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167.JPG  
『每個人都難免期待你做到,但如果有人能告訴你「做不到也沒關係」,那就會瞬間成為一股內心的暖流。』

看到第八集為止我依然是蠻喜歡的,而且約莫四集為一個事件這點我覺得還挺工整、也可以相對做到更健全的起承轉合,把「預知夢」這樣的設定用的比較巧妙一點的,就是每每在起的過程就已經讓觀眾預知結局,進而從「承」與「轉」的過程中讓觀眾去期待三人造成的改變。先繞回去一下案件的部分,如果以檢察官、律師這樣的背景設定,或許有不少人會跟我一樣聯想到甫下檔不久的《奇怪的搭檔》,但相較之下,《奇怪的搭檔》一個「主線」扯了太久、而各個支線就顯得相對陪襯,硬要比較起來,我自己還蠻比較喜歡這種很完整交代某個案件,並且以差不多篇幅為一個單位的這種設計。

且《當你沉睡時》的案件之間也是有一點點呼應性的,特別是立場對調這個部分得是我覺得特別有趣的地方,像姜大熙事件對應到都學領的案子這樣。
IMG_6166.JPG  
先把上次的部分做個結束吧,面對家暴事件,這次的故事放更多的比例在孩子身上,比起多數談論到家暴也許會把重心擺在受害者,可以明顯發現素允在這個故事中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特別是她的母親有太多的委屈求全都是為了自己,這也讓她更自責、更極端,才會產生一度想要殺掉父親、或者是想要毀掉自己手掌這樣的行為。說來也幸運的是,每一次的走偏與毀滅,都很恰巧的被洪珠等人給攔了下來。洪珠跟宰璨在成功阻止兩個年輕孩子做傻事之後,首要面對的其實是孩子的心結,特別是她們內心的憤怒還有不平,這是身為檢察官、或者說身為大人所必須給她們的正義,而過去的他們都忘記了這件事情。

孩子並沒有我們所想得那麼無知,你以為他們都不懂的,其實他們想的比誰都明白。所以即便是鋼琴天才,卻也想得透徹、明白,跟這些才華比起來,她最重要的寶藏是母親,這是她要守護的東西(我想或許從很久之前,她就有與母親相依為命的認知了)。
IMG_6162.JPG  
而對勝元來說,對哥哥的失望當然是一大轉折──這點也呼應到丁宰璨自己內心的糾結,我也能夠明白他的心理,那些加油打氣的話即便聽起來無關痛癢,但其實在不知不覺中都是給對方造成壓力的,而他就是太過在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擔心別人對自己失望,才寧可這些鼓勵的話都不要聽。只是我想,只要是人,都會很在意特定某些人對自己的觀感,例如以宰璨來說,就是特別不希望自己的父親、弟弟還有洪珠失望。

說到父親,這幾集以來一直會有部分剪接點拉到過去,儘管現在的敘事是相對線性的,但是看起來過去的部分是稍嫌片段一點,給人一種更強烈的像是「拼拼圖」的感覺,我自己覺得懸念做得很足,只是我難免有點覺得剪到太碎了。
IMG_6163.JPG  
說到失望,學生時期的那個叛逆宰璨在聽了父親的話之後突然立志向上,也終於我們明白了他那些看起來有點自戀又誇張過頭的自拍行為中,都是想要做為紀錄的形式告訴父親──我做到了,就像他成功起訴了朴俊模案一樣,像是有一點點在跟父親邀功的意思,儘管父親不在了,還是希望他以自己為榮、不要讓父親失望。不過不斷去重複那起讓宰璨跟洪珠因而失去父親的逃兵事件,我覺得或許是隱隱之間將兩人都能夠做到預知夢的這一點連起來,剩下的,就是韓宇卓警官跟這起事件的關係了。

題外話,兩人大概也意想不到彼此的緣分那麼深吧,要是宰璨知道自己無意間點醒了洪珠、又或者是那個他以為是男生的人就是洪珠,大概會相當吃驚吧。
IMG_6168.JPG  
繞回去家暴的案件,其實我覺得非常精妙、也讓我自己看了很過癮的一點是──洪珠跟宇卓夢到「相反的夢」這件事情,倘若兩個人的夢都是必然會發生,那麼表示能夠改變結果的就是其中一個關鍵,而讓人意想不到的,就是在那個成功的夢境中,是由系長進行審問。宰璨儘管做了充足的準備,但還是更為信任「夢」一點的行為,我覺得是一種對於洪珠的信任,與此同時,在那個連宰璨自己都感覺到不安的審訊過程中,讓對方「鬆懈」而進而露出蛛絲馬跡,這是我覺得反轉做得很精彩的地方!

只能說,攻防這件事情有時候也是很需要策略的啊。成功把朴俊模起訴的丁檢那瞬間真是太帥了。
IMG_6164.JPG  
但我自己還蠻印象深刻的倒是申檢察官跟丁檢察官的這段對話,其實我覺得雖然在故事裏是非善惡是分明的,但是在現實世界裏並沒有那麼絕對,特別是這樣的家暴案件,背後必然牽扯了太多情感跟現實面的糾葛,例如像故事提到的、經濟層面的壓力,又或者是女兒音樂家之路的輿論壓力,都是孩子的母親會考量的重點。我並不是覺得容忍就是對的,我也不認為每一次的認錯、道歉、示好、悔過書就代表著施暴者的洗心革面,只是我覺得「清官難斷家務事」是真有其道理的。

戲劇可以處理的非常正義凜然,但實際上這問題牽涉到了太多,當然、故事中還是以順利起訴做為此一事件的結束,只是拋下了這樣的一段對白,也是讓觀眾去延伸思考的。不過其實這事情很一體兩面,你可以說申檢深思熟慮、也可以說她的傲氣真的太重。
IMG_6172.JPG  
韓宇卓從第三集開始加入了這個「預知夢」的團隊當中,三人除了同年出生、同屬龍之外,目前他們並沒有找到共通點,而這個角色最特別的大概是,他更追根究柢的去思考三人共通的可能性,例如拯救與感激這個部分。不過目前我覺得最有可能的大概還是當年的事故對三人應該都有造成些許影響,畢竟從這幾集開始,也注意到了當年逃兵事件的關鍵人物還有一個──逃兵的哥哥,這件事情延伸後續,我覺得會找到跟宇卓有關聯的部分。

目前看來雖然是情敵關係,但是宇卓、洪珠跟宰璨的關係其實很可愛,有點像小朋友一樣打鬧、但是在關鍵時候又像是夥伴一樣,與此同時,洪珠又身陷三角戀之中,這種隱隱的競爭又同時要守護一個人的心情,我覺得氣氛營造的還蠻不錯。
IMG_6170.JPG  
接下來就是要聊姜大熙的事件,因為要領取保險金而殺死自己弟弟──而且在丁宰璨的夢裏還是「弟妹雙亡」,這件事情也讓他更有使命感(因為妹妹還活著!這是他可以改變的部分)。而與此同時面臨猶豫的,是洪珠是否要回到記者這份職業的糾結。過去的她因為夢到自己因為這份工作而死進而膽卻,但是在認識宰璨、宇卓之後,她開始發現其實夢是可以被改變的,而如果在這個前提之下,即使危險,她也想要再繼續從事記者這份工作,因為我們都感覺得出來,在此之前的洪珠雖然嘴巴沒說,但其實有一種閒得發慌又渾渾噩噩的感覺。

從停職到復職,某種程度上她除了跨過心裏的檻,還有很大的關鍵就是母親的同意。這點她選擇用「改變夢境」的方式跟媽媽證明,但是媽媽還是私下委託宰璨去保護她。
IMG_6171.JPG  
不管在筆記本上怎麼記分,女兒心中的感覺終究是母親最明白(就像姜大熙的案件中,儘管檢察官沒有察覺出端倪,但是妹妹一聽就知道那行車紀錄器的聲音是大哥的自導自演一樣),某種程度上除了希望宰璨幫忙保護女兒,大概也是想要製造兩人獨處的機會吧?而不得不說,其實我覺得在媽媽面前的堅強都是有點刻意裝出來的,畢竟死亡這件事情、誰能不害怕呢?尤其又是那麼未知卻又靠近的未來,而宰璨的存在迪卻消弭了她的不安,甚至那些「妳就耍賴的黏上我吧」這類的話,真的讓人覺得心動萬分。

接送上下班已經很浪漫,但是在《當你沉睡時》好像又賦予另外一層意義啊。
IMG_6176.JPG  
只是在姜大熙一案中,丁宰璨還是事先夢到了碰到危險的南洪珠,雖然這麼說起來有點牽強的巧合,但是從炸雞店老闆偷工減料、到發現其實野貓是他毒殺的,至後來詐領保險金事件的連結,其實我自己覺得還蠻縝密的耶!剛開始會有一點找不到關連性、以為是個別兩起事件,後來用這樣的方式牽連在一起我覺得很酷。特別是申檢處理這個案件的態度──就像李律師說的,比較像是以自己所期待的模樣去拼湊拼圖,所以才會把所有事情都合理化的串連,而這個順序是本末倒置的──應該要邊拼拼圖邊去看呈現出什麼圖像才對。雖然李律師在故事裏是比較唯利是圖的角色,但不否認這件事情他說的是對的。

而韓宇卓在這次事件中受傷,也因為提前夢到了洪珠跟宰璨兩人的內疚,因此有點刻意刁難的讓兩人「付出」,這也是我覺得他很暖男的地方。只是目前看來,這個警察可能並不出目前所見的那麼單純。
IMG_6177.JPG  
最明顯的就是都學領的話──過去的事情是什麼?他害怕被警方發現的事情是什麼?非同於一般警察的睿智、冷靜與學歷,加上他目前的神秘面紗,可以理解的是過去的他是有故事的,如果要跟宰璨與洪珠扯上關係,那麼就是當年逃兵的事情,只是他會在那一個環節扯上關係?如果都學領是用這樣帶有點恐嚇的口吻,總覺得在那起事件中他應該是跟加害者有點關係,所以對於洪珠跟宰璨,某種程度上我都是抱持著「贖罪」的猜測。

所以不管是洪珠夢到自己因為記者這份職業而死、又或者是甜蜜求婚戲中的意外,我在想後來會不會都是因為宇卓的出現而有機會有所轉變呢?這是我自己在期待、也在想的部分,畢竟我真心希望他們可以因此而改變命運啊。
IMG_6178.JPG  
都學領的事件是跟姜大熙截然不同的方向──因為一切都太過合理,唯有一個嫌疑人存在這件事情、加上社會的輿論,導致幾乎是全民公審的判定都學領有罪,儘管嚷嚷著無罪推定主義,但我覺得很明顯的是在審判之前,很多人就已經以「有罪眼光」來看都學領,這件
事情甚至連檢察官們都不為過。遲遲不起訴的原因,或許正是因為丁檢記取了上回申檢的教訓,不用「特定期待的樣貌」去拼湊證據,反而是跳脫開來,發現一切才更顯得合理,而不管是為了大快人心還是什麼其他理由,他都不願意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起訴都學領。這就是為什麼他會在系長的建議下,讓前輩們一同來聽取他與宇卓的對話。

聽起來好像是丁宰璨完全被繞著轉,但實際上或許這都是他曾經想過的可能,感覺是透過宇卓之口,讓前輩們明確知道自己的遲疑。「證明無罪」與「證明有罪」這兩件事情同樣困難,而這起事件中,那個神秘的圖像會是關鍵。
IMG_6169.JPG  
洪珠沒能「幫上一把」是我覺得很巧妙的部分,我大概可以想像倘若是一般記者,只要拿到李宥凡律師手上的那份資料,大概都會有如噬血動物一樣一湧而上吧?但是她卻明白,這其實是有點旁敲側擊的去引導輿論,但是起訴這件事情不應該以民眾來公審。洪珠在故事中擔任的記者角色,我自己絕的象徵著很重要的媒體一環,而她這樣可以說是相對少見的記者素養,可以說是一股清流──而也在李宥凡的話中,點出了媒體的力量能夠有多巨大、多讓人畏懼。
尤其這起案件中,都學領照目前看來理應是無罪的(最關鍵的就是那台掃地機器人了)。

此外,「就算你做不到,也不會感到失望會感謝你的努力」,真心是我覺得非常溫暖的一句話!畢竟宰璨多年以來一直活在這種「怕讓別人失望」的壓力之下,但洪珠的出現、告訴他「做不到也沒關係噢」,我完全可以理解他如此感動的原因。
IMG_6175.JPG  
不管是解圍裙、在車上被安全帶束縛著這種感覺理所當然偶像劇就應該親到的情節,卻上演著「真實才沒有那麼帥呢」的打臉戲劇橋段,是我自己覺得很可愛的部分,特別就連配樂都會跟著戛然而止,整個尷尬的氛圍其實非常可愛,不過我想也是因為這樣,才讓洪珠的「偷襲」凸顯的更加可愛吧?這兩人的愛情總算在第八集的時候,因為宰璨的告白而有所進展了!這兩個真的有時候會有點像小朋友一樣鬥嘴式的戀愛,讓整個故事常常走向比較嚴肅的過程裏,常常會覺得有調劑的效果。

特別是「夢」這件事情的反擊,丁宰璨在家裡的樣子都被事先夢到這個環節、又或者是夢到宇卓抱洪珠而出來阻止的種種,其實發現一個「預知夢」的設計不只是可以放在比較嚴肅、像是悲劇阻止的環節,放在感情戲中也是挺可愛的呢。

圖片來源:愛奇藝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 ♥  的頭像
Han ♥

Dear Han ♥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