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jpg  
『得到解答之後,人生才能繼續往下走。』

那天猛然發現井浦新跟石原聰美曾經在我很喜歡的一部日本偶像劇《RICH MAN,POOR WOMAN》合作過!那甚至是我還沒有寫觀後感習慣的時候所看的劇,更是因此驚覺不知不覺已經那麼些年過去,其中,石原聰美也躍升為主演等級的演員了。

我自己蠻喜歡在《UNNATURAL》內,石原聰美跟中堂系都是一個有故事的法醫,所以他們在彼此競爭、甚至是合作的過程中,常常會因為各自的立場跟堅持而有所摩擦與堅持,但又因為那些曾經的傷痛,讓他們有一點點的共鳴。這點等待會聊到第五集的時候再來分享吧!
4-1.jpg  
每一集的故事都不馬虎,也可以說,都有值得大家討論的橋段,例如第四集討論到的是過勞問題,而起初為了推卸責任,也更使得究明死因這件事情成為很重要的一個關鍵──坦白說我可以理解,小小年紀的孩子看到大人之間為了推卸而展現出這樣的醜陋樣貌,難免會產生那樣憤恨與不信任的情緒。跟很多網友一樣地喜歡這一段,那象徵「幸福」的蜂蜜蛋糕,因為網路而聲名大噪,當大家很開心地享受美味而難排到的蛋糕時,卻聽著律師說著該工廠的過勞問題。那一瞬間,「幸福」變成了諷刺,任誰都無法像過往一樣的細細品嘗,似乎會忍不住想著,這是包含著多少疲憊與無奈而做出來的蛋糕。

動畫裡面常常會以「如果抱持著開心的心情,把心意貫注進食物裡的話,就會加倍美味」這種聽起來很不真實的設定,但我卻看著這集時忍不住想著,如果製作者的心意真的能夠透過食物傳達,或許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那麼,累積了那麼多疲憊、甚至是被老闆情緒勒索的員工們,必然無法做出所謂「幸福的蜂蜜蛋糕」吧,資本家也就無法以壓榨勞工做為自己斂財的工具了。
4-2.jpg  
以上當然是我自己的異想天開,實際上,像佐野先生這樣的情況絕對防不勝防,其遺孀的孤立無援也是可以想像──而過勞事件難度最高的莫過於,其實沒有辦法很直接的去證明,而且員工要挑戰的往往是「一個公司或工廠的體系」,那真的是小蝦米對抗大鯨魚般的困難。我想起去年有一部客台的作品《勞動之王》,也是探討著台灣面對過勞的問題──可以說,在亞洲地區,很多人都是以容忍、大家都是這麼過來的心態在勉強自己。

所以坦白說,能夠看到最後工廠的大家終於站出來捍衛自己的權益,甚至在第五集時,能夠透過媒體的力量把這件事情傳播出去,都讓我覺得也許是更有契機的好開始。這一集於我來說,這一集比起在專業上有多少突破,我看到更多的是勞工對於工作的一種無奈,還有熱情的被迫減退。就像第四集的標題一樣──到底是為誰工作呢?
5-3.jpg  
從第四集開始也漸漸帶到了中堂醫生的故事,並且也提到了有點令人毛骨悚然的一面──那就是,理應要究明死因的法醫,其實反而在專業知識上,可以成為完全犯罪者,隱瞞自己的罪行,進而帶出了中堂醫生的過去。不管是恐嚇信,還是中堂醫生一直對「紅色金魚」的執著,都是讓雪子的死更充滿懸念的一種設計,讓三澄美琴對中堂醫生多一點戒備、又或者說因為能夠對其產生多一份的細膩。就像她會因為中堂醫生的話而特別有感──之所以會兩人私底下幫助鈴木先生,主要也是因為兩人都有一個「心中沒有解開的疑問」,因此而被其困擾著、綁住著,無法前進。沒有得到解答的人生,很容易會陷入不斷追求答案的迴圈,更可能被疑問困在死胡同裡,正因為比誰都瞭解這樣的感覺,所以這兩人才會私底下繼續偷偷進行調查。

而同時,在沒有了研究所的精密儀器,甚至連解剖都沒有完全結束的情況之下,在有限的資訊與資源之內,兩人還是用比較土法煉鋼的方式找出了真相,其實這樣的過程也讓我這樣的外行人覺得充滿著驚奇感!把舞台拉離開研究所,好像也讓故事更為豐富一些。
5-4.jpg
從起出兩人的同心協力、終於合作,到後來鈴木先生失控的那個瞬間,隨著落下的雪、眼前所看見那措手不及的傷害,三澄美琴仿若突然明白了,儘管兩人是抱持著同樣的心態在進行這樣可以說有點小違規的事情,但其實兩人心裡所想的完全不一樣──又或者說,兩人所期待的「結局」是不一樣的。三澄美琴希望鈴木先生在得到了真相之後,可以跳脫出自己給自己的束縛,繼續把自己的人生好好的走下去;但是中堂醫生或許某種程度上也透露了自己的心願──如果真能讓他找到那個殺害雪子的人,他會選擇親手為心愛的女朋友復仇。

這件事情必然會在後續查到與紅色金魚相關的案子之後,再次讓兩人的不同觀念湧上一些爭執,從三澄美琴那震撼又不可置信的神情中,可以想見兩人的合作關係應該又再次崩裂。我想,就像她曾經說的,法醫是為了未來而存在的職業,她期待的是讓活著的人能夠重新擁有未來的這種力量。
5-1.jpg  
最後,更明顯看到的是久部六郎的轉變,從起初應該真的只是為了挖新聞而進到研究室,漸漸的對每一樁案件都很上心,也因為三澄的關係,讓他試圖透過文字能夠改變一點點什麼,就像幸福蜂蜜蛋糕事件一樣。相較之下好似沒有真的像中堂醫生、或者是三澄醫生一樣擁有極其悲痛的過往,但是卻可以看見他因為兩人漸漸的產生改變。其實,從編輯不斷要求他提出一點「女法醫」的料,但他卻屢屢拒絕這件事情,或許不僅是表達了他對三澄美琴的感情有些不同,更重要的是,他覺得有更多值得社會大眾關注的事件,甚至他想要否定編輯對法醫這項職業有性別歧視的想法。

以這季目前我有追的幾檔戲劇來說,《UNNATURAL》是我最喜歡的一部作品,也是我每周相當期待更新的戲劇之一,每一集都有特殊的點、不光是有一點懸疑推理的成份,更重要的是好像都有一些討論與社會議題在裡頭,就連角色之間的互動也很精彩。還沒追這檔的很推薦大家!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