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30814_1999347870117898_2066235498_o.jpg  
『是妳帶我認識了真實的世界。』

或許是因為《三流之路》儘管相對小品但是有一定程度的口碑,導致在《卞赫的愛情》行銷上還蠻主打這種「魯蛇奮鬥」的路線,但是其實在剛開始我看到故事大綱時第一個聯想到的不是《三流之路》,而是台劇《小資女孩向前衝》,類似為了培養接班人而讓兒子從基層做起的這種行為。不過相比之下,卞赫這個角色可說更加紈褲子弟一些,也可以發現剛開始他對於人生其實沒什麼目標跟想法,感覺涉世未深、有種單純到過度天真的傻氣,甚至在周遭人眼裡就是「很愛闖禍的富三代」,然後漸漸的因為白準、因為環境而在觀念上開始有所轉變。
23667181_1999347843451234_2120657168_n.jpg  
如果硬要講,其實我覺得「位置變化後才發現不同」這件事情,會是改變他的一大關鍵。我會覺得這部作品最大的亮點在於位置的轉變、甚至到打破階級的這個觀念,誠如英文劇名一樣強調「REVOLUTION」,以及韓語中卞赫所代表的意思。前十集主要就是透過清潔工與承包廠商的問題,甚至於卞赫發現白準的父親與強秀食品的關聯,進而讓卞赫有「不可以再這樣沉默下去」的想法。第十集的最後整個想要營造出來的士氣高昂還有決心,讓我覺得一切即將開始不同。

而我想要提一下這個部分,就像劇中提到的「被差別待遇的人才會感受到這微妙的疏離感」,這也是卞赫意外感覺到自己過往忽略的地方。
23718454_1999347803451238_1398890696_n.jpg  
誠如劇中提及到的清潔公司要發外包、或者是不能夠用餐券進公司食堂吃飯這樣看起來很小的事情,但其實就是隱隱存在歧視在裡面,也可以發現光是外包制度這件事情也許就是某種程度上想要「省錢」的方式,從工地、到清潔公司,這些都看得出來很多人的生活都沒有保障,而在這樣的前提之下,說真的他們會去思考過什麼權益與義務嗎?說真的,為了生存都深受其擾了,哪有時間想那麼多呢?低頭、求全,相對來說就是最方便的方式;而故事裡不斷代稱的「上頭」,也就這麼習以為常的被「慣」下去。

說真的很惡性循環,我也不諱言表示《卞赫的愛情》在這個部分的確是很戲劇化也很超現實,可是我卻覺得很有趣的反而是我自己在觀看時的情緒。
23666595_1999347890117896_735950254_n.jpg  
我會在想──如果是以前的自己,看到這樣的劇情是不是會有一點覺得熱血沸騰、甚至是期待世界真能夠有所轉變?但我漸漸的在看這類型感覺相對勵志的故事中,很悲觀的覺得「這些都太理想主義了」這樣的想法,說來也是很諷刺的。像是剛開始白準跟卞赫的相遇一樣,我甚至不知不覺中能夠理解所謂的「仇富」心理,其背後的緣由。說真的,卞赫聽到不生氣嗎?我覺得他根本在還沒有意識到自己擁有什麼的同時,就已經享受這一切了。

大概是因為剛開始卞赫太過渾渾噩噩又有一種搞不清楚狀況的感覺,才讓後來他常常在一句話之間就點到了關鍵。
23635416_1999347786784573_814353818_n.jpg  
例如他跟哥哥所說的──「我們這種人怎麼了?」,說穿了也不過是因為祖父所打下的奠基讓自己得以享受比較好的資源與生活,說穿了也不過就是生意人罷了,但是因為享受得多、擁有的多,竟然就把自己視為權貴而不可一世,說真的也是蠻自大的,卞赫在這部分的確是理想主義過頭的人,透過在大企業底下、甚至是根本沒有保障的日薪勞工生活這樣的社會經驗中,他其實真的感受到基層人員的重要性與辛苦,而這是我覺得做為一個企業管理者很重要的一部分。

因為不管你有多厲害的企畫構想、多厲害的新產品創意,如果沒有基層人員一起幫忙完成,一切就只是紙上談兵。這件事情放在影劇產業上也是很適用的。
23635294_1999347853451233_32918840_n.jpg  
我覺得所謂帶人要帶心,是這個樣子的。所有表面上的忠心耿耿也許都是假象,或者說,因為累積了很多不滿,所以都只是「服從」,而不是真心想要為了公司做點什麼。拿故事裡的帝勳來說我覺得就特別明顯,他在故事裡是一個極其壓抑又沒有尊嚴可言的角色,因為父親是卞家的司機,所以他就一輩子注定像是卞家的僕人一樣,像剛開場,他就不斷為卞赫在收拾爛尾──其實剛開始他說過類似「有一天我要拿到我應該享有的一切」時,我想過這會不會是一個後來腹黑化、來個絕地大反攻?但我覺得其實應該不會,因為光是「闖禍」這件事情的本質,我覺得一直在卞赫身旁的他,看得出來並不一樣。

反倒我覺得──在身旁一直真正看著他轉變的,不是父親、母親,而是這個從小到大一起長大的朋友。
23667029_1999347823451236_1018887607_n.jpg  
每次聽到卞赫用多國語言喊著帝勳「我的朋友」時,我想帝勳都忍不住想著──這到底是幸還是不幸?他真的把自己活的好累、好壓抑,所以很多事情他甚至也都沒有辦法明說,也可以說,在那個必須把自己真實情緒藏的很深很深才可以生存下去的環境裡,他慢慢地就連感情要怎麼表達都不會了。我剛開始覺得白準曾經跟他告白的那一個段落來得有點突然、讓我覺得不明所以,但後來我覺得,也許是在暗示他強迫自己變成某種沒有感情的機器,然後過於壓抑的情況底下,就不會表達情感了。

對卞赫我想也是如此,一直以來他對卞赫的情緒都很複雜,因為在他心裏,這個一直需要自己替他收爛攤子的富三代少爺,就是他父親頂罪的對象(我覺得他並不知道小赫幫哥哥頂罪這一層)。
23666778_1999347810117904_390390847_n.jpg
所以他對卞赫心態是很複雜的,一方面大概也感覺得到他真的想要改變什麼的心,當然也知道卞赫是真心把他當朋友,可是他卻怎樣也沒辦法真正對卞赫敞開心房,特別是他發現即便受到這樣不平等待遇的父親還是對卞強秀任勞任怨,還一天到晚疏忽兒子、要兒子跟他一樣賣命與服從,這些都是他打從心底不服的。卞宇成說,這世界真不公平──但實際上在權帝勳心裏,這句話已經埋了好久好久,久到他已經視這些不公平為理所當然的遊戲規則了。

那麼他僅能夠握有的是什麼?我覺得比起卞赫慢慢摸索到一個明確自己想要踏上的路,相對來說目前他是還在迷路狀態的。
23666738_1999347773451241_1576545005_n.jpg  
另外要聊得當然是一直以來在卞赫身旁,某種程度來說成為卞赫動力的關鍵──也就是白準,她豐富的社會經歷的確帶領卞赫看到了不一樣的世界,也常常因為她相對來說比較靈活的想法,常常不知不覺中推了本來也比較鬼靈精怪的卞赫一把,但是要說她「煽動」什麼,我倒是覺得有點太過誇大了,畢竟所有事情最終決定,都是在卞赫身上,甚至這每一次的「胡鬧」,都是有所理由的。

那些勞工權益鬥爭,或許讓卞赫發起才更有意義,我覺得白準是這麼想的。就像她說的,自己要爬到那個能夠改變的位置多不容易,然後當她花了那麼多年之後,她還能夠保持初心嗎?所以要說「利用」嘛,也許是她希望藉由卞赫的身分,試著改變一點什麼。
23718272_1999347776784574_1099238163_n.jpg  
雖然這樣說起來有點取巧,但我卻覺得在很多人眼裡像白準這樣到處打臨工這樣很無法理解的行為,都是源自於父親的就職經驗帶給她的心結,而她也明白的是,如果沒有把這個心中的結打開,自己是無法真正往前走的──而這樣說來,卞赫所謂的「命中注定的愛情」,也許就是這個冥冥之中的關聯。強秀集團跟白準之間的關係,也許在更久之前就已經有所連結了。

我很喜歡一個小小的段落是,小白準發現父親有自殺念頭、在當務之急用「我餓了」這樣的方式來喚醒父親的求生意志,交叉剪接白準那個在混亂與低潮中,遇到卞赫的瞬間,卞赫說的同樣也是「我餓了」。
23666601_1999347883451230_1610356613_n.jpg  
在過往面對愛情他的確是傻子,因為太過不把錢當一回事了,所以就把很多虛情假意當成是真愛,但是也許也是這樣他其實不太明白什麼是愛吧?不是拼命的送禮就可以鞏固一段愛情,雖然剛開始的「一見鍾情」處理的有點喜感,特別是呼應到詩的部分,更增加整個過程的浮誇氛圍,但我覺得在那個決定相信白準的當下,也許他就是比誰都更了解白準是怎樣的女孩子,又或者可以說,愛到就算她是有意接近自己也無所謂了。

題外話,我覺得故事中還點到一個很有趣的部分是──怎樣的履歷才算是漂亮的呢?當小赫說他讀過很多詩時,就被嗤之以鼻,那到底每個人為了「漂亮的履歷」而花錢、而努力充實的過程,有沒有包含一點想要讓自己成長的念頭?
23635332_1999347830117902_1998386492_n.jpg  
工作是為了賺錢,這點無庸置疑(所以我也不覺得有必要為了賺錢搞到賣命過頭的程度),但是取得一份好工作這件事情其實是很兩難的。像是《The Package》裡面大家對馬陸的反應一樣,之前就看過相關網路文章寫到,其實在南韓對於「進知名企業」這件事情有很大的執著跟偏見,這件事情應該也反映到《卞赫的愛情》,像最初白準提到的,為了進大公司,很多人都會去製作一個「漂亮的履歷」,而這其實是又花錢又浪費時間的,更別提有很多時候,在大企業底下有太多無奈與必須「共體時艱」。

好像每個人都必須把自己的價值量化的感覺,而且還是可能隨時失去工作、沒有保障的量化法。而之所以她會希望透過卞赫有一點點改變的想法,我覺得倒是跟她父親很像的,因為想要改善陋習而被開除,進而被冠上受賄的罪名,多諷刺。
23635533_1999347846784567_2040819369_n.jpg  
說真的,像是卞強秀對卞赫的方式也是讓我覺得很有爭議性的,不管是那樣家暴式的打法還有詆毀,甚至是太過極端的懲罰方式,我都覺得這個「王」似乎真的太過強勢,到一個有點太OVER的地步(雖然我不否認有些時候這個爸爸也有相對喜感的一面),整體來說,我覺得個性上讓卞赫跟他是有點相像的──該正經、該嚴肅的時候能夠有力量,但是其實骨子裡有比較調皮的大男孩一面。只是可能因為環境的不同,讓卞強秀成為一個相對專制的霸權。

而這部分──其實是讓卞宇成遺傳到的。坦白說哥哥對卞赫的防範到一個我覺得挺誇張的程度,畢竟他的警戒是從頭到尾都如此,並非卞赫改變才開始的,只是為什麼好像大家都相對比較疼卞赫呢?總覺得像他不是這個家庭的孩子似的。
23666416_1999347800117905_1352705014_n.jpg  
所以其實,卞赫像是慢慢在組織一個團隊似的,而起初他以為自己抗衡的是某種體制,而漸漸的他發現他要對抗的就是自己的父親與哥哥,且很明顯的,哥哥對自己不懷好意,甚至到了「要除掉他」的地步,我覺得被自己哥哥這樣「衝康」、甚至還是自己替他頂過罪的哥哥,我相信他的內心衝擊是很大的。但坦白說,目前看來哥哥會用的手段,真的最多都是在「告狀」啊,感覺起來真的相對弱了一些。

而實習生那個部分,其實讓我想到一部2011年的韓劇《榮光的在仁》,其實我本來一度覺得會是這樣過關斬將的過程呢!不過我想,這部作品更強調「改變」吧。
23635193_1999347793451239_1993194336_n.jpg  
其實感情線相對來說反而不是我自己那麼關注的焦點,可能每次給我驚喜的都是卞赫的一些突發奇想與IDEA,這部分倒是我自己覺得此劇的亮點。而相比於明確的卞赫、白準線,反而河燕姬跟警察、還有對帝勳的感情是我覺得目前比較霧裡看花的部分,剛開始一度以為空姐是客串,沒想到其實應該是蠻有看頭的副線呢!

目前我覺得,這部作品雖然相對中規中矩,但算是在忙碌日程中讓人看來覺得相對紓壓又可愛的作品,像是崔始源飾演的卞赫也是第一次讓我注意到原來他的臉部表情能夠有那麼多變化啊!如果說前十集是關鍵在「為什麼讓他決定改變」,那我想剩下的集數就是讓卞赫認知自己改變的使命、並且進行改變的過程吧。
卞赫到底會做出什麼讓人驚豔的事情呢?


還沒入坑的觀眾,不妨先從八分鐘片花來決定是否要入坑吧!

圖片來源:愛奇藝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卞赫的愛情》
♪ 愛奇藝台灣站 │ 每周日、一10:00更新,周二、三22:00免費看!
♪ 線上看傳送門 │ 點我線上看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