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jpg  
『證據可將人定罪,卻也能夠使人逃罪。』

《無證之罪》是小說改編成的影視作品,最吸引我的是它是一部社會推理派的作品,但實際看了之後其實整個欲罷不能!吸引我的,不光是「社會推理派」這件事情。我自己是喜歡這個作品的,而相比之下會更喜歡前期的節奏與鋪陳,比較緊湊、刺激,同時我覺得會讓觀眾處於一個還蠻矛盾的兩難當中──因為你理性知道兇手做的是錯的、是犯罪的,但是感性上又會因為知道兇手的動機進而產生憐憫,甚至會有一點點希望他們的訴求可以被聽見的私心。


先讓大家看看預告囉~
11.jpg  
就像預告裡面提到的,警察辦案無非就是要有證據,這件事情其實我覺得從戲劇中也讓觀眾有了根深柢固的觀念──而反而被逆向操作的是,當那三元素人證、物證、口供三者都沒有疏漏時,犯罪者就能夠逍遙法外。故事裡常常不斷被反覆提及的是,刑警們都知道誰是嫌疑犯,但是就是找不到明確的證據去逮捕他們,彷彿只能夠被動的等待他們「出錯」,這也是雪人案、黃毛案等多起案件始終沒有突破的一大關鍵。不過嚴良這個刑警的到來,靠著做刑警的直覺跟本能,用我們意想不到的方式去動搖了理應完美無缺的結構。
8.jpg  
比起多數刑偵案件都是在尋求那一個被凶手所疏漏的關鍵證據,《無證之罪》誠如片名,所有的罪名幾乎都是「無證」的,但在這樣的情況下該如何將兇手繩之以法?所以才有了駱聞這樣一個到後來比較傾向靠自己、不太願意相信警方的「前法醫」。本身曾經隸屬於司法體系之下的他,對於警方辦案的流程與套路自然比誰都更為熟悉,這也是為甚麼他能夠提供郭羽以及朱慧如近乎完美的逃脫方式。而起初,第一集以「雪人又出來了」帶出了過去四年來的雪人事件,兇手在現場留下的事情都必然有所意義,因此這個雪人、那張「請來抓我」字條還有那些留在雪人身上的線索,都近似一種對於警方的挑釁。
10.jpg  
嚴良這個刑警其實真的很有天分,他很懂得要在適時的時候「跳出那些證據帶來的框架」,這點也正因為駱聞曾經告訴他的──只要跟人打交道的都可能是謊言,所以他開始會從既有的證據開始去「推翻」,所以從剛開始的腳印之謎、死人吃炒飯的疑雲、不在場證明的電話錄音等等,都是這樣逐一解答。可是儘管排除了一切障眼法,卻還是沒有所謂明確的證據指向某人時,我覺得這時候就很像是以前很多學生面對解到一半卻不知道怎麼繼續下去時,往往都會使用所謂的「爆破法」──土法列剛的逐一代入、或者是直接埋頭苦幹的進行複雜運算,我覺得嚴良在嗅到某些端倪之後,就是這麼做的。只是說是直覺敏銳也好、幸運也好,恰好就讓他注意到了駱聞(不然坦白說一輩子都沒辦法跟駱聞有所聯想吧)。
7.jpg  
朱慧如跟郭羽兩人顯然背後是有高人指點,只是在那個失手殺人的當下、慌亂之時,突然遇見一個人說要幫你,你會接受對方的「善意」嗎?在那個當下,兩人是相信著、也決定要賭一把的,所以兩人聽從了神秘大叔、也就是駱聞的指點開始故佈疑陣,甚至連串供都做到完美無缺,只是,儘管自己好似逃過一劫,有些反應還是顯得弔詭而無法隱藏內心的不安,更重要的是,兩人對於這來路不明又同時帶有尋常人不會有的冷靜、以及給予建議與幫忙,自然讓兩人心中都有疑竇。最首先的困惑當然是「為什麼要幫我們?」,再來,無非就是他為什麼可以這麼冷靜又對警方瞭若指掌?不是跟警方有關、就是壞人──郭羽這點直覺還是沒錯的。
5.jpg  
帶有敵意的郭羽、向大叔釋出善意的朱慧如,我覺得是某種程度上兩人到後來完全走向不同方向的其中一個原因。你信得過我嗎?其實我覺得大叔很像是父親一樣的姿態在保護自己的女兒,所以同樣他也明白,知道的越少對兩人來說是越安全的。為甚麼郭羽問的時候他甚麼也不願意說,但是朱慧如問起他殺人動機卻願意訴出這一切故事?我覺得當他危急時、朱慧如即使知道他是雪人還是送他去醫院,甚至還自稱是他的女兒,這種時候讓妻女失蹤的駱聞內心是有一股暖流的,這麼多年來的孤單奮鬥著,我覺得他或多或少都是想要找個誰說點甚麼的──所以,朱慧如成為那個人,雖然是比較詭異的相識方式,但我覺得兩人到後來是有建立起信賴關係的。
12.jpg  
相比之下,從一開始就把黃毛身上的手拿包自己藏起來、沒有把這件事情說出口的郭羽,讓這一切如同惡性循環一樣越滾越大,不管是打草驚蛇的把錢領出來、或者是後來為了自保而做出的種種所謂「黑化」行為,於我來說都像是他逐漸走偏的過程,也許這部分也呼應到剛開始他在金律師的事務所中所受的委屈與不平,讓他想盡辦法想要握有權勢與金錢來做為保護,只是卻讓我覺得,這個角色的核心是動搖的。起初,他是為保護喜歡的人而不顧一切的暖男,到後來他對朱慧如的愛變得像是一種變調的執著,那些打著以愛為名的行為在最後,都只是為了保護自己的自私。
2.jpg   
經歷了這一切,畢竟朱慧如並不是柔弱的,儘管我覺得大叔跟朱慧如哥哥的直覺有點準得恐怖──他們都覺得郭羽不是朱慧如應該信任的人,到一年後,不管是目睹了郭羽的轉變、還是因為嚴良的話,終將讓朱慧如去正視一些自己內心也存在著的困惑,進而去面對自己愛錯人的事實。「殺不死我的,使我更堅強」,印象中郭羽的辦公桌上有這句標語、而到後來偌大的辦公室內也有這句話,也許郭羽直到最後,還是沒有意識到自己哪裡做錯了,為了讓自己好過而讓借刀殺人的他,只懂得如何逃避了。這也是到後來這對曾經的亡命鴛鴦至最後成為怨偶的主要原因吧?
6.jpg  
來講講一個我自己覺得還蠻喜歡的設定,其實就是朱慧如的哥哥──環繞的「無證之罪」這個主軸,當然誠如嚴良作為刑警的本能一樣,有時候也不見得沒有證據就能夠脫身(儘管聽起來可能荒謬),但是我很喜歡的是,像駱聞說的,有時候證據還比不上親人的直覺,那種察覺到妹妹不對勁、出事了的反應,我覺得那種了然於心反而是最讓人心痛的。甚至最後他的自殺,都是因為想要保護這個妹妹才會被欺瞞、利用,而反過來想,一直以來因為自己的殘疾,對朱慧如也有太多虧欠,他選擇一個讓一切事情都完結的方式,讓「無證之罪」更被落實,就是讓自己成為那個代替妹妹自首的罪犯。
3.jpg  
曾經的良性競爭對手,如今卻成為自己必須逮捕的嫌犯,嚴良的心態畢竟是複雜的。從剛開始那個有點弔詭的開場──有個神祕大叔來製作無證之罪,到後來慢慢抽絲剝繭查到了駱聞的身分與背後動機,又因為「無證」這件事情迫使嚴良必須從他的動機中去找到「真正的雪人」(後來也就得知是李豐田,這點倒是挺有趣的,故事從頭到尾好像都沒有試圖要隱瞞誰是兇手這件事情,反而更像是要讓觀眾在懷疑當中「找到定罪的關鍵證據」)。李豐田也好、駱聞也罷,每個人的心結與罪惡都跟親情有關係,是復仇、也是守護跟所謂的「交代」。證據的一一突破、然後再現有犯罪事實中卻找不到不利於真正兇手的證據,這件事情其實我覺得也呼應到了駱聞的無力──以及,後來讓林奇很害怕的,她擔心黯然離開警隊的嚴良,終究會心態偏差成為了另一個駱聞。特別是不管是駱聞寄給他的那幅畫、還是東子的死,都讓嚴良有更強的使命感。
1.jpg  
一切的失序,的確有種不到最後一刻不知道會如何發展的感覺,而不得不說,我覺得這部作品之所以會好看,剪接的俐落跟想法的確加了很多分,就跟駱聞的每一個舉動都是有意義的一樣,剪接的每一個點其實都有它的理由,甚至我覺得更提高了懸念。就像最後,當我們都以為處處惹事的嚴良「似乎也要變成駱聞」的時候,我們在最後發現了嚴良有點消極的想著──如果找不到證據,那就製造新的證據吧!抱著這樣壯烈犧牲的心態在完成駱聞的遺願,到最後高潮時的確有很強烈的震撼。

仔細想想,基本上也會發現有一些小BUG,但我其實覺得這部作品真的讓我覺得很驚艷,整個劇情安排、劇本結構與場面調度,都是相對來說非常縝密且完整的,每個核心人物的心態轉折都有其意義,儘管或許會有些無法理解的「變調」,可我其實不會覺得過度不合理,只是難免多了一些感慨。有時間的話,挺推薦喜歡社會推理作品的觀眾看這部《無證之罪》!

圖片來源:愛奇藝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無證之罪》
♪ 愛奇藝台灣站
♪ 線上看傳送門 │ 點我線上看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