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jpg  
『你是否曾經遇過不知道要往哪個方向走,卻不得不繼續走的情況?』

看前兩集時只特別有感於這整個議題、李寶英的演技還有這是坂元裕二的原著劇本翻拍,一度還覺得太過沉重所以看的速度其實很慢,但從第三集開始完全上癮!在逃與追之間,每個人的不同立場,造就了每一集都有新的事件發生,幾乎毫無冷場的,在每一個事件發生之時,都會給觀眾同時產生一種對未來的茫然感──就像是秀珍帶著尹福一樣,不知所從,甚至還預先做了最壞的打算(當然,我覺得這應該是會呼應到最後的結局的)。

我自己很喜歡這個首圖──就像最初的秀珍只想著要救她、帶她逃跑一樣,從三花理髮廳衝出來的秀珍,對於尹福的「我們要去哪裡」是全然未知,一顆遠景,即使沒有近距離看到兩人的表情,卻更因為空曠感而產生一種孤寂與無助。
d.jpg  
目前來說我覺得都是精采的,每一集都算是有重點,也都有一種因為尹福而打開秀珍塵封過去的秘密一樣。如果要我說比較擔心的部分,大概就是韓劇的集數平均都多過於日劇,會害怕後面會有一點點拖戲之嫌。

像是第三集的克拉拉老師,短暫的相處,卻也讓秀珍找到了當年綁著自己的鎖,那是屬於自己心傷的起始,甚至可以說是影響秀珍這輩子最大的一個轉捩點。她看著它,會想起自己被拋下的過程,從相信、到不敢再期待,甚至後來養成了她有點孤傲、又什麼事情都逞強、要靠自己的心態。克拉拉老師說,很開心看到尹福讓秀珍成為一個母親,因為這或許就是她打開心結的開始。
h.jpg  
只是卻也同時,因為「鳥」的這個象徵,讓警察注意到了秀珍的存在,以及慧娜其實是被帶走了的這個可能。而不得不說,在警察調查受挫的這個部份,是讓我特別覺得心痛的──明明就已經那麼罪證確鑿的證明了申子英的虐待事實,甚至也從測謊過程、還有直覺猜到了其同居男友也曾經對慧娜施暴,但是受限於所謂「長官」想要破案的念頭,導致沒有辦法讓申子英得到應有的法律制裁。

而我覺得最諷刺的莫過於長官說的「與失蹤無關」,所以釋放申子英──畢竟所有事情都有因才有果,倘若不是因為申子英跟同居男友的虐待,秀珍會放棄前途、鋌而走險的帶走慧娜嗎?
f.jpg  
我可以理解申子英在生下慧娜之後,獨自撫養女兒的過程必然有很多辛苦,甚至可能會產生很多埋怨,特別在那是在被慧娜的親生父親拋棄之後──會不會因此只要看到慧娜,就想起那個拋棄自己的人,進而對慧娜產生一些情緒呢?當然經濟上的壓力應該也是很不容易的。只是我最無法理解的是,為什麼她會因為害怕同居男友的離開,進而對女兒的被虐待視而不見?對她來說,難道留住對方,比女兒的安危更重要嗎?

更別提,那名同居男友看起來並不專一呢!目前看起來跟他有關係的女人就有三名了(而且其中有另外一個的症狀跟申子英幾乎一樣哪!)。
a.jpg  
格外心疼的一個部份是,小小年紀的尹福,總是會看著「自己失蹤的新聞」──不過小孩子畢竟不是因為擔心事態曝光、或者是被帶回去,而是很單純的想要最後進行確認──媽媽會因為我的死而難過嗎?對於我的離開,媽媽是怎樣的情緒?我覺得儘管是跟著秀珍過著有點遮遮掩掩、暗無天日的逃跑生活,卻還是覺得被這樣寵著是幸福的,起碼不用再受怕,但或許也因為如此,讓她對於「把媽媽丟掉」這件事情有罪惡感、有虧欠感。

她或許害怕看到哭泣又心痛的媽媽,因為是自己造成了她的難過;但她或許更害怕媽媽其實並沒有這些負面情緒,那更顯得自己在生母心中的一文不值。
c.jpg  
走投無路的秀珍自然是選擇回家──就像叔叔說的,基本上除非秀珍自己選擇出現,不然只要是她想要躲著的狀態,任何人都找不到她。因此母親自然也明白,秀珍會突然回來,必然是有求於自己,甚至她也不多問(即使明顯知道女兒「闖禍了」也不過問),就只是以見面的這個要求,交換與女兒的相處時光。從這幾集中,其實看得出來這對養母、養女之間的關係很微妙,你可以說在兩人最脆弱的那個時刻,彼此都找到一個心靈上的寄託,但透過後來的一些記錄影像,又好像會有一種秀珍只是被她拿來當某種宣傳工具一般的存在,像是一個精緻的配件一樣。

我覺得後者的確是有蠻大部分的比例,或許是因為媒體的訪問等等讓最初的「領養」動機變了質,不願意再受到母親擺布,成為了她逃跑的理由(又或者是在她上了電視之後,曾經發生過什麼事情?)。
e.jpg  
雖然是明顯刻意安排的相親,起初防備心很強烈的秀珍,卻因為尹福的發燒,走投無路之下而求助了振鴻醫生──更意外的是,在昏昏沉沉中,尹福說出了那個理應只有她跟姜秀珍知道的秘密。醫生的表情先是震驚,但後來好似選擇相信秀珍的為人,甚至在不多問的情況之下給了她很多援助。我猜,醫生或許明白,倘若去盤問了什麼,反倒會讓秀珍離自己更遠,誠如同樣戒備心很強的尹福一樣,需要自己慢慢的釋出善意,才能夠與之親近。

觀眾是看得見尹福跟秀珍兩人漸漸的因為振鴻醫生而態度上有所軟化,而秀珍大概也知道眼前能夠容忍自己神祕、時而無禮,甚至跟自己同樣有著對鳥有豐沛興趣的男子,真的不多見,可是在她選擇成為母親之後,她就把「女人」當成第二順位了。
g.jpg  
在當好母親之前,秀珍要面對的,還有作為一個「女兒」這件事情,不管是作為親生女兒、還是養女。儘管我有點想不通在那個關鍵的時刻,為什麼她會猛然想起有三花理髮廳這個地方,但冥冥之中,尹福也為她打開了那個心中多年的疑惑。誠如秀珍希望親生母親洪熙親手打開那個鎖一樣,用很具象的方式,象徵了其實從那時候開始,秀珍就一直沒有離開過母親親手銬上的鎖鍊,也因此,唯有母親才能夠解開它。她覺得憤怒、覺得不知所從,不知道該用怎樣的態度去面對這個自己曾經等過、也因此失望過的女人。

她留給秀珍太多的疑問,也同時有太深刻的陰影──不只是拋棄在育幼院這件事情,在不少畫面中似乎也有暗示,秀珍有受虐的經歷。秀珍的「童年」必然是很重要的一段故事。

自從確定了南琪愛飾演的理髮廳老闆娘就是秀珍的媽媽之後,南琪愛跟李寶英的對戲都讓我看到泛淚!不管是這場秀珍憤怒到徒手弄破玻璃杯、割傷了手,又或者是在把存摺還去給對方時,兩人稍微冷靜下來一點的對質,都讓我覺得太有戲、情緒的渲染力太強!不得不說我之所以後來很著迷於這檔戲,真的是這兩人的對戲太過精采、太揪心。
b.jpg  
當然,尹福的成熟懂事,甚至是對於那些微不足道的瑣事所感受到的幸福,對於害怕幸福稍縱即逝的不安,這些都讓我格外心疼她──其實也讓我很佩服,小演員能夠詮釋這樣複雜的角色至這種程度。

對我來說故事有很多未知的可能發展走向,也讓我在觀看過程中感受到那種步步為營的緊張感,特別是在車英信與賢臻等人發現了尹福的存在之後,秘密越來越多人知道,更讓危機越來越靠近尹福跟秀珍兩人。我私心是很期待兩人能夠如願去到冰島啦,但真的是困難重重啊。

圖片來源:愛奇藝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Mother》
♪ 愛奇藝台灣站 │ 每周四、五 10:00更新
♪ 線上看傳送門 │ 點我線上看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