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jpg  
『不管再怎麼憤怒,唯有活著才有機會,死亡不該是控訴的方式。』

雖然會有蠻多的戲分在熊森以及ZOE這組年輕世代的代表身上,但不得不說至今為止最吸引我的還是蕭政勳、楊惟愉還有葉建德這三個從《麻醉風暴》第一季就延續過來的角色,前幾集因為蕭政勳跟楊惟愉的感情、加上葉建德的功能性感覺比較著重在跟ZOE一起查案,一度比較沒特別去注意到吳慷仁的表現──可是,從葉建德這個角色遇到施名帥所飾演的邱淳開始,特別到這集的爆炸之後整個自責、難過、懊悔沒能夠把他救回來的整段情緒,真的太有渲染力!透過吳慷仁的表演,雖然只是念著禱詞,但卻讓我感受到他內心的悲痛,特別是發現自己過去的錯誤行為似乎在某種程度上成為了邱淳的「榜樣」,更是有強烈的罪惡感。他懂的,不管是邱淳的困惑、憤怒還是想要同歸於盡的心情,那種逼到絕路之後不得不的反擊,葉建德是過來人、他明白──而正就是因為這樣的明白,讓他對於邱淳的犧牲格外痛心。

我好喜歡這段戲,這個部分我特別看了兩次,兩次都感到鼻酸。
2.jpg  
其實邱淳的戲分少,但我卻挺喜歡這個角色,特別是看似很業配又相對比較跟主線沒有關係的超商戲碼,在那個瞬間,我看到在動搖的邱淳。一度,因為ZOE跟葉建德,他是想要賭賭看的(特別是在電梯裡、那最後的遺言是告訴ZOE「妳答應過的」時,我相信邱淳曾經想要相信),當然,還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這個超商店員,你要說是因為有點曖昧的情感也好、又或者是因為這個女孩子其實反映了社會裡的部分人士──像她說的,犯罪就是不對,可是她也會想要知道炸彈客的動機。而對邱淳來說,他做這一切也不過是希望得到世人的關注,希望能在這樣腐敗的社會中得到一點點發聲的機會而已。正因為一直沒辦法把自己的憤怒有個管道訴出、正因為正義被貪婪與利益搞得破碎不堪,他才會走偏、觀念扭曲。

我很喜歡在那個動搖的當下,看到萬大器的新聞,那個二選一的時刻──他,選錯了路,放棄了可以的日常生活。我很喜歡這個本來看似沒什麼意義的設計在這個瞬間變得好有情緒,因為我們都看到曾經他可以回頭,有那麼多人正在拉他,但簡單的一篇新聞報導,還是沒能懸崖勒馬。邱淳這個角色與父親一樣,給人充滿遺憾、悵然的感覺。
5.jpg  
雖然前期的施名帥比較是「潛伏」的角色,但不得不說我覺得這次的表現很令我驚豔,在內斂、隱晦與壓抑的情緒中,最後積累起來的能量非常驚人──或許這也是導演為什麼選擇「自爆」這樣的方式做為他的結尾,象徵著一種整個憤怒的爆炸。而除此之外相比於父親的「在捷運站自爆」,到最後他選擇的是自己在電梯內引爆這一點,我覺得或許也是因為不管是超商女孩、ZOE還是葉建德,甚至是父親本身的行為,他儘管可以理解,卻無法認同傷及無辜這件事情。曾經選擇在落成典禮這種人潮眾多的時刻引爆、對照最後的ENDING,我覺得這是邱淳的轉變。我想,或多或少他還是聽進去葉建德的話了──只是他覺得自己停不下來、也回不了頭了。

題外話,我自己很喜歡在電梯裡那場戲,三個人的劍拔弩張、緊湊刺激,有點隱隱的危險性在三人之間流動的氣氛是我很喜歡的;然而可惜的是,我始終覺得阿永在這個時刻睡著還蠻扯的,但我想,他錄下來的東西應該會成為最後的關鍵證據,畢竟萬大器這樣應該算是教唆殺人?
3.jpg  
好了,炸彈客的部分說完,來聊聊愛情線──ZOE在爆炸案中受傷,在那個危急時刻逼迫熊崽不得不親自為ZOE動手術,而儘管是那麼心急如焚的狀態,熊崽在發了脾氣之後,還是靜下心來、用比較好的態度跟夥伴溝通,我自己覺得也是跟之前的熊醫師不太一樣的部分。某種程度上,雖然是有點不得不,但的確就像熊崽說的,ZOE的事件讓他「回來了」,明白自己還是想要救人的那份初衷並沒有轉變。

不過儘管認識的時候就是這份熱血吸引了熊崽,但是看到ZOE即使受傷的狀態還是拼命追查案件、特別還是與父親相關的事情,還是讓他心態頗為複雜。仔細想想,熊森某種程度上算是當事人,卻好像沒有ZOE那般的積極啊。總編那枝筆的傳承、到萬大器的恐嚇威脅,也讓人挺擔心ZOE的安危、還有後續。
7.jpg  
不管是真相也好、或者是牽涉到董事會這種情節也好,我覺得葉建德有一點給我的感覺是把兩邊的劇情都串起來,特別在康聯還是被降級之後的這段兵荒馬亂時期,葉建德在朋友的囑咐之下,的確有著很重的責任。特別是在被拜託這件事情之前,還先聽說了蕭政勳的病情。我自己非常喜歡黃健瑋跟吳慷仁兩位演員有點讓人出乎意料的對白,不管是上次的借內褲、或者是這一次葉建德在聽完那麼嚴肅的事情之後竟然回答「你沒朋友啦?」,這樣一個讓人有點啼笑皆非的回應,卻讓我覺得「那就是葉建德應該有的回覆」。當然,是可以有更多陳腔濫調的台詞,但我覺得怎樣都不及這樣的一句話有力──因為這是多麼艱難的任務,他當然願意替好友完成,但這件事情在執行的當下其實是很心酸、很痛苦的,因為責任無比重大。

或許有一種感情就像是蕭政勳與葉建德吧?從第一季兩人剛開始攜手調查、後來發現葉建德所做的種種,到第二季出獄之後兩人像老朋友一樣的相處,兩人都有一點點不太會表達自己情緒的「表達方式」,微微的尷尬卻藏有無限信賴,讓我很喜歡這兩人對戲起來的感覺。
1.jpg  
而當然還有非常感人、也是在我聽到的當下覺得「這求婚方式超帥」的,就是楊惟愉的那句「娶我,不然我娶你」,甚至是那句「我們是一起的」,都注定了這一段感情的不可被拆散。另外還有讓我覺得超鼻酸的莫過於蕭政勳說「我要走的時候,妳要讓我走」──天啊,聽到這話我真的是瞬間泛淚。理性知道這是蕭政勳的願望、也明白作為醫師,她們理應比誰都更懂得死亡的不可回逆與無力,但是誠如彭伯恩的遲疑,若是自己的家屬、朋友、同事,能夠做到這般率性談何容易?儘管是一直以來給人感覺如此俐落又理性、幹練的楊惟愉,我相信也是做不到的。

不管這個手術結果是成功還是失敗,我都有預感接下來的兩集我應該要準備好衛生紙收看了。特別是許瑋甯的演技大家有目共睹,完全就是讓大家必須要有心理準備來好好哭一場啊(我私心當然希望再創奇蹟,蕭政勳不要死!)。
6.jpg  
在跟熊崽對話過程後突然倒下,坦白說讓我最感慨的一點是,在這個時候的蕭政勳好像是我兩季以來看到笑的最燦爛的他,當他說著現在很好、我們很開心時,真心會讓觀眾因為投入過多情緒而期待他能夠度過這一劫。只是在約旦經歷的種種,特別是又導到「讓死亡引導你前進」,在默默收拾家中物品的同時,那一種相對超然的情感,甚至是交給葉建德的那封給楊惟愉的信,都讓我覺得他其實是做好準備的。比起來,從約旦回來的蕭政勳的確是不太一樣,那份滄桑與歷練、還有整個觀念的轉變,都讓我格外覺得這個角色迷人。

史珮宣這個角色的「真面目曝光」,雖然上集就有稍微暗示,但是竟然搭配那麼讓人血脈噴張的情慾戲一同被揭開,還是讓人有點意外,而我想這一層一層真相的公開,也許就像葉建德說的,這是一個共犯結構──也許暗示著,其實並不是像一般的戲劇一樣,讓萬大器成為所謂的最終大魔王,而是去反思整個體制、每一個人的所作所為與選擇造就了如今的不公、部分民眾的憤怒。我倒覺得,如果把萬大器做為一個「始作俑者」是有一點太簡單了、而我會期待用更有力的批判去控訴某種體制之惡,這才是我期待的《麻醉風暴2》。


圖片來源:《公視-麻醉風暴》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