分鐘的處理手法,剛開始先讓安島與堂林進行婚禮準備、甚至還討論起很光明的政壇未來,與此同時雖然原口元子沒能夠得到安島的到場祝賀,只收到賀禮,但是她畢竟是當上了露丹的媽媽桑,成為銀座的TOP;但是就當他們以為人生就要這樣順遂下去時,卻又在一瞬間掉到地獄。

甚至在看到那段時我一度在想,在安島那個知道東窗事發的淺笑中,意味著什麼?是放下、是看開,是終究知道自己逃不過法律制裁,還是明白最後自己終將什麼也得不到?多諷刺啊,如果不用這些或許不夠正當的方式,他們也許一輩子也出不了頭,但是惡的最後卻又是迎來毀滅。
a6.jpg  
長谷川會長的死是意外,但卻又是在最後一集讓所有時局整個重新洗牌的大關鍵,不管是受到橋田的威脅、與安島的串供,其實都更是一個很過渡期的突發案件,坦白說我自己看到這段也是覺得很震撼,特別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元子還能夠「讓轉讓手續完成」,這件事情的冷靜沉著是我覺得在最後一集描繪原口元子這個角色時,最有力的一個刻劃。除了那一夜之外,安島跟原口也有了一個更共同的秘密,而安島的「善後」處理之謹慎與完善,更讓人驚嘆於他的冷靜。因為兩人太像了,所以其實儘管一時受到情慾牽動而發生了什麼,終究知道彼此都只能夠選擇默默守護。

但反正我其實覺得,儘管兩人有愛,可是兩人還是把所謂的目標看得更重要;但為了安島,元子選擇不說自己懷孕、流產的事情,這點也讓我意識到那個說不需要愛情的女人,也許,是清楚知道這份心意而壓抑著的,她口中所謂的「報應」,也許比起被逮捕,失去孩子這件事情對她來說,是更大的痛與懊悔吧。
我很喜歡這個文本,看完會讓人想要看原著、或者找米倉涼子的版本來看呢!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