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pg  
『那些誠懇而殷切的祈禱,都會成真。』

隨著《黑騎士》的完結篇,我終於也找到時間把它追完了,雖然好像是蠻亮眼的收視,就連最終回的收視也算是完美收官,但坦白說看到後來我自己覺得有點「走鐘」的感覺,非但有些部分有點太扯、太牽強,甚至好像給我一種編劇走一步算一步的感覺,是有點可惜的。首先,其時我剛開始以為《黑騎士》的集數只有16集,但有一天猛一看好像延長到20集,4集的長度對我來說其實是有一點讓整體步調變得相對太過緩慢,而且在前八集時,就已經把小芬、李明昭以及崔瑞麟前世的關係說明清楚,就顯得後續的部分有一點很容易少了懸念、有很拖的感覺。
h.jpg  
特別會發現,其實故事擺了太多時間在感情的糾葛上。當然,感情的部分會是造成這一切因緣的開始,但是在鄭惠拉確認自己心意、也接受了文秀浩的感情之後,偶爾的放閃會讓人覺得甜蜜、甚至因為大叔「撩妹」功力之強而有點讓觀眾也同時臉紅心跳小害羞,可是久而久之,即便像是「麵包」的梗,似乎對我來說也稍微顯得冗長了一些。當然,雪倫的部分更是我自己態度上有所轉變的一個角色,從剛開始覺得她其實有點傲氣、任性的可愛,到後來看到她一直在搗亂、又試圖耍心機的過程就有點疲態,甚至從頭到尾都可以注意到,文秀浩可以說完全沒有因為雪倫的作為而有所動搖──其實以一個觀眾來說,並不是讓我覺得文秀浩癡情耶,反而是讓我覺得好像雷同的劇情不斷的重複,只是可能事件發生不同而已。

就像我其實也始終不懂,其實有很多次雪倫對惠拉的態度都並不友善,也發生過很多離奇的事情,那為什麼惠拉卻老愛往雪倫那裡跑?甚至像是張白姬的家,是沒有上鎖嗎!?怎麼好像大家很開心就自己隨意進出了?
e.jpg  
後面的劇情毫無疑問的,這兩百多年的糾葛必然會讓秀浩跟惠拉知道,甚至由雪倫親口訴說,希望喚醒秀浩記憶這個設定其實也並不算太過意外。但是我會覺得對整個劇情來說蠻急轉直下的一個關鍵點──不管是痣福的文獻出土更證實整段故事,或者是雪倫擅闖白姬家看見了那件紅色風衣等等,我覺得都處理的有點太過潦草(起碼在看到當下我其實是有一點疑問的)。而不管是白姬自己想要贖罪的念頭、又或者是雪倫的執著,其實到頭來在這個部份都有一定程度的解釋──白姬對於雪倫的心態,其實也像女兒,當初跟惠拉的姨母說好的「一人照顧一個」,其實自己所照顧的「另一個」就是雪倫吧?是她造成了一切的失序,也讓她決心讓兩人回到原本的位置。

而雪倫,其實如果要用比較現代化的名詞,真的就是「恐怖情人」啊,愛不到你就毀了你,除了我之外沒有人可以佔有你──其實倒是後來的這些傾向,讓我對雪倫這個角色的好感度有點下降。
d.jpg  
雪倫的確在故事中有一種高冷又獨特的氣質,甚至要說是「氣場」也可以,很喜歡在雪倫時裝店裡頭時常以軌道的鏡頭來製造那種有點神秘的氛圍,不只是動作、表情,其實撇開有一些明顯過於拖戲的情節,是讓我覺得雪倫這個角色的鑑別度是很高的,甚至就魅力、還有故事性來說,強過女主角。只可惜後來似乎有點讓她整個太走偏了路。由愛生恨的把那把刀刃刺進文秀浩的心臟,大概是一種同歸於盡的偏執,但實際上,就像她在跳河之前所說的──她始終不明白她做錯什麼,為什麼小芬/惠拉就是命中注定的得到了自己心愛男人的全心全意,可是自己只是想要奪回自己的愛卻不受到認同?

在最後近乎瘋狂的過程,她其實對文秀浩的癡,真的比較傾向一種不服輸,還有她不斷吶喊著的「為什麼沒有人支持我?」,好似她在那麼漫長的歲月中,最常感受到的是自己的孤單。那或許也不見得是對愛情的執著,而是一種想要得到心靈上的支持這樣的想法。所以不管是承久還是白姬,或許即使她還是孤傲的公主,卻其實深深依賴著她們。
b.jpg  
其實我覺得朴哲民代表這個角色,誠如白姬所說,正是因為雪倫養大了他的金錢的迷戀與癡狂,那近乎是詛咒般的讓他去追求名利,進而陰錯陽差導致了這一世秀浩與惠拉的相遇,某種程度上來說,就是一種冥冥注定。而朴哲民起初那對於瑞麟姐姐的迷戀,好似到最後也是失去了最初的純粹,送報少年的眼睛不再清澈──這也是到最後他之所以失敗的一點,而慶幸的大概是,起碼朴坤並沒有因為父親的薰陶,成長成為那樣的人。我一直覺得這個角色比起「反派」,更因為從頭到尾觀眾都猜得到他與研究室大火、甚至是惠拉父親之死有關聯,因此少了一些懸念,但就會更去注意到周遭所有人對他的評價──有恨、覺得可惡,但或許更多的是一種同情跟憐憫,有點可憐他似的。

因為就像當年他之所以犯下錯的原因,他太過自卑,所以用自大、甚至用金錢去包裹自己內心的卑微,可是其實這些在旁人眼中都是一覽無遺的,所以在他憑藉著金錢而狐假虎威的過程,真的會有種在厭惡中同步產生同情情緒的狀態。
f.jpg  
過去的事情在前八集大致做一個了結,中間段的部分倒是把重點擺在了「這一世」所發生的事情上,也就是文秀浩的父親在火災中喪生,以及鄭惠拉父親之於這整件事情的關係。這件事情的關鍵之一在於英美,倒是我自己比較意外的部分,儘管我同樣也質疑事隔多年之後,「目擊證人」的證詞可信度啦,但畢竟從頭到尾嫌疑人都只有一個,這部分就比較還好一些。但是在鄭惠拉明白父親曾經對秀浩所做的種種之時,那種有點愧對、又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秀浩的情緒,倒是兩人在感情中的一次波折。

但我想也是因為秀浩其實並不是緊抓著惠拉不放,而是始終給她自己思考的空間,才讓惠拉的心結慢慢得以化解。不過與此同時,卻也可以發現秀浩對於雪倫那些空穴來風的「目擊證詞」其實是相對不信任的,而像是「九泉之鬼」的字樣等等,也的確在劇情推展中加強了一種緊張感。
c.jpg  
而第二次波折,我其實會覺得是惠拉得到夢寐以求的機會──去羅馬分公司工作這件事情耶,人生有時候就是很難說,在她渴望至極時等不到的機會,卻在走不開的時刻突然從天而降;不過我自己覺得比較奇妙一點的是,就工作上來說,常常可以感覺到文秀浩對鄭惠拉是給予很多空間與支持,也常常給她一些新穎的點子跟想法,但即便是這樣支持對方的男子,也還是會介意自己的女朋友去海外工作嗎?特別是在科技如此發達的現代?這又好像回到《荼蘼》的問題一樣,而最後讓我自己比較失望的,是鄭惠拉選擇放棄(儘管在那個當下,不確定秀浩身體狀況之前,可以理解她的想法啦)。

另外,官於再生事業與開發這個部分,我也覺得有點可惜的是,從剛開始好似反映出住戶的需求與兩難,到後來好像純粹是「哪一家公司代表比較可以相信就一味傾倒」,反而讓我覺得有點雷聲大雨點小的感覺。其實我本來蠻希望在這個部分看到文秀浩代表拿出什麼殺手鐧感動大家的。
g.jpg  
最後來聊聊文秀浩,其實我自己內心有點無法接受在「小芬強烈的夙願之下,因此擁有了不死之身」這個設定,畢竟之前從白姬跟雪倫的例子中,一直強調不老、不死是種「懲罰」,但最後卻好像成為愛的轉化,我自己是覺得有點打臉前面的設定啦!而且在惠拉身邊慢慢看著她變老、甚至死亡,而不管是惠拉在情緒上,或者是目睹這一切的秀浩,都是一種悲傷,而最後一個人的孤單離去與思念,也給我一種淡淡的悵然感。之前提過,關於文秀浩代表的「幸運」,如果能有更有力的解釋(目前的解讀應該是白姬殷切的祈禱?)會更合理一些,但後來的走向就是把文秀浩給「怪物化」,從起初的覺得自己身體有異狀,到後來因為白姬、雪倫漸漸映證了這個事實,甚至包含前世之事的從混亂到相信真有其事,文秀浩所經歷的混亂跟茫然都是可以想見的。只是我總覺得越到後期,越有一些「超能力」之舉,感覺金來沅在表演上給我一種他自己可能也沒辦法說服自己這樣的劇本走向之感。

《黑騎士》前幾集其實我覺得還算不錯,走向會讓人期待,可是後面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集數拉長,我覺得是有點後繼無力的,其實有點可惜。尤其是結局,其實我自己看完的感覺好難以言喻啊,超複雜的。

圖片來源:愛奇藝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