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pg  
『你,怎麼面對死亡?』

上週在忙金鐘系列的文章,倏地就忘記了《麻醉風暴2》EP5-8觀後感還沒寫;不過後來看完EP7-8之後突然覺得這四集還蠻適合一起寫的──因為劇中的主要角色都在這幾集都因為某些事件而有很明顯在心態上的轉變。某種程度上有點過渡期的感覺、可實際上卻隱隱有個什麼在流動、在鋪陳、在堆疊。

《麻醉風暴2》雖然主打的應該不是感情部分,但我自己看了第二季之後私心覺得很喜歡楊惟愉跟蕭政勳之間的感情戲,或許也是因為那是第一季礙於篇幅所以處理上相對比較潦草的部分,當第二季這兩人都經過時間淬煉之後,那種很內斂的情緒反而顯得渲染力更強(相較之下我是喜歡這組的感情戲勝過熊崽那組很多的,熊崽那組其實有點偶像劇感啊)。很多場戲都很喜歡,不管是楊惟愉去找蕭政勳說的那句「我其實很想你」、這場安慰小妹妹的戲到後來在樓梯間兩人的坦白,這整個連貫性都很有感染力。
b.jpg  
可此時又有一個震撼彈就是──蕭政勳的血腫塊已經影響到生活、甚至是必須面臨開刀與否的抉擇,而我覺得蕭政勳是知道的,可是某種程度上好像他也在逃避什麼一樣,當醫生怎麼去面對自己的死亡?其實這是我覺得黃健瑋在這個角色的處理上讓人很驚豔的部分,總讓我覺得他的一舉一動就是蕭政勳,完全內化過而呈現出來的角色本人。而同時,就像是他問伯恩的一樣,如果是你動不動手術呢?這也是我覺得《麻醉風暴2》透過蕭政勳之口試圖丟出來的一個問題,讓觀眾去思考,如果按照SOP狂伯恩的精密計算只有四成,是你,你賭不賭?

坦白說我自己的答案是跟彭伯恩一樣的,不管機率有多渺茫,我其實都會寧可去賭這麼一把,且就像他說的,會作好所有準備之後去面對,可能是因為比起那種危險、不安的不確定性,我自己會更希望起碼去賭一個機會吧?甚至起碼,讓我有時間好好的道別。我覺得如果是以前的蕭政勳,或許會積極治療,但是不知怎地,我總覺得從約旦回來後的蕭政勳,給我一種不太一樣的滄桑及觀念轉變。但我私心是期待好不容易跟楊惟愉復合了,儘管難熬,兩人仍然一起面對。
e.jpg  
另外一個我自己蠻喜歡的對戲是在葉建德出獄之後,其實他沒什麼朋友、也只想得到蕭政勳所以去找他,然後兩人相處的這一整段,其實葉建德也算是有點像代替觀眾去窺探了蕭政勳跟楊惟愉心底不願意面對的那一段(也就是曾經流產的事實,這對兩人來說都是無法抹滅的傷痛與自責,正因如此,兩人才會都無法坦然的面對彼此,進而選擇分開)。而我之所以喜歡這段,是因為那氛圍有種老朋友重逢的敘舊情緒、但同時又隱隱的有一種尷尬的氛圍,畢竟仔細回想第一季,兩人雖然共同經歷了一些事件,但應該是不至於到夥伴的那種緊密關係,所以這段友情的存在其實是有一點矛盾的、有一點不知所措的。我很喜歡這兩位演員在處理這段「重逢戲」的自然、以及合理。

像是葉建德與陳顯榮的關係,我自己也覺得處理的很微妙,我覺得雖然葉建德對陳顯榮有過仇恨,但是當事件發生之後陳顯榮的贖罪與關心,當葉建德終究重新叫一聲「先生」的時刻,我覺得不僅代表他對過去的放下,更就像他說的一樣──他以為他出獄之後可以有個重新開始、跟過去道別,但顯然他還在這個事件中,無法逃避。
f.png  
或許像是宿命吧!遇上了ZOE、也因此見到了邱淳,從看到錄影畫面就明白阿和不是炸彈客、甚至到與邱淳交談的過程中,我覺得葉建德在邱淳身上是看到過去自己的,所以在廢棄工廠的那場戲裏,葉建德的眼神都象徵著他能夠理解邱淳,他能夠鉅細靡遺的說出對方心理的感受、甚至能夠明白怎樣才能夠真正讓現在的邱淳住手,這一切都是因為他看見邱淳心裏那熊熊燃燒著的仇恨,他也知道現在的邱淳正在臨界點,一個不慎就會發生其他憾事。看似在與炸彈客對峙的過程,我卻覺得葉建德試圖動之以情的,是因為理解邱淳內心的不安與質疑,希望喚醒他的良知,不要讓他再繼續錯下去。聲聲喚著,或許,也期待能夠靠自己的力量──喚醒一個被仇恨啃噬的人。

因為他經歷過,所以他明白,我甚至覺得他正試圖在做的是扮演一個過去的自己也期待的懸崖勒馬。只是沒有經歷過這一切的ZOE不會明白,對現在的邱淳來說,被媒體報導出真相就真的能夠改變什麼嗎?其實也許不會。ZOE此時此刻做的事情、說的話也許看似正義記者,但說不定反而會激怒邱淳。
g.png  
也許可以說是一種年輕氣盛吧?經驗不足、也沒有辦法產生這樣的同理心(捫心自問,若非是葉建德代替邱淳之口說出這些,我們真能夠懂他的感受嗎?)。不過讓我很印象深刻的是從前幾集開始就不斷讓提及的總編牙痛問題,到如今成為一個很明顯的寓意。牙痛要怎麼處理?就象徵著那有問題的體制,有人選擇消極的妥協、找到一個與之和平共處的方式,但是也別忘記就像ZOE提醒的,牙痛如果不根治,是有可能會細菌感染的──那麼到時候也許會有更嚴重的後果也說不定。

說真的,在戲劇中這樣的熱血可以被視為理所當然,只是我又不免想著,現實中有多少人能夠選擇不妥協呢?那些明擺著的事實與危險,再怎麼無奈跟委屈似乎都只能咬牙吞下去,我們可以義憤填膺的說這些都是沉默的幫兇,但,坦白說,你真的願意、或者說有那個勇氣挺身而出嗎?好像越長大,我自己對於這個答案是越來越不肯定的。大概是因為這樣,對於ZOE,我其實一直是佩服居多。
c.jpg  
而ZOE跟葉建德主要就是追查AM2問題的這個案子,但目前看起來當年的人球案應該是另有內幕,從陳顯榮轉院之後就被「動手腳」的情況看來,我覺得或許不管是熊蔚成的車禍本身、還是後來被當成人球,說不定都是有人在幕後操縱著這一切,目前看起來,最有嫌疑的應該就是萬大器。不過說到這個,史珮宣在最後一刻突然衝出來讓陳顯榮搭另外一班「有問題」的車子轉院,總讓我覺得史珮宣也有點可疑,說不定是萬大器派在康聯裏的某個內線也說不定。

「真相都是被隱藏的」,但透過劇集的抽絲剝繭、從各個面向蒐集線索,儘管目前也許還不能夠完全串連起來,可我總覺得大概是有個雛形可見了,只是不知道後來ZOE等人要怎麼去「讓真相公開」?此時葉建德獄友HANK的出獄,應該也是能夠幫上什麼忙的。
d.jpg  
最後要聊的是近期身陷詛咒般「死亡之手」而需要調適心態的熊崽,其實我覺得越是少年得志的人,越容易在一次的挫敗跟打擊中無法振作,特別是熊森是一個很有熱情、對於醫生這份職業很有使命感的醫生,所以當自己沒辦法把病患救活,甚至發現有太多複雜的因素必須去面對、而不是單純的「把人救活」這件事情時,就漸漸的讓他對自己過去的信念產生動搖,特別是當他錄音那段RAP頻頻失常,就更突顯他對自己失去信心、也陷入絕望。我自己倒是印象很深刻當他躲在角落不停渾身顫抖那一段,親眼看見一個人的死亡,我其實覺得不管怎樣都無法「習慣」的,對我來說,應該是設計熊森是第一次急救失敗,對他來說的衝擊才會特別大。

而第二次孕婦急救那段,即使他的判斷沒錯卻還是無力回天,卻又不巧碰到評鑑的突襲(其實說真的我覺得評鑑突襲制還不錯,起碼不會像是醫院全體共同演出來給官員看的一齣戲,只是評斷的「標準」是什麼呢?就像蕭政勳說的,程序上有一點瑕疵,可是當人命關天時,還顧得上那麼多細節嗎?我覺得「突襲」感覺OK,但是評斷標準或許就是要再思量的),停刀兩周這件事情,我覺得是低潮、也是讓熊森重新思考,誠如蕭政勳不斷說的,熊崽技術沒問題、但是「心態」需要調整。

題外話,我自己很喜歡比號的鼓勵──不論結果是好是壞,我們都是在救人。醫生不是人,生死有命是無法被改寫的,我覺得這也是身為一般民眾應該要有的認知,難免、失去親人朋友會有情緒,但我覺得應該要像孕婦的丈夫一樣,要去理解「醫生都盡力了」,畢竟,再怎麼責怪他們,逝去的生命也回不來了──但你一時情緒的宣洩,卻有可能影響醫生一輩子。這是我覺得或許身為「病患/病患家屬」應該要去注意的地方。

圖片來源:愛奇藝、《公視-麻醉風暴》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