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jpg  
『真相,需要鍥而不捨的追逐。』

曾經讓我選為2016年日劇私心推薦之一的《99.9不可能的翻案》出第二季了!相較於很多續集作品,常常到第二季好像會有一種主軸偏離的感覺,以這點來說,這部作品其實沒有這樣的問題──可是我覺得,反而因此讓我有一種好像新鮮感已過的感覺耶?特別是深山律師跟佐田律師之間的一搭一唱,快速短鏡頭的剪接與冷笑話,那些曾經覺得很加分、很特別的部分,好似到第二季來對我來說有一點失去趣味性,甚至產生一點點反感。

不過也因為這樣,其實我反而花蠻多重心擺在案件本身上的。
5.jpg  
木村文乃擔任第二季的女性律師角色,不過在第一季的觀後感我就提過,由於松本潤跟香川照之的個人魅力很強烈,一搭一唱也很有默契,常常會有一種讓榮倉奈奈淪為陪襯的感覺,這也導致以我來說,儘管榮倉奈奈沒有回歸戲劇演出,好像也沒有太過強烈的不捨或者是會不自覺把兩人拿來比較的情緒。但或許也是為了改善第一季的缺失,第二季的尾崎舞子有一個很特別的身分就是──前法官,自然在司法體系的不同位置,會導致她有不太一樣的想法跟觀念。

例如從第一集的登場──主張認罪減刑,對比於深山律師決心孤注一擲的找出真相,進而發現她認定不可能被推翻的事實,其實都或許隱藏著被忽略的真相。
4.jpg  
第一季主要角色中,解決了佐田律師的心結──曾經讓我覺得很好奇的是,第一季竟然沒有處理深山大翔父親的事件!做為男主角,影響他至深的事件如果沒有被處理,其實有第二季也是可想而知的(只是當初我以為會用SP的形式處理)。但是沒想到,第二季的第二集,深山父親的事件就以單集案件解決的啊!而且還讓深山特地到金澤去處理,對去年九月初才去過金澤的我來說,看到熟悉的場景超有FU的啊~私心很喜歡金澤那個地方!

扯遠了,深山父親的案件無疑是個冤案,而從「明明有利但卻沒有被採用的證據」中,有點逆向思考的去推敲出真相,這也是我覺得蠻有趣的一個案件設計。
2.jpg  
深山父親的事件處理完畢之後,自然會發現人物角色中蠻關鍵的,莫過於尾崎舞子一年前之所以辭去法官職務的心結,還有法官這份工作在司法體系位置的一種思量,以她來說,大概也是因為來到了斑目律師事務所、認識了深山大翔等人之後,才開始有一點動搖跟轉變。從第一季開始,「99.9%」的有罪率,強調的從來就不是日本的司法界有多麼謹慎的面對每一個案件,相反的是,反而因為層層的稍微懈怠以及單憑刑事資料上的記載,就那些客觀事實而論定了有罪與否。也可以說,從一開始對待嫌犯的態度,就已經帶有了有色眼鏡。

當然無可厚非的是,每天法官、檢察官都有那麼多的案子,而絕大部分的案子都是可以依據這樣判定──但這又回歸到老問題,只要有一個是冤罪,就改變了那個人、甚至是他的家庭的人生。
1.jpg  
第一季中佐田律師那有點市儈的形象,到第二季來,反而是因為其在民事訴訟上的長才,進而讓刑事與民事得以結合,甚至相輔相成──就像第四集的案件一樣,雖然刑事上已經判決有罪,但藉由民事訴訟來得以推翻。果然講到錢的部分,佐田律師的腦筋就轉的特別快啊!不過出奇招的行為也算是有點讓他扳回一城,畢竟在第三集中,正是因為佐田律師的誤判情勢,導致當事人被當作殺人嫌疑犯逮捕,在幾乎沒有破綻的證詞之下,也是透過深山大翔的靈機一動,才讓司法得以還JOKER清白。

相信觀眾一定看了這檔都會覺得深山律師是個「怪咖」,但會在看的過程中,發現正是因為他的「怪」還有「不照牌理出牌」,才能鍥而不捨地找到真相。
6.jpg  
像看似以佐田律師與敵營律師的戰役當中,深山律師相比之下,難得的較為保守,才去試圖尋找「被對方忽略的細節」,甚至設了個局讓對方律師跳進去,有時候這種有點奸詐、又有點險的方式,反而會讓對方料想不到。循規蹈矩並不是不好,只是大概就很容易被對方捉到既有的套路,久而久之,腦袋就會稍微僵化吧。

但可惜的是,以前四集來說,《99.9刑事律師》第二季就好像是稍嫌僵化的設定,沒有像第一季一樣讓我看了覺得特別過癮,好像該有的元素都還是保留,也的確是很典型的推理劇。究竟是我被第一季慣壞了、還是第二季真的比較沒有新意呢?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