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54844_720827681439562_1090375106592619191_n.jpg  
『替別人貼標籤這件事情,本身就是危險的。』

公視新創電影一直是我自己還蠻期待、也很相信的品牌,特別是在公視影音網的成立之後,能夠無時無刻在平台上找到公視的作品來看,對我來說是很棒的一件事情,儘管感覺起來只是目前免費、也許以後會收費,但是對我來說公視會是一個我願意去付費收看更多好劇的平台,只可惜以目前來說,我自己在觀看《魚男》的過程常常覺得卡卡的,甚至一度是到中間沒有辦法播映的程度,可能技術面上要有更多的鑽研跟修正吧?目前來說蠻像是試營運的概念。

撇開公視+的部分,來單純聊聊這部《魚男》吧。
d2899423.jpg  
這是一部從剛開始「兇手」就毫無懸念的一部作品,兇手、被害者、犯案手法、犯案地點、兩人關係等等在一篇新聞中都已經說明完畢,而相當關鍵的一點就是──犯罪動機。整部《魚男》其實就是這樣兩條線雙敘進行,一條是鄉憲治的逃亡、甚至是跟著陳紛紛的日記去旅行,另外就是鄉憲治跟著日記去回想兩人相識的過程。就這個部分的回述來說,其實我不覺得是特別新穎的題材跟鋪陳,只是因為北九州的美景,在鄉憲治逃亡的過程,我卻也覺得從中飽覽了許多自己未曾見過的美好風光(雖然,這樣說起來好像有點突兀啦)。

而鄉憲治對紛紛的喜歡,除了因為外貌上的因素之外,還有一部分是因為我想,在最初是紛紛釋出了善意,讓他加LINE的同時,給他第一次有一種「沒有被異樣眼光看待」的感覺。
photo.jpg  
但要說到全劇裡面我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其實是最後的反轉,特別是在從紛紛的這個角度。我剛開始的確一直在想,不管是鈴木老師還是木村先生,為什麼她的喜歡好像一直沒有一個定性、總是周轉在兩人之間?甚至為什麼她與友人怡文之間隱隱都有一種競爭感?甚至因為上課的部分太少了、還一度讓我覺得「她們到底是去學日文還是只是想談一場異國戀愛?」。可到後來,不管是FACEBOOK上面的打卡讓她備受困擾,又或者是最後看到鄉憲治得落荒而逃,她突然從這個過程明白了,她的喜歡也許都是出自於虛榮、與比較心理,她想要的也許一直都只是一個「體面又帥氣、讓人羨慕」的男朋友而已。

說來也諷刺的是,雖然在最初紛紛會讓觀眾覺得她是受害者,可是漸漸地隨著劇情推展,我覺得心態
是越來越複雜的,像我自己,我一方面覺得紛紛很可憐,某種程度上只是被「纏上」,而勉強說起來她的確沒有給鄉憲治太多的希望與可能性,頂多就是把對方當成朋友吧;可是卻又覺得她心裡的那把尺把人分類、貼標籤與評價,其實是非常殘忍的。
b.png  
倘若沒有「世俗的眼光」作為她的選擇標準,我會覺得其實兩人一日遊的行程其實雖然剛開始有點尷尬,可是卻還是很愉快的一天,甚至就像鄉憲治說的──這是第一次有人能夠跟他一起說那麼多話,而且我覺得,兩人其實是聊得來的,或許基於對日本的喜歡、也因為兩人共同都在學習日文的這個部分。甚至也許對其他人沒有辦法啟齒的家庭背景,卻也能夠片段式、簡單地跟紛紛提起,這些都是相對封閉的他,打開心房的象徵。

所以如果,這兩個人都不要那麼自卑──又或者是像紛紛說的,少了一點所謂的虛榮,或許這一對是有可能、也不會走到這樣的悲劇收尾。坦白說我自己還蠻喜歡的是陳紛紛這個角色的省思,儘管誠如上述,我覺得薛士凌的聲音表演讓最後的「對不起」於我而言有點出戲,可是我覺得在那個剎那,他應該才真正感覺到自己做了無可挽回的憾事。
a.png  
可以說,之前的逃亡過程,雖然害怕、雖然透過新聞報導而感受到「自己逃不掉了」的恐懼與不安,可我覺得他始終沒有真正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他只是把紛紛當成自己所愛的那些魚一樣,觸摸、擁有、處理,所有的一切其實又有點帶到戀物癖的這個部分,對人,他亦同對「物」,而這樣的愛是不對的、就像鈴木老師說的,是沒有顧及到對方感受的愛。然而,是直到最後紛紛的自白與道歉,才是渾渾噩噩的他終於有清醒、失去所愛的痛,並且產生無盡的懊悔。

《魚男》的故事或許帶有一點警世的味道存在吧?或許我們可能是鄉憲治,在壓抑中找不到一個抒發管道、同時也不知道該怎麼去愛;但其實生活中有更多的可能是在不知不覺中我們變成了陳紛紛,進而對他人產生傷害。

圖片來源:網路、公視影音網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