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A7xBTY4bv9kSll5CQoe.jpg  
與怪物戰鬥的人,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怪物。當你遠遠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你。──尼采。

這句話在《魔幻對決》也曾提及,看這齣SP時我第一個就是想到這句話。
2014年的《BORDER》是我自己非常喜歡的一部日劇作品,大概也是從那時候開始特別會關注金城一紀這位編劇。而在2017年分別推出了兩部SP,找到時間後我先看的是這部以石川警官、也就是小栗旬所主演的這部《贖罪》,一部分除了因為對演員的私心愛好之外,也是因為對於《BORDER》那具震撼性又戛然而止的開放式收尾感到好奇,到底要怎麼「贖罪」?又或者說該怎麼繼續把這個故事寫下去?


而的確,這是很完整的從當時那起事件繼續。我起初坦白說有點害怕會不會莫名其妙讓石川警官把安藤推下去這件事情就虛無化了?但並沒有,這部作品主要討論的就是在那個震撼性的越界之後,石川警官的心境轉變。
23226939_1980732858646066_376308207_n.jpg  
所以我完全理解為什麼小栗旬會覺得接這個角色很有負擔、又很難詮釋,因為從最開始的他,就是正義又耿直過了頭,到頭來因此讓自己墜入地獄的角色,在那條絕對不能跨過去的線,石川警官最後在強烈的痛苦中,把自己也同時推進去另外一個自己不應該跨越的地方,尼采說,與怪物戰鬥的人,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怪物。當你遠遠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你。而石川是在那個瞬間成為怪物了。

儘管安藤是死亡的狀態,但我覺得他竊竊自喜的是把石川逼到絕境的這個狀態,在沒有其他證人的情況之下,石川會不會把真相說出來?殺死一個罪大惡極的人到底是正義還是罪惡?這部SP以極其沉重又陰暗的氛圍去討論這個議題。坦白說,我自己在觀看時也經歷無盡掙扎跟多次的捫心自問,而就像最初石川的反應一樣,我始終是沒有辦法給出一個答案的。
23201837_1980732861979399_482960507_n.jpg  
而就在此時,意外地讓石川又遇到一個女性死者,並且因為她的請求去將殺害她的兇手逮捕歸案,這件事情或許讓石川短暫性的有喘息的機會。不得不說,雖然相對來說更像是支線的經營,可是這一條線也是絲毫不馬虎的,石川在與兇手鬥智的過程也是非常精彩可期的部分,甚至──可能也因為安藤的如影隨形,會發現小栗旬在詮釋上並沒有「分段」的感覺,並不因為他現在正在處理另一起事件,就忘記了自己正在背負的罪惡與必須躲避警方的嫌疑與追緝。

這麼說吧,我感覺到他一直都是背負著這份罪孽的。只是這起案件的發生與結束,某種程度上我覺得給了他一個更堅定的信念,並且促成了他最後的決定。
23193018_1980732848646067_47072648_n.jpg  
我非常喜歡這個構圖,還有整個呈現出來的氣氛,在國村準所飾演的調查者與被視為嫌疑犯的石川,幾乎讓安藤呈現置中狀態的這個片刻,讓小栗旬以低沉又相對謹慎的口吻,緩緩說出了那個經過捏造的「真相」,而面對這一切,安藤始終是面無表情的,而國村準的表情甚至於最後的對白中也凸顯了,他其實並不相信石川。坦白說,在最後的最後經營一個「突然冒出來的目擊證人」這件事情,特別又是在石川出去之後出現的,難免會被懷疑,但也正是如此,才讓最後的釋放顯得少了一點自由與重生的感覺。

石川的選擇,某種程度上其實也就是反映了編劇金城一紀的價值觀吧,而我在相對灰暗的色調裡卻感受到,這不過是在兩個都不完全正確的答案中,選擇一個石川想要走下去的決定而已。
23193036_1980732881979397_18006945_n.jpg  
帶著這份罪惡活下去吧,正因為自己已經接觸過黑暗、正因為自己有著這樣特殊的能力、正因為自己已經是怪物了,所以無所畏懼,儘管在最後好像有一點扭曲,也誠如其他同事所感覺到的,石川好像變得不太一樣了。這樣的正義還是正義嗎?我覺得他是在帶有負罪感與稍微有一點制裁的心理,做出這個可以拯救更多死者靈魂的決定,而同時最沉重的是,他並沒有忘記自己也是一個加害者,也讓一個生命就這樣從自己手上消失。

而自己所剩無幾的生命裡,他或許把自己越往地獄推,在沒有極限又沒有什麼好失去的情形之下,盡可能地運用自己能力去讓更多死者沉冤得雪。而在最後告訴安藤的這段話裡,我甚至覺得這種贖罪方式,比法律來得更為沉重。
23201853_1980732871979398_623864798_n.jpg  
被釋放的他,面對陽光卻有一點無奈跟畏懼,因為並不是重獲自由的喜悅,而是帶著一顆扭曲的心進行名為正義的贖罪。從來就不是二分法、黑與白,而游走在兩者之間的石川警官,在做出選擇的同時就不再跟其他人為伍了,他是孤單的戰士,而不存在質疑的是,他心裏的那把尺儘管已經變色,但卻還是一把準確的尺,沒有失衡。

如果活在陽光底下,沒有辦法伸張正義,如果堂堂正正的按照規矩走沒有辦法讓那些真相被揭露、讓死者得以安息,如果這個世界必然要有人成為怪物才能與那些怪物對抗,那麼,石川決定就成為那個人,那個必須在黑暗中與黑暗對抗的人,贖罪的過程,甚至,還得與自己的心理對抗。
他還一樣嗎?他不一樣了,一個為了正義變成怪物也在所不惜的人,或許信念還相同吧?但卻又多了一份更沉的責任,而這甚至比最初他得到這個能與死者對話的能力還更為讓他窒息。

如果是你,會怎麼選擇呢?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