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或許有個人陪著,就能有勇氣去打開一個又一個的結。』

《Mother》對我來說是把每一個角色人物都寫得非常深入的一部作品,而卻也驚訝的發現,在「角色」因為演員表演、跟劇本設定而凸顯出它的細膩時,故事竟也會在不知不覺中被推動,且也更因為我對於角色投入太多感情,進而造就我會很容易就陷進去故事當中。例如最明顯的──只要有看《MOTHER》的人,絕對都抱持著希望秀珍不要被抓、尹福可以一直跟著秀珍媽媽生活下去的想法,即便這樣的結果象徵著應該就是「逃跑成功」。這件事情在法律上並不被允許,也導致很多觀眾都會產生糾結的心情,誠如這幾集中,秀珍的事情被家人得知一樣。

我自己目前最喜歡的一個部份,其實是尹福在無心當中,慢慢解開秀珍心結的這個過程。
4.jpg  

就跟秀珍搬回家之後看到自己以前層層藏住的鑰匙一樣,一直以來,雖然秀珍的確因為車英信而在物質上不予匱乏,但是因為親生母親的拋棄,一直在她心底是有陰影的,因而,她是個封閉的孩子,什麼事情都會藏在心底的孩子,長大之後亦然。但或許是因為尹福的出現,導致她開始變成一個有溫度的人,開始懂得訴說──這一點,或許從她願意跟鄭醫師分享過去的事情時,就能夠證明她的有所改變。

而誠如那個跟尹福一起在房間裡尋寶的遊戲一樣,一層一層的,可以說是尹福帶領著她,把心頭的結解開。

3.jpg  
但是,縱使她再喜歡尹福,在法律上「誘拐」這件事情卻依然成立。這也導致賢蓁看到霧嶺失蹤的小女孩就是尹福之後,她對這件事情的震驚、對姊姊的憤怒跟不解,其實不管是她、還是尹真的顧慮都沒有錯,只是尹真大概是由於有點吃醋媽媽總是太過寵溺姐姐,導致不管是對尹福、還是秀珍,態度都是有一點酸溜溜的,常常會有一種以自己的價值觀去評斷一切的感覺──這一點,其實從泰美起初對尹福的態度就可以凸顯的出來(教育啊!),泰美會覺得女孩子怎麼會這樣打扮、怎麼能夠玩球而不是彈鋼琴?甚至她怎麼會連字都不會認?這些都是孩子匪夷所思、同時象徵著尹真觀念上的偏頗。又或者說,她透過這些事情來給自己更多「比姐姐好」的自信。

不過儘管如此,看到尹真對兩人的態度,很多時候還是讓人覺得憤怒啊。
8.jpg
甚至包含上幼稚園這件事情也是,從態度中不難發現她是非常瞧不起尹福的。不管是上美容院、百貨公司,從反應中我覺得,尹福是想要融入這個家庭的,所以她即使比較喜歡(或者說習慣)自己原本的樣子,卻還是配合著外婆的吩咐;而對於幼稚園呢?其實我覺得,說不定在尹福面試的那些話中,是有部份真心的。對於那些泰美姊姊習慣的一切,她一方面是抱著想要順進這個家庭的心情而答應,另一方面也在心底產生一點小小的羨慕之情──如果能夠來上幼稚園,是不是就能夠跟泰美姊姊一樣?被寵愛的像個小公主似的,不用像以前一樣擔心受怕、還被嘲笑。我覺得這些看似單純的心思,卻又包裹著太多讓人心疼的成熟。

而在幼稚園園長告訴警方的話可以發現,要說「誘拐」嘛,其實尹福並不像是如此,相反的,字字句句中都透露著對秀珍的崇拜──某種程度上,她是第一個給她溫暖的人,甚至可以說是她的救贖。我不知道這部份能不能夠導致後來的翻案,但在這樣的議題上,總是會有爭議的莫過於──是不是應該聽孩子說?
9.jpg  
就這件事情而論、其實我覺得應該要聽孩子說什麼耶。若非她真的很喜歡秀珍媽媽,我覺得以九歲的年紀來說,沒辦法做到「為了媽媽而離家出走」這樣的決定。在二樓聽著這一切的尹福心裡明白,她得到的這難得幸福,說不定都必須要秀珍的犧牲去換取,她想要擁有幸福,卻不是靠著掠奪別人的幸福得到,這是小小年紀的她唯一能夠想到的辦法。一句淡淡的「怎麼現在就開始想她了?」道盡了尹福有多喜歡跟秀珍在一起,儘管兩人一直都在逃亡的狀態,卻還是讓她有一種作為孩子的安心。


在車站找到這一段,除了一部分感受到同居男人薛岳逼近的恐懼之外,另一方面也因為秀珍找到尹福而感動,情緒相當複雜啊。不過,雖然聽到自己夢魘中的口哨聲,卻還是沒有告訴母親的這份貼心,雖然為尹福帶來了危險,但我卻覺得更凸顯她的貼心。
6.jpg  
子英找上門之後,都可以灑脫的說放棄了,為什麼薛岳卻窮追不捨?我覺得關鍵應該是金慧娜身上的傷痕,就是定罪她的證據──還有,慧娜知道他過去的一些不堪,擔心她會因此說出什麼,想要封口的心態吧!

我自己雖然也覺得子英說話有一點顛三倒四,讓人摸不著頭緒,但或許某種程度來說就是一種又愛又恨的情緒吧!因為做為一個母親而愛女兒,所以追到三花理髮廳時,才會說著那些過去的種種,甚至會因為「不被女兒選擇」而心痛(那一段我有小鼻酸);可與此同時,只要看到她,就會想起慧娜生父帶給自己的痛苦,甚至還有那些作為單親媽媽的艱辛,這些卻又讓她不免有煩躁的心情。其實說實在,會因此對薛岳有一種離不開、認為自己只剩下對方的情緒,是無可厚非的。
7.jpg  
這邊其實有一點呼應到秀珍母親洪熙的親生經歷,只是不同的是──在同居的男人傷害自己女兒的情況之下,她選擇挺身而出去保護自己的女兒,而子英卻因為太害怕對方的離開而選擇視而不見,甚至自己默默的也變成會對孩子撒氣而覺得理所當然的人。故事發展到第十集來,對於當年洪熙之所以拋棄秀珍的種種,也算是都釐清了,為了保護女兒而殺了人、一度想要跟女兒一起求死,但卻因為女兒想要活下去而決定把女兒放在精愛院,自己自首。


某種程度上這是一種以愛為名的拋棄,或許也是在事實公開之後,讓秀針對母親改變了態度。儘管母親帶給她太多的傷害,可或許在當了母親之後,她也慢慢能夠體會當時母親的選擇。
5.jpg  
就像她為了尹福,也同樣產生了即使自己觸法也要保護對方的想法,甚至從一個有機會出國深造的博士,到如今不僅是被警方追查的誘拐犯,甚至還必須要偷渡出國,這大概是秀珍從來沒有想過的景況吧!或許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一種為母則強。

當賢蓁盤問她時,秀珍的表情告訴了觀眾──這一切其實她都想過,但或許是因為看到那時候的慧娜,勾起了自己曾經被施暴的記憶,又或者是說,因為她的存活就是洪熙媽媽的犧牲去換來,讓她瞬間產生一種一定要保護這個孩子的念頭。我很喜歡李寶英這場戲的情緒表演,字字句句都打到我。
10.jpg  
其實車英信這個角色是我覺得很有趣的,從紀錄片的部分也許會讓人覺得她有點在利用秀珍這個孩子來提升自己做為演員的某種好感度,可是在相對比較自私又感覺女王威權的一些作為之下,一句「我想當秀珍唯一的媽媽」,又凸顯了她其實是很重視秀珍的。她會心痛,卻也能理解對秀珍來說童年時代陰影的痛有多深刻,那讓她在心底打了很多個結,甚至不願讓別人去碰觸她。因而,尹福的存在,其實某種程度上也解開了這對母女一直沒有說開的話。

決定罷養,是為了守護全家人,這場戲她演的是割捨。秀珍於她的意義不同,可是作為一家之主,的確要有個決斷。剛開始有點看不透這個角色的,慢慢卻也有點喜歡上她、理解了她。
11.jpg  
故事中有很多個「母親」,每一個母親都有每一個母親的樣子,以及她們教育孩子、與孩子相處的方式,而《MOTHER》則是在李寶英所飾演的姜秀珍做為母親之後,開始去解開她作為女兒、與兩個母親的淵源。那些從前她逃避掉的,後來都因為這次的逃亡之旅而強迫自己去面對,而在得到答案之後,或許才有力量繼續往前──誠如她或許在車英信家裡那自己的房間中,找到了自己喜歡鳥的原因,同時,這又是與親生母親息息相關。每一個看似無關的符號,其實都蘊藏著連結跟意義。

至今為止我還是蠻喜歡《MOTHER》的,而其中最喜歡的是李寶英的表演,很喜歡她每一個細膩的轉折跟層次啊!太多場戲都讓我覺得太過鼻酸、甚至泛淚了。

圖片來源:愛奇藝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