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jpg  
『我們都既是男人,也是女人。』

會注意到這部作品,相信大家都猜測得到是因為東野圭吾,而實際上東野圭吾雖然沒有很純粹典型的愛情小說,但是卻還是有很多以愛為主題的一些作品,像是《平行時空的愛情故事》,甚至是相當有名的《嫌疑犯X的獻身》,因而坦白說在起初完全沒有查過相關資料就開始看的情況之下,發現整部《單戀》討論的是更沉重意涵的東西──攸關於性別認同這件事情時,我是覺得有一點點驚訝的。不過在這樣的時代之下選擇這部作品翻拍,我覺得是很有意義的一件事情,撇開中間有一點點相對比較悶的部分,加上我覺得相對來說推理線是好猜的,因此更有餘力去關注故事想要說的重點。
66.jpg  
在一年一度的聚會上,男人們再度聊起了當年在社團的往事,但卻也是在這天,久未聯繫的美月出現在西脇哲朗跟跟須貝面前,而且一開口就是震撼彈,不管是她殺了人的事情,或者是她說自己是個男人一事(說真的,難免讓他們有一種不知道哪件事情更驚訝的感覺)。當然、理所當然的身為西脇之妻的理沙子也知道這件事情。坦白說在操場,然後美月登場的那場戲,我覺得那就有一種危險欲來的感覺,整體的氣氛營造非常成功!我自己有感受到那種不知道是誰到訪而有所戒備,然後看到是美月時的整個心情轉折。


第一集除了事件的爆發之外,像是須貝害怕的想要從身為記者的早田身上打探一點什麼,導致早田成為一個相當積極的調查者、又或者是在最後身為攝影師的理沙子為美月拍照那整段,搭配其配樂,我覺得是狠精彩的開場!危機感、有一種不知道要面對的是怎樣的未來那種茫然無知,但又交雜著一種痛苦與糾結之心,幾乎可以說在第一集的定調就讓全集到位。
33.jpg  
理沙子跟哲朗之間的婚姻本就出現了一些問題,可坦白說在故事裏我覺得處理的很模稜兩可,應該說有點太過理所當然了──可是我卻又覺得,如果以《單戀》為題,理沙子、哲朗與美月的關係是有需要被釐清的。當年的美月作為被拘束的女性,對於哲朗這種她想要成為的男人產生憧憬而發生關係,但同時在他受傷之時,因為看見理沙子的焦急而明顯知道自己在理沙子的世界是沒有機會的,而這兩個人之間那一份幽微的情感與祕密,其實我覺得沒有足夠的篇幅可以讓他們發揮。

導致情感面相對來說薄弱,而在追查關聯這部分我又覺得有一點點太過鬆散──我倒不是說覺得線索太容易取得,反而相反,透過早田跟西脇兩人雙線調查,分別得到的線索,不管是金童集團的事情、死者母親與妻子的關係、香里跟美月的關係等,都是還蠻精彩的編排。而是有些太危言聳聽之感了,不能再調查下去了、或者是那些恐嚇與警告,都讓人事後回想有一些太過戲劇化。
55.jpg  
而像是美月三更半夜突然跑出去這種事情,光是哲朗在同一條路上的畫面在劇中就出現三次(當然,第三次是沒找到的),讓我稍微有一點疲乏感。但是我自己蠻喜歡中谷美紀的表演,不光是整個行為舉止還有儀態,而是她那場意外發現自己MC來了的戲碼,因為停止注射男性賀爾蒙而導致經期來了,而且是在理沙子家發生這樣的狀況,於她來說是最痛苦的──因為,唯獨在理沙子面前,她希望自己是堂堂正正的男人,因為唯有這樣才有機會跟理沙子更進一步。

當然還有那起命案中的關鍵,作為男性的她,卻因為不夠有力量、差點被侵犯的陰影,甚至造就真兇的出手相助,這件事情是我覺得她之所以會找上西脇哲朗、理沙子等人的主要原因。她太迷惘又太渺小了,覺得自己是男性的她,為什麼被困在這副女性的軀體裏?
1.jpg  
另外讓我印象非常深刻的表演,當然就是在她跑去偷偷探望自己的兒子之後,獨自在天橋上崩潰的這一段,這也許可以說是她在整齣戲裏面,唯一一次以「女性」的角度釋放自己的脆弱。我很喜歡這場戲的構圖跟場面調度,從一開始的人來人往,到後來她停在中間哭泣,慢慢的人潮散去到只剩下她,讓我感受到痛苦、後悔、虧欠之外,還有一種世人不了解自己的孤寂感。而這、我覺得正是渺小的這群人常常存在的心情,被視為異類、沒有辦法自由自在的做自己,甚至可能遭受到歧視與被視為異類。

故事中還有一個學生選手末永睦美,因為性分化疾病而讓她體內存有的是XY染色體,因而她儘管在體育上創下紀錄,卻無法參賽,因為她到底該被視為男性、還是女性呢?這樣有爭議的前提之下自然是會有問題的。而故事中透過三種人的輝映,我覺得都透露出一種主流思想霸權的悲哀與無可奈何。
22.jpg  
就算是背信忘義的離家而活,也想要按照自己想要的姿態活著,但卻發現這群人還是活的偷偷摸摸、膽戰心驚,「交換戶口」這件事情成為他們的一線生機,但從故事中一件簡單要去醫院掛急診這件事情,就還得相約出來交換資料來看,其實也像是一種表象,交換了的兩人還是常常提心吊膽。我剛開始在想(因為畢竟一直被處理到真的太有危機感了),交換戶口這件事情是不是一種「商機」?所以害怕西脇等人涉入案件太深,會遭致殺身之禍;但是越到後來就會發現,或許這件事情中島根本也不是真的圖利於此,畢竟從婚姻跟住宅上來看應該是衣食無虞的,那麼他為什麼鋌而走險的要做這件事情呢?

這一點就又呼應到美月的孩子,我覺得他們即使再痛苦,對於自己的骨肉還是有很強烈的虧欠與懊悔,而對子女來說,得知真相的心情也是相當複雜的,好似自己就成為了父親/母親的累贅、汙點,甚至是不美好回憶的一部分。我覺得他是因為明白這種痛苦,才希望透過交換戶口這個在目前情況底下似乎唯一能夠實施的方式,可以減少一些這種悲劇。
44.jpg  
這部作品會給觀眾很大的衝擊,絕對是在於「男人與女人是用什麼辨別的呢?」這個核心概念,雖然只是調查中的一環,但我很喜歡老闆跟西脇的這段對話,特別是提到莫比烏斯帶這個概念──其實沒有誰是完全的男人或女人,某種程度來說都是比例的組合與呈現吧,這段討論感覺很有玄機,也很有哲理,很喜歡這段營造出來的氛圍、以及帶給我的重新思考。

而畢竟我覺得,相較於推理線,大概這才會是《單戀》的重點。而甚至到大結局時,就算為了要守護美月、守護所有人的祕密而做出那樣選擇的中島,讓「交換戶口」這件事情成為了美月的寄託與重生,說起來結局也是充滿遺憾跟悵然的。因為到後來也會發現,中島對美月的感情,也是「單戀」。
你愛他,愛的是完整的他,每個樣子的他。
8.jpg  
西脇與野心勃勃的早田記者,兩個人感覺從大學時代也許就有一點點競爭的意味,在這起事件上也是既競爭又合作的關係,而呼應到那最後一場球賽,西脇之所以不把球往左邊傳,剛開始難免就會讓人覺得是與早田有心結或者是比較心理,可後來才發現了西脇的難言之隱──只是最感動的莫過於,大家都是知道,但卻又不說破,又或者說每年都提起這件事情的眾人,還有理沙子,都在期待他能夠把這件事情親口說出來。如果他不說,我們就當作不知道,這是種溫柔,但對理沙子來說,「能夠聽他親口告訴我」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情,或許這也是後來兩人婚姻觸礁的關鍵之一。

整體來說,我在一天內看完之後的心情還蠻惆悵的,我真的不能說我能夠理解如美月、香里等人的心理掙扎與糾結,甚至在《丹麥女孩》中我們也看見了壓抑與痛苦,那種被現實與道德、倫理等規範所束縛住的靈魂,好似終其一生無法自由的詛咒,我只能說我完全無法想像那樣的痛苦程度、那是我無法有共鳴的痛(但,那還是痛)。我卻明白,我們所能給的,就是更多的尊重與空間而已。
他們根本沒做錯什麼,儘管從一出生就讓他們的靈魂被裝進錯的身體。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