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jpg  
『當你因故把健康售出,有朝一日你也會需要去購買健康。』

完結篇之前跟大家提過,我覺得很替《CROSS》打抱不平的一點是,因為曹在顯的個人行為,其實影響到整部作品──就連我自己,也很難在觀看的時候很難將高正勳跟曹在顯分開,甚至會因此讓我有一種在詮釋上,好像高正勳這個角色突然變得很沒有說服力的感覺,可是在事件曝光之前,我是很喜歡高正勳這個角色的,甚至我覺得高正勳根本是《CROSS》的靈魂人物!但是後來不管是我自己心態上的因素,或者是劇組為了消毒而讓高正勳這個角色有點被FADE OUT的感覺,後面整體來說高正勳這個角色有點淪為可有可無的配角,跟前半段的走向大相逕庭。

我是不知道原版劇本應該是什麼樣子,而實際上後來這個版本應該可以說是讓年輕這一代演員有更多突出的表現機會;只是難免覺得以這樣的劇本來說,好像真的是少了一個蠻核心的角色。
2.png  
而儘管高正勳在原本劇本中就被賜死,假設沒有曹在顯的事件,我覺得也會更強調於他對所有角色的一些影響,像是對姜仁奎來說,讓他收起戾氣而真正直面自己作為醫生那份成就感與滿足感(倒不是「初心」,或者說故事的重點反而是喚醒他那被仇恨所蒙蔽的初心),可以發現雖然他感覺比較冷、又常常太過尖銳,可是對病患的關心卻是很真摯的。這點倒是讓我有點想起《產科醫鴻鳥》裡的四宮醫師啊,說話都不太友善,可是不管是技術層面、還是為病患著想這部分,都是無庸置疑的。雖然好像渾身帶刺,但是經過相處就會明白姜仁奎對病患也是非常熱心的。

這一點我覺得理應是受到高正勳主任的影響至深,儘管剛開始帶有一些誤解,但我覺得到後來卻也能夠明白高正勳主任的用心,特別在看到他簽署器官捐贈書的日期與妹妹同一天時,也就明白他那顆救人的心,與器官買賣的人截然不同。
4.jpg  
另外一個在故事中應該受到高正勳主任影響很深的,就是真理翰飾演的李柱赫。其實從剛開始的走向就可以發現這個角色到後來就是很極端,不是需要大義滅親、就是需要整個變得腹黑,而值得慶幸的大概是,在看到父親唯唯諾諾又做了虧心事的狀態之下,他始終堅信著自己作為醫生的本質。

我反而在這個角色身上常常看到一種矛盾,一種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自己父親的心情,就這一點上,我覺得他對高正勳主任的態度其實很像是將其視為父親的。高正勳是他想要成為的那種醫生,但是他多麼痛心「不想成為的醫生」選項裡,竟然包含著自己的父親。這也是他一直很痛苦的部分。
3.png  
起初會猜測他會變得腹黑另外一部分也是因為姜仁奎,不管是在技術上的不如人,或者是因為對妍熙的這份感情,其實都很有可能讓他就此迷戀上權力的美好,進而步上理事長或者是院長(也就是自己父親)的後塵,在故事中其實也看到很多關鍵時刻,他都是動搖且不知所從的。對我來說這個角色的轉折寫得足夠明確,也有一定程度的複雜性,但硬要我說的話,或許因為要把高正勳的比例拉到最低,導致他後來的選擇跟覺悟,好似都太過理所當然了一點。這麼說吧,我其實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在那條岔路上,選擇了正道而沒有走歪,唯一能夠解釋的就是他的心沒有偏──但對我來說,整個角色的心理掙扎與張力其實可以再做得更大。

作為院長之子所承受的壓力其實不小,特別是到後來還有點率領大家去捍衛主任的清白──甚至就在接任主任這件事情上,既被大家認為理所當然會上位,卻又有一點隱形的線橫在院裡的每個人之間。主任不僅驟然離世,甚至還涉嫌器官買賣,這件事情也讓整個科裡動盪不安。
4.png  
從一開始從假冒身分這件事情,意識到善霖醫院內有器官買賣的情形發生,進而推動了姜仁奎、高芝仁還有高正勳去尋找這個秘密的源頭,而除了真相之外,他們還必須同時照顧那些為了金錢而販賣器官的人──他們的「後續」,其實常常忽視,就像那名公務員考生一樣,先是兜售了自己的器官,但後來卻又因為沒有好好休養,造成自己也成為一個需要器官的病患,說來也是格外諷刺。

在復仇跟救人之間,姜仁奎最後無條件選擇了救人──而這也是整部《CROSS》的核心價值;而與此同時,我覺得也是很明確的把戲劇分成了這兩條線,一條就是復仇線,主要就是跟金亨範相關的追緝,再來就是與器官買賣相關的一些個案,也就是強調醫生救人的部分。
1.png 
可以想見的,理事長就是VIP,而他也是為了拯救女兒因此出此下策,而當年為妍熙動手術的院長,也就因此被提攜;只是對後來做為急診醫生而努力的妍熙來說,知道自己的心臟是爸爸不惜教唆殺人而去掠奪來的「心臟」,這件事情不論是誰都無法承受。而當妍熙終於明白,她對姜仁奎的那種熟悉感來自於那顆源自他父親的心臟時,那種心痛感是無所不在的,甚至當最後,她的父親始終執迷不悟時,那種瞬間人生頓失價值跟充滿痛楚的感覺,吞噬了孫妍熙。

因此,當最後她選擇離開,並且以「贖罪」的方式去度過餘生時,我突然感受到有股矛盾的感覺是──這樣的生命算什麼呢?因為掠奪、運用金錢去「買」來的健康,甚至建立在別人的犧牲之上,這樣活下來真的會快樂嗎?父親的一意孤行與自私,其實接下來讓妍熙面對的是生不如死的人生。
1.jpg  
另外想要聊一下高芝仁,儘管在故事中角色其實還蠻單純的,相較於妍熙、仁奎或者是柱赫可能沒有那麼立體,後期的部分也因為高正勳的戲份被砍、讓人感覺高芝仁的部分也因此受到影響,但是當面對父親的疾病、甚至是死亡時,她的表演還是有讓人產生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更遑論到後來為了證明父親的清白而做出的種種努力,其實是能夠感受到高芝仁那種獨立又幹練、理性又聰慧的角色特性。只可惜對我來說,好像又顯得有點故事性太薄弱、整體相對比較單薄一些。

老話一句,《CROSS》我相信絕對有受到曹在顯的影響,器官買賣這樣的非法交易絕對存在,而且在醫療不再平等的不公平世界裡,它凸顯了某種問題、也是一種呼籲(例如我覺得說明術後的一些風險,也許也可以減少「賣家」,故事裡也提到,買賣雙方、以及中介都是有罪的),只是到後來把曹在顯的部分拉掉之後,後面有些部份會讓我覺得重複性有點高,而相對顯得不耐。對我來說,其實是有點可惜、同時也像我最開頭說的一樣,會讓我挺打抱不平的一部戲劇。

圖片來源:愛奇藝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