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每個人,都為了「被需要」而努力著。』

常常覺得看這種故事背景發生在家庭、社區的作品,很有趣的一點是可以看見不同國家的一些生活步調與情形,甚至一些與台灣文化不同的地方,儘管有些只是小小的細節,卻讓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像《太太請小心輕放》從故事中可以發現伊佐山菜美是居住在相對而言比較富裕一點的社區,這就又可以從中看到不同文化,像是他們會很強調以「社區」為主的觀念,只要住進這個社區,所有人就共同想要努力維持這一個住宅區的寧靜跟某種聲譽(所以才有第六集的「她要為了守護社區而站出來);另外還有就是夫妻之間的關係。
6.jpg  
先按照順序來分享吧!第四集主要是一起孩童的綁架案,但其實從最開始就會發現,菜美對於家教那名女子的就有些在意,過往做為特務的一些直覺跟敏銳觀察,被放進平凡社區之中,其實也是很有趣的切入點,因為不管是危險任務也好、平凡夫妻也罷,其實都是「人」,所以都會有一些藏不住的、外顯的狀態,只是差異在要怎麼去處理跟面對而已。像是悠斗父親不報警的行為、家教的怡然自得、綁架犯知道家教老師的存在卻沒注意到菜美等人這些小細節,都讓她得以推敲出這起綁架案件應該與家教、以及丈夫撇不了關係,而最有可能的就是兩人有婚外情,「綁架」所要求的贖金,某種程度上就是分手糾紛造成的。

甚至從丈夫、妻子與情人視線中去發現出三人關係,坦白說這也是伊佐山菜美很厲害的地方。
5.jpg  
不過也是從家教的神情有變,才讓她這回也被迫出手──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這起綁案案會以家屬繳納贖金就此落幕,就像剛開始歹徒甚至還會煎鬆餅給悠斗吃的狀態一樣,他們的目的只是為錢、家教也只是為了爭一口氣(流產的打擊這件事情在後來動機曝光之後,其實有讓我小小震撼一下),但是悠斗卻意外的看到了歹徒的臉,這讓一切更充滿了變數──大家都知道,如果綁匪讓人質看到自己的臉,為以防身分曝光,相對來說人質脫困的可能性就會變低。所以這個「變數」一存在之後,就讓悠斗的處境有所改變。

第四集蠻重要的一點是,菜美需要幫忙時,找上一個應該是以前夥伴的友人,一句淡淡的「我就知道你沒有死」,或許也象徵著後續菜美的身分終將會曝光、甚至因此陷入危機。
7.jpg  
第五集則是很反前幾集常態的,將重心擺回到菜美、優里還有京子三人的婚姻關係上,從前面就有不少鋪陳──其實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京子因為與婆婆同住、加上始終未能懷孕這件事情讓她充滿壓力;優里則是想要在孩子大一點之後重返職場,可是遭到丈夫的反對。而在伊佐山家發生的倒是很日常、很寫實的片段,平日在外上班、奔波的丈夫,一旦假日就不想要出門,於是約好要出門購物的行程就一直被延宕、又或者是像上圖這幕一樣,回家後襪子亂丟這類「講不聽」的壞習慣,讓妻子覺得厭煩。

其實只要隨手把襪子放到髒衣服的籃子即可這麼簡單的事情有這麼難嗎?其實這大概是很多主婦無法理解的丈夫腦袋吧,坦白說看到這一段、甚至是兩人的小爭執時其實覺得挺可愛的。
8.jpg  
種種契機,讓三人決定「離家出走」。倒不見得是真的要去哪裡,只是覺得一直待在家裡太窒息了、想要出去走走而已,甚至我覺得有一點點想要透過放生丈夫這樣的行動來表達自己的不滿,讓丈夫得以反省;但是撇開這些不談,其實我覺得就算是家庭主婦,也應該適時地有自己的空間跟時間,因為很多壓力其實非常無形,透過釋放才不會讓她們越來越壓抑。

只是,這三位的丈夫對於妻子離家出走一事,卻明顯有不一樣的態度(相較之下,真的是伊佐山先生最溫柔啊,讓人羨慕的丈夫);而也是在這集中,大原先生也說出了自己的佔有慾、忌妒心,甚至是讓優里大學一畢業就必須走入家庭的「狡猾詭計」,讓人覺得格外心疼優里。
9.jpg  
環繞著這一集的關鍵是「人生僅此一遭」,特別是當優里提出要離家出走的提議時,誰也沒想到其實是因為她有乳腺癌的可能、而隔天檢查報告就要出來了,內心充滿著不安,有的時候不見得要陪著訴苦還是什麼的,只要是這樣陪伴在彼此身邊,甚至是帶領自己短暫跳脫那種煩憂,就有很大的幫助。這一集其實有被這三人的友情給感動呢!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菜美的旁白卻提到這是「她們友情的巔峰」,讓人擔心不知道後面會發生什麼事情動搖三人。

只是意外的是,到頭來大原優里想要進入職場的願望還是沒能夠得到丈夫的允許,對我來說這一點其實是很生氣的!畢竟,儘管結婚了,可以理解討論是一種尊重,但是如此霸道的作為跟想法,特別理由又是源自於妒忌,這件事情幾乎是我所不能接受的。
2.jpg  
花了一集的時間把故事拉回到三位角色身上──說真的,為什麼會放在第五集這點也是我覺得蠻想不透的編排,整體來說讓我在看的當下覺得有一點點突然啦!不過一向對周遭觀察力很敏銳的菜美,儘管發現了優里的異樣,卻沒能猜出什麼,也許也象徵著「反而周遭親近的人是越猜不透的?」。第六集故事發展到了「殺人事件」,仔細想想從第一集的家暴開始至今,到後來出現綁架、殺人,可以說事件越滾越大了啊,越危險的事件也就象徵著菜美的身分可能有更多曝光的機會。

可第六集其實是一個充滿漏洞的殺人事件,不僅刻意約她七點到府拜訪、又或者是想要偽裝成強盜殺人家裡卻沒有被翻遍的痕跡、甚至關鍵的證物還不丟掉等等,若以刑偵劇來說可以說是非常不縝密的殺人規劃,大概也合理化了菜美的推裡何以如此順利吧?(不然每件事情都可以透過觀察就推敲正確可能太過容易了)。
3.jpg  
就像菜美最後說的──她們犯下最大的錯誤,大概就是找上她去當那個「第一發現人」吧,只是很有趣的是,對於看到屍體、犯罪現場這種事情,一般民眾在恐懼之外還會產生一點點的羨慕、好奇之情,透過本田翼所飾演的京子這個角色,總是能夠相對更直白的說出自己的心聲,這種直接的人其實有時候很可愛、也很好相處。總而言之,比起犯人是誰、如何犯案,第六集的重點擺在菜美沒有辦法想通的「犯罪動機」,也因此,最後反而比較悵然的,是當她們說出自己為什麼選擇行兇的時候的那一整段。

常常覺得金城一紀作品裡面有一個很特別的、就是他定義的正義與世界觀,像這一集裡面,有點代替眾多受害女性復仇的這種動機,讓女主角菜美最後選擇「不主動報警」,讓犯人自己去選擇是否自首,或是黯然離開。到頭來真正解脫的、釋放的,也許從來不是自以為是的正義,而是他們自己的內心。
4.jpg  
菜美說,她沒有資格去審判什麼、或者是替她們決定什麼,因為與其他主婦一樣,只是一介女流,對於那些受了傷的女人們,內心是有更多憐憫存在的吧?這又不得不提每集的片頭都會提到的菜美過往,儘管到了第六集還是沒有說出她當特工的契機,卻也可以發現一直以來,身為孤兒的她最渴望的就是那種「被需要」的感覺,與歸屬感。其實光是那麼簡單的三個字──被需要,我覺得就可以說扣緊了《太太請小心輕放》至今以來的六集,很多時候比起實際報酬、或者是所謂成就感,人會去努力的原因會是因為那種被他人所需要、可以因為自己的棉薄之力去幫助到他人的這種感覺,我相信是很多人堅持下去的動力。

主婦亦然,我不否認這社會對於家庭主婦會有很多的偏見與誤會,像是《逃避雖可恥但有用》也就點出了所謂「家庭主婦勞動」這件事情,而在這裡談的是一種心態。不把家庭主婦所做的家務當成理所當然,去尊重她所想、感受她的辛苦,其實很多時候她們並不是想要什麼實質報酬或回饋,只要一句「辛苦了」、「果然沒有你不行」這種被需要感,也許就是婚姻中不可或缺的一種甜蜜吧。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