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其實每一個當下,都是第一次。』

《今生是第一次》剛開始我只是覺得這又是一部以偽同居、假結婚為主軸的作品,所以觀眾可以想像的日久生情啦、同居過程中發生的種種「會錯意」、甚至是後來有情敵出現之後那種明明不是真的夫妻卻產生想要佔有的忌妒,當然還有所謂的假合約被發現等等,這些都是很常出現的梗;但是本來只是打算找一部老梗的愛情喜劇輕鬆看的我,卻不知不覺在故事中找到很多讓我覺得有點驚喜的點。例如《今生是第一次》這個片名,本來我就覺得其實有譜在裡面,不過後來在第一集左右就透過男主角之口點明了主旨──每一個瞬間都是第一次,因為今生跟此刻都只有一次。有趣的是,我覺得這是既浪漫卻又在劇中描寫來有點理性過頭的敘述,這種反差真的是挺逗趣的。

但仔細想想,不管是因為社會價值觀的影響、還是女生自己就會比較在意,例如對男性來說,也許每一年生日都一樣,但對女性來說,可能就有幾個特定的年齡生日是有不一樣意義的,例如在劇中就是30歲這個年紀。
3.jpg  
陰錯陽差之下讓無家可歸的尹智昊跟規矩很多的房東南世熙開始了同居生活,不過想當然爾,這剛開始必定是有諸多混亂的。《今生是第一次》以一個我覺得相對來說慢慢鋪陳並且推展的速度在前進,然而,儘管會好像所有事情都是慢慢進行的感覺,但我卻並不會覺得不耐煩,反而覺得其實很多小細節的經營還蠻細膩。特別我很喜歡的是每一集的開頭與結尾、以尹智昊的旁白搭配上一些富有質感跟設計感的交叉剪接,讓人同時感覺到劇情正在往前推演、而是在觀眾同步了解角色個性的同時。例如這場很關鍵的,讓智昊決定留在首爾、跟世熙結婚的這場戲吧,就搭配上浩朗與秀智兩人在討論智昊為了來首爾大學讀書所做的叛逆舉動,意旨著智昊這個人,儘管平常看起來乖順,但反而是因為這樣才會做出很多讓人措手不及的震驚舉動。以故事中來說,朋友看來就是智昊閃婚、而實際面來說,就是答應了這樁聽起來很荒謬的婚約。

為什麼會答應?我覺得這個不符合常理的決定,編劇倒也是用相對比較長的篇幅去描寫,不管是智昊在家的不受重視(真的是重男輕女到超乎我的想像)、又或者是工作上的受挫,這些都造成她的一種不被需要的感覺;因而,儘管對她來說做資源回收分類、或者是餵貓這種都是小事,但是能夠在房東的定義裡是「分數最高的房客」,這種讓她覺得被需要的感覺,恢復了她的小小自信。
4.jpg  
而為了要讓結婚這件事情「順其自然」地進行,其實編劇也花了很多時間在經營這個部分,首先,光是單獨見雙方父母就都是戲、其外還有雙方父母見面的相見禮,進而到後來的婚禮籌辦,說真的儘管在戲劇裡可能看起來有點瑣碎,但這些繁文縟節卻往往是結婚這個儀式中最煩人的地方──電視劇裡那些很浪漫、讓人感動到想哭泣的浪漫場景,基本上都是跳過了婚禮籌備的這整個階段啊。更甚於,因為兩人可以說是突然地有這樣的決議,要怎麼讓周遭的人不起疑心,其實也是非常需要整體性的策略與規劃的。

像是要見智昊父母之前還要先去詢問朋友進而擬定作戰策略,或者是去見世熙家人時智昊用「目標觀眾客群」的編劇思維去思考該怎麼讓對方的家長滿意、並且答應這樁婚事,這些都是相對來說很有趣的部分。當然,為了戲劇效果一定會讓這過程不如兩人預期的那麼順利,而這就是《今生是第一次》還蠻精彩、好玩的地方。
5.jpg  
其實比起什麼、要讓兩人根本不太熟的人偽裝彼此是恩愛到有結婚打算的情侶,這件事情本身就是很有難度的。兩人有點莫名其妙的在經營這樣的角色,但卻也在不知不覺是有點投入的吧?畢竟我覺得,對世熙來說,智昊的存在讓這個房子更有「家」的感覺;與此同時,對智昊來說,我覺得也許是一種短暫的逃避與避風港,他在她最落魄又最不知所從的時候收留了她,甚至,儘管聽起來有點奇怪,但卻是用他的方式在安慰、陪伴她的。很典型一個文科生、一個理科生,我覺得最互補的莫過於,彼此都能夠思量到對方的腦袋裡所沒有辦法去思考到的那一塊,所以才意外的總是給對方一種「新世界」的驚奇感。

想聊一下智昊這個角色,大概是因為編劇這樣的身分讓我格外有感吧?從第一集我自己就很喜歡的是介紹她職業的這個部分──編劇助理,各種置入行銷、讓觀眾覺得荒謬至極,但卻為了資金而必要存在的角色,而且在劇中那些荒謬搞笑的橋段竟然真的有被拍出來!其實蠻讓我意外的(而且也覺得是狠狠地打臉了很多電視劇的作法啊,即便荒謬到讓觀眾都傻眼,但卻似乎還是有默契般的照單全收,而編劇們漸漸的也對於這樣的發展習以為常。
7.jpg 
雖然搭配試圖讓導演助理與智昊和解的責任,而讓那段安撫智昊的話顯得有點沒誠意,但我卻覺得智昊所遇到的其實應該是很多編劇會遇到的問題──每個人剛入行時都想著要做一些不一樣的戲劇,不要再寫那些陳腔濫調,但是礙於某些因素與期待、還有目標觀眾的取向,結果還是只能走回老路,剛開始可能很多人會像智昊一樣覺得「這是我的東西、我的故事,為什麼會被改成這個四不像的樣子?」,然而到後來真的留在業界裡的,能夠不隨波逐流的卻也少了。智昊之所以放棄,當然是因為感受到那種不公平的對待,當然還有那種壓迫與陰影──更別提整個場次就是要逼迫她妥協、並且原諒的狀態,這件事情讓她無法忍受,明明自己就是那一個差點被欺負的受害者,為什麼到後來變成不原諒對方的自己錯了呢?這是智昊心灰意冷的關鍵之一吧。而且我覺得,就算憑藉的只是一股傲氣,她也希望她的故事留在自己的心底,完整地、好好的,不為了上檔而變成一個四不像的故事,她不要她的心血被整形成別人的孩子。

只是,卻也就不得不的造就她後來的選擇,或許在那個窘迫的當下,智昊也沒有時間跟機會去選擇、或者思考這樣做到底會不會後悔,也沒有想過自己會因為對方的暖還開心、也會因為對方的冷落而失落,「只是我們的利益裡沒有愛情而已」,說來輕巧,但卻又無比諷刺──愛情什麼時候成為了婚姻的「利益」?
8.jpg  
這個看似顛覆又不合常規的婚姻,有點在智昊媽媽與世熙爸爸兩人的強硬堅持之下而舉辦了婚禮,而這樣的公開場面其實也是兩人所避免的──花費當然是一個原因,但我覺得不想要把這場假婚姻搞得跟真的一樣,場面越浩大,兩人預計協議好的「兩年後因個性不合離婚」就會越難收尾,這大概也是兩人考慮的其中一個原因。不過卻也在這個看似假戲真做的婚禮上,智昊卻因為母親而流下無比真摯的眼淚,因為跟母親鬧著彆扭的智昊、或者說某種程度上有點在責怪父母意味的智昊,在無法理解母親苦心之下而舉辦這場婚禮。其實我覺得,世熙也是如此,有點曲解了父親的意思,比起炫耀或者說是回收禮金這方面的思考,我覺得父母應該就是很單純的希望看到自己的孩子幸福得走向人生另外一個階段吧!儘管大家都知道這只是儀式、是個花錢的項目,但是卻是一個對父母來說無比重要的象徵。

而不管是「妳以後一定要生到一個跟妳一樣的女兒」,或者是那封信中對「女婿」世熙的交代,坦白說就連我都瞬間有流淚的衝動!我自己最感動的一段大概是──因為明白女兒有多喜歡寫作,所以希望世熙能夠不要阻擋她的興趣這點。而對我來說,比起給什麼我一定會保護她、愛她一輩子、不讓她掉一滴淚或者碰一滴水的承諾,我真心覺得這種很務實的──我會尊重她的選擇、讓她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更感人。
11.jpg  
「我們」這個單詞有多大的影響力?其實我覺得這件事情不光是智昊,任何人只要被歸類成「我們」,都會有一定程度的期待以及多加聯想吧?可是卻也因為在婚禮上、甚至是生活過程中讓智昊產生了新婚夫妻的自覺,才會讓後來很多事情顯得格外委屈。不管是意外被邀請進公司,以「弟媳」的身分跟公司同事一起午餐,又或者是默默的幫貓取了名字(我不太懂韓文,但我覺得貓名字所翻譯的「友利」聽起來很像是「我們」,就像智昊丟掉的那個感覺是給貓的項圈之類的禮物背後所刻的字一樣,我覺得都是一種智昊對於這段關係的期待與失落)。可是當她想要扮演好妻子這個角色時,卻得到一種熱臉貼冷屁股的感覺,因為這樣的關係轉變對世熙來說是不習慣的,而他,以目前來說,還是認為自己只把智昊當成每個月會繳房租的房客。

那個會錯意的「我們」,至後來那些讓智昊覺得傷自尊又傷心的話語,再再讓後來的智昊在相處上小心翼翼,而儘管知道這是自己的選擇,卻還是不免有一些埋怨。例如最明顯的,就是交通工具這件事情──其實強調「搭公車」,是世熙為了保護智昊的安全;某種程度上他也是想要刻意營造那種不期而遇的「公車接送情」,只是卻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好像在計程車與公車之間,給了智昊一種比不上貓的感覺。
10.jpg  
這個時候就要聊一下福南這個角色了,雖然有點荒謬,但我其實覺得智昊誤以為福南是狗的這個橋段編排還蠻可愛的,也凸顯了其實女主角有點呆萌的這個部分。剛開始我的確以為福南這個角色的出現──特別他又是跟南世熙可以說是截然不同的角色。南世熙相對來說比較成熟穩重但陰鬱,相較之下好像思想也有點「怪」,可是福南青春陽光大男孩,而且更重視「當下」,尤其是一個背著房貸而斤斤計較,一個卻不願意成為房奴而換了一台更象徵自由的摩托車,完全就是個性上的對比,因此坦白說我最開始是以為他就是一個「情敵」的出場,特別是福南的外表更是讓劇中所有女性角色都會為之「倒戈」,更讓我覺得這個「情敵」來勢洶洶。

但是出現了兩集,卻意外發現走向好像不是這樣,目前的處理好像有想要讓他成為恐怖情人的這個導向,其實我覺得真是如此而非誤會的話,又會是一個很強力的回馬槍──因為世熙的工作就是在做交友軟體的APP,或許某種程度上也是在挑戰交友軟體的危險性,以及有一點點警惕作用吧?
14.jpg  
撇開福南目前感覺越來越像恐怖情人走向這一點來說,他的確還是有起到讓南世熙吃醋的效果──最明顯的就是關於福南載智昊回家的這一點吧?又或者是聽到周遭的人對他的稱讚,他對智昊的親切,一切種種都讓他有不是滋味的感覺──儘管他一直不承認自己有生氣,但是很多情緒都是明顯的。我覺得每次假結婚這樣的梗讓人覺得特別鼻酸也特別虐的是,明明就很在意,可是又不能表現出自己在意的樣子,真的會悶到內傷(尤其南世熙本來就相對沉默寡言)。我自己挺喜歡「解魔術方塊」呼應到南世熙把一切想通這個過程,其實也象徵著他把很多事情都記著,儘管沒有明說,但還是很關心智昊的。

而剛開始讓大家覺得很浪漫的買髮圈、幫忙綁馬尾這些舉動,對比到後來一些福南不應該知道的事情──仔細想想,如果整檔戲到目前為止有機會讓福南知道那麼多訊息的,就試婚禮上智昊的裝扮,才會穿著白色、露出肩膀線條、頭髮也側到一邊。只是讓人不解的是假結婚這件事情是怎麼知道的就是了。
13.jpg 
雖然說起來好笑,但是能夠為了避免賠償摩托車而有那麼高超的技能翻閱、導致自己摔傷,那整個近乎是特技的程度啊!不過這或許也更對比了到後來,當妻子有危險時,要表達自己的憤怒時,去把後照鏡踢掉、摩托車弄倒這樣的行為,有多麼極致的對比。而我覺得這部分又是呼應到智昊把貓送去動物醫院時聽到護士們對世熙「真男人」的形容,她起初覺得不可思議的,因為眼前的這個男人幾乎是一個沒有特別情緒的人,思路也跟一般人好像不太一樣,但是她卻在那一霎那、我想腦袋也閃過了「真男人」這三個字吧。

而故事除了智昊之外,其實秀智跟浩朗也各自有自己的戲劇線要發展,而我很喜歡的是在第六集的時候,那個婚禮中多數人都會放的成長背景影片,甚至在介紹智昊時把韓國的歷史帶進去,有一點點像是《寬鬆世代又如何》在述說某一個世代的悲歌那樣的感覺,我自己儘管不是那個世代的人,但卻覺得挺有共鳴的,這樣的呈現也很有意思,也讓整個戲劇顯得更有深度。
9.jpg  
除了浩朗跟元錫兩人「結婚/不結婚」的習題,還有馬相九跟禹秀智兩人在職場上所遇到的事情,其實相較之下比起主線假結婚的荒謬感,其他兩組倒是相對比較寫實了一點。禹秀智是那種事業心很強的女人,但是卻又因為她的外貌條件使得常常在應酬交際上遭到莫須有的不平等待遇與騷擾,這些事情我相信她絕對忍受很多(坦白說也讓我有點震驚所謂的職場文化,明明已經是那麼不舒服了卻還是得忍耐,我自己真的很難想像),但我想就是因為這樣,才讓相對來說會因為這些事情不開心,甚至跳出來保護她的馬相九相對而言顯得可愛吧!也許禹秀智會喜歡的男人,就是有一點點這樣的可愛成分在裡頭,她不想要照顧別人,也不想要犧牲自己的工作,馬相九之於她也許是難得的真心,還有真誠吧。

只是目前來說,或許她還是難免惦記著──如果跟馬代表在一起了,也許就會被這些閒言閒語擊敗,或者是進而失去某些工作。每每看到她看似灑脫的背後有那麼多無奈時,我都格外覺得女性真的在職場上特別辛苦。如果可以,禹秀智難道會忍嗎?但又是什麼讓她不得不忍?這是我覺得故事裡面特別諷刺的地方(也有點對照了智昊──她就是因為無法忍耐,所以只好放棄了職場)。
6.jpg  
關於重男輕女這件事情,《今生是第一次》倒是在很多細節上以非常殘酷又寫實的鋪陳去描寫了,不管在家庭裡、職場中,好像女性都是相對比較弱勢的一方。而浩朗的部分,其實她的願望就很簡單,結婚、生子,雖然我自己有點不太苟同她覺得結婚就不要工作、讓老公養,自己專心顧家、經營與夫家的人際關係這種想法,但是就像《三流之路》裡面的雪熙,我並不覺得夢想是成為母親、成為妻子這件事情有什麼不對,或者這就是不能被說出口的夢想。在那場以為要被求婚,但卻發現元錫會錯意、以為她是要買沙發的那場戲中,後來與秀智的爭吵,也許也就是很多人會抱有的兩極態度──渴望婚姻的,以及試圖安慰卻不經意透露出自己覺得自己有更大野心所以就比較了不起的這種態度。但坦白說,我其實覺得能夠一直這樣默默支持著男友的女孩,很傻、卻也很偉大。

其實秀智也許一直都有這樣的「毛病」,在朋友的婚禮上,本來只是想要把球拋給智昊,但是卻不知不覺好像讓她更被嘲笑──如果不是夠熟的朋友,難免就會覺得「妳是藉由貶低別人才抬高自己身價嗎?」這種感覺。只能說我覺得,人跟人之間的相處其實不能因為熟識就忘記去顧及對方的想法,而很多不知不覺的傷害常常都是在這些不經意中造就的。
12.jpg  
「我們的關係,失衡了」,我很喜歡這句話還有整個構圖、氛圍的營造,意旨的起碼就是──在智昊定義裡,當初兩人是因為「不喜歡對方而結婚」,而如今自己卻對世熙產生了理應不應該產生的喜歡情緒,所以這樣的關係才會不再如簽約時兩人所設想的簡單平衡。也許他們是陰錯陽差,但我覺得某種程度上命運都讓對方改變了自己,然而,就像大家覺得世熙竟然結婚了格外不可思議一樣,世熙喜歡上誰不奇怪、可是要讓他去正視這份感情反而是難的。一旦智昊喜歡上他,大概一切就是「虐」的開始。

不管怎麼說,在第八集最後那「真男人」的英雄救美,還有一直以來救贖般的曙光,我覺得都是溫暖到智昊的。只是其實我蠻好奇後來福南的部分會怎麼繼續發展呢!

圖片來源:愛奇藝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今生是第一次》
♪ 愛奇藝台灣站 │ 每周二、三上午10:00更新
♪ 線上看傳送門 │ 點我線上看

文章標籤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