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jpg  
你要怎麼讓一個「心裡已經有答案」的人改變他的答案呢?

不知道大家看劇的習慣是屬於哪一種呢?是整齣劇中只要有一個部份讓自己覺得不OK,就會完全影響整體的評價,還是會因為一個地方特別有亮點、讓自己印象深刻,就會影響整體分數、甚至讓原先或許有芥蒂的部份一次翻盤?其實我自己比較屬於後者耶,相對來說對影劇作品的包容性稍微高一點,主要也是因為我總覺得不可能有十全十美的作品,又或者說,儘管我覺得100分的戲劇,或許在其他人看來並沒有那麼喜歡,所以主觀感受帶來的不同,有時候也會影響到我對一部作品的評價。

好啦,前面提到那麼多是因為,在前一篇觀後感曾經提到,我覺得《99.9 刑事律師》第二部相較之下好像驚喜點於我來說少了一點,導致相比第一季帶給我的亮點,好像在第二季突然有點乏味。
但!是!

因為第六集的案件,應該說最後的一記回馬槍──瞬間讓我有被打到的感覺啊!(於是我對此劇的評價也瞬間提高)
5-2.jpg  
在開場的部分還是先把自己比較不喜歡的部分寫出來。第二季因為尾崎的加入,讓故事從第一季著重在律師與檢方的攻防,擴大到法官的部分,可以說更完整了描繪了法官、檢察官與律師的這個理應制衡的三角形,甚至從這幾集開始,很深刻又很具批判性的去設計幾個法官試圖干預結果、引導輿論的案例。其實法官畢竟是人,到底能不能做到純然公正,我覺得有時候也是自由心證,也因此,我也相信絕對存在著某一些「刻意操縱」的可能。可是我覺得在情節設計上,有點太過把川上做為一個反派角色的建立,用比較粗俗一點的話,可以說是「小人」的程度──明明試圖干預很多判決,但又用暗示、提點的方式,去塑造自己想要的結果。有點假道義的,表面上說著「我們要保持距離」,實際上為了某種特殊利益,好似法官應有的社會責任與正義感、道德良心,都被泯滅的感覺。

太過反派了──尤其又讓深山律師等人去對抗,那種敵對的感覺如果放在其他舞台,或許會有一點刺激感,但是放在司法體系中,就一直給我一種哪裡不太對勁的感覺。
5-1.jpg  
第五集的案件說穿了並不複雜,從一開始就發現女學生應該是說謊,只是在這種性騷擾的案子中,很多時候男性是百口莫辯的。也因此,要證明無罪其實更加艱辛──因為絕大多數的民眾、甚至是檢察官或法官,都會認為女學生沒有說謊的理由。而深山大翔從實地探訪,發現跳舞人群的錄影、燒肉100%店長的證詞,甚至從通聯記錄中注意到女學生與約會網站認識的男性在案發時間有連繫,有點各個擊破每一個謊言與讓證據越來越具可信度的過程,不斷翻轉、其實是緊湊的。

然而相較之下,法官為了製造輿論壓力而帶有偏見的進行審判,那個太過製造某個結果的痕跡,說真的粗糙到讓人不忍直視。「變更訴狀日期」這件事情是步險棋,也可說是法官過度與檢察官靠攏而失衡的最佳象徵。
6-3.jpg  
深山大翔深諳此事,所以只能更執著於真相,相較於尾崎、或者是佐田律師,他更努力的想要找到堅不可摧的證據,「讓法官跟檢察官啞口無言」,才是致勝關鍵。這部分說來或許有一點正向思考與激勵作用──畢竟仔細想想,儘管從表情就明白深山什麼都明白,可是他相較之下是更堅定的去尋找真相,而沒有憤怒、或者在法庭上抱怨什麼。雖然他的確是個蠻怪的人,但是每一次看他對於真相的執著,甚至是像這幾集──儘管面對勝率即低的案子仍努力不懈,也讓深山律師的魅力漸漸更為突顯。

其實不光是第五集的案子,可以發現整個第二季相較於案件,更著重的是與「法官」的一種檯面下的對決,你要怎麼讓一個「心裡已經有答案」的人改變他的答案呢?這其實是非常困難的。儘管我並不是那麼喜歡這種過於善惡二元的對立,但也不否認的確讓深山律師等象徵正義一方的人更受到觀眾喜愛。
6.jpg  
雖然主要都是在案件的最初或最後才出現,而常常會有一些太過「別有深意」的眼神或表情,導致我從第一季就一直猜測斑目所長的真實樣貌(對,看刑偵劇或推理劇就是會不知不覺想很多),可是我覺得在第二季的部分,常常有一些很長者的發言,是很有內容、且很有智慧的,像第六集內斑目所長的話,應該就是影響尾崎的一個關鍵。過去發生的種種無法改變,但是如果在這個當下能夠試著去做一點什麼,這才是更重要的。

第六集的部分有新舊兩案,核心人物就是尾崎舞子的弟弟──而當年的竊盜案,也是尾崎之所以辭去法官的主因。先前看《理判事判》的時候就發現,世人對「法官」的道德標準真的好高,甚至可以說到身家調查的地步。尾崎或許也是受到這樣的壓力,才選擇辭去法官一職。
6-2.jpg  
就像第一集的案子一樣,尾崎當年在眾多證據不利於弟弟的情況之下,希望弟弟選擇認罪協商──如果站在一個司法人員的立場,的確可以理解尾崎為什麼會提出這樣的建議,因為那的確是對弟弟來說能夠降低刑責的方式,但問題是,弟弟並沒有做、而且弟弟對於姊姊不相信自己這件事情感到痛苦。不被信任的感覺,讓姊弟倆自此形同陌路,或者說,尾崎也不知道該怎麼去與弟弟相處──儘管兩姐弟感情深厚,弟弟甚至因為姊姊而立志當壽司師傅。

剛開始有一點點因為尾崎的自責跟陷入混亂而感同身受,但這一切都比不上當最後真相浮現、真兇自首之時,坦白那個很多人都納悶的問題──為什麼要特地來找尾崎呢?這樣不是很不利於自己嗎?當犯人歇斯底里的表示「因為妳是我的計畫之一!」時,尾崎的整個震撼,對我來說太加分。本來知道弟弟是被誣陷的就已經夠自責的她,又再一次受到傷害。
7-3.jpg  
第七集的部分,其實案件本身也還好,可是因為香川照之很可愛所以整體來說我也覺得是還不錯的(私心),特別喜歡他在法庭上的這一段啊,一直以來都是坐在檢察官席、律師席的他,突然改變位置、改變身份,那一些過往留下來的習慣動作、音量、說話方式與內容等等,讓整個法庭戲變得有點詼諧可愛。另外,像是起初尾崎希望佐田律師能以「被騙了」之詞來證明自己的清白,但是他卻礙於自己的面子跟尊嚴而無法點頭的樣子,讓深山跟尾崎受不了之餘,其實也覺得佐田律師的角色建立更立體,彆扭的有點可愛啊!

這一集從一開始感覺涉嫌掏空的案件,到後來調查緒方社長的交際,漸漸發現了緒方社長的下落──我是覺得動機來說好像比較簡單啦,連破案的關鍵好像都顯得有一點太過草率,但是這一集有一個亮點!
7-1.jpg  
那就是──比嘉愛未!
其實跟在《CODE BLUE》一樣,有一點點的高冷,但是在《99.9 刑事律師2》裡面應該是前期試圖製造一點她涉案的嫌疑,我是覺得以客串來說,角色本身沒什麼太大的亮點,反而是比嘉愛未客串這件事情本身好像還比較有話題性啦,我自己是覺得這部分小可惜了一點。

於我來說比較精彩的大概是,雖然這集沒有太多法庭的攻防戲,就連最後的真相公開部分都並非在法庭上(其實私心一直蠻喜歡深山律師在最後大翻轉、讓對方瞠目結舌的橋段),但是與笹野櫻之間一來一往的言語攻防,算是相對這一集內比較精彩的部分。但我一直有個疑惑是,不管是前妻、還是現任女友,難道不會知道緒方社長的疾病嗎?
6-1.jpg  
最後的最後,我一直覺得有點扼腕的是,在故事裡深山律師跟佐田律師最共通的喜好,應該就是「說冷笑話」並且自得其樂吧!至第二季來,這個點依然是各集都會出現,但對不懂日文的來說,總是覺得這一段都不太懂,好可惜啊!不過好處是,最大的喜劇效果大概就是跟其他演員一樣,有一種不知該如何是好、習以為常的尷尬感,這點算是跟尾崎等人都挺有共鳴的呢。

一個小PS~不知道有沒有跟我一樣,覺得木村文乃在劇中的髮妝有點顯得沒什麼精神呢?好像有點顯老欸(特別是唇色!)。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