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jpg  
『寬恕的能力,是需要學習的。』

《獅子王強大》完結篇了,這部劇對我來說最大的收穫應該是讓我更注意到曹晏豪這名演員,還有久違的在台劇裡看到一點點跟推理相關的故事──當然,畢竟是商業偶像劇,我覺得推理的成分還有嚴謹度其實都還有待加強,但我覺得從《獅子王強大》最開始的收視率,到中間段有吸引越來越多觀眾──我想應該可以說,台灣觀眾其實對推理相關的故事是有興趣的吧?

儘管對於類型上的一點點不同讓我感到新鮮,甚至對它起初有期待,可是也必須坦白說的是,我覺得尤其到最後這四集是讓我有一點失望的,可以發現在酋長很顯然的就是勳叔的前提之下,後面幾集花很多時間在講述強大的心結。我自己是還蠻喜歡「小強大」的出現,從陷入陰鬱到最後在明亮的隧道裡,好像終於給了小強大一個交代般的安心,對我來說是有一種雨過天青的感覺(儘管我可能更期待有一個畫面是強大走出那個隧道)。
a.jpg  
因為對我來說,王強大其實是被困住了──到後面幾集我發現,強大之所以會那麼執著於真相,除了個性使然之外,很大的原因是因為他應該是父親的關鍵證人,但卻因為年紀還小、是王裕明的親人而不被採信,這件事情或許一直對強大來說造成了某種遺憾跟愧疚,才讓他這麼多年來把幫爸爸洗輕罪名這件事情視為己任,甚至到十三、十四集左右,是可以發現王強大有點偏執到走火入魔的程度。坦白說我對於後面幾集的劇情並沒有那麼喜歡,大概可以想到蠻多吐槽點(不瞞大家說我其實後面幾集是分段看的),可是我自己蠻印象深刻的是曹晏豪在王強大這個角色上,經營了約莫一集半的「走火入魔」狀態,不但跟小鐵因此爭執、口出傷人之語,也把薔薇推開。

或許會有些人覺得他表演似乎用力過猛,可是我自己覺得反而是有跟其他演員、還有其他時期的王強大作出對比,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他正走在某一個關鍵的岔路口,可能一個念頭就會走偏、作出無可挽回的事情。甚至這也是第一次讓大家看到那麼沒有自信的王強大──隨著他縝密的計算父親就是酋長的可能性逐漸下降。
b.jpg  
我覺得愈是去強調強大所遭遇到的打擊跟茫然,愈是頹廢的無法振作、偏執過頭,可能就更凸顯了汪薔薇在這個時候、在強大身邊陪伴的重要性,比起來她就是一直去勸強大放下的那一個人。只是我覺得很可惜的是,汪薔薇明明做為當年案子的倖存者,甚至可以說是因為酋長等人而失去雙親,但是不管是對強大隱瞞父親跟案件的關係、或者是知道勳叔以及連仲彥等人的涉案時,我覺得薔薇好像太過冷靜了。有點過於把戲經營在曹晏豪飾演的王強大身上,導致薔薇我一直覺得太過聖人,情緒太過平穩了,好像很少給她一些被撼動的反應鏡頭,這是我覺得周曉涵在後面的部分有點可惜的原因(不過不知道會不會是因為剛好那時候周曉涵似乎有一陣子生病所以影響?)。

而像是第十三集中,強大貿然的去找連仲彥談判那個部份,對我來說其實有點傻眼,很像八點檔常常沒有多少證據就去找別人對質、又或者是常常說要去教訓某人但其實只是去唇槍舌戰等等,讓人看了心中很多問號的片段;還好只有那個部份,勉強可以解釋為王強大可能有點失去理性判斷。
d.jpg  
因為跟強大的友情,所以讓鐵不凡立志成為檢察官,甚至陪著強大一起偵辦當年汪家火災的案件,但是誠如多數網友感受到的,會覺得鐵不凡的「功能性」稍微小了一點,檢察官工作的專業對我來說,有一點沒能在故事中有所體現。「拍檔」的經營當然很動容,但我覺得整體看到最後,在案件上,都是小鐵受到王強大幫忙比較多一些,於我而言,能夠有像王強大、小鐵跟阿飛這樣的組合是非常強韌的,可是我覺得鑑別度要更強、每個人的功能性要真的有所互補,才會讓這樣的三角形更為堅固。我覺得這是《獅子王強大》所缺少一塊蠻重要的部分。

題外話,我自己蠻喜歡的一個討論是──王強大跟鐵不凡在討論案件之時,漸漸的也會受到四德跟薔薇的影響,兩人在對話中談到,人生就是一題一題的解,而且有時候「無解」或許也是一種答案。儘管我覺得有時候《獅子王強大》的對白有點寫得太過不口語,但有部分話語是還蠻值得思考的。
e.jpg  
「獅子王強大」在最後既沒有什麼古董鑑定的橋段、基本上補習班的部分也完全淪為過往背景,唯有剩下汪家火災案在進行(就連薔薇的工作好像也都沒下文啊),但起碼在最後,有稍微在為劇名下了一番定義──那就是「寬恕」。有寬恕勇氣的人才是真正強大,儘管有一點好像在最後才把核心概念點出來的感覺,但繞回去又為劇名做解釋的設計其實是稍微有點加分的。只是我不太喜歡《獅子王強大》所要講的「寬恕」,不管是連四德生病、還是勳叔的車禍,對我來說都太過戲劇化、太過突如其來了,甚至我覺得不見得是有必要的。因為這些意外而促使主角們去思索放下,這件事情對我來說其實說服力真的很低,也讓我在最後一集有點無奈。

「寬恕」這件事情其實很難寫,而我覺得其實贖罪也應該是更好的答案,儘管花了一整集的時間去作收尾(以台劇來說,我覺得是有足夠的時間跟篇幅去經營,理應不會太過倉促),可是我覺得有點把它寫得太過表面了。寬恕應該是更深層的東西,甚至不應該有外在的事件去影響強大的心態。
c.jpg  
除了曹晏豪之外,其實另外一個讓我蠻喜歡的表演是連四德耶,除了面對自己父親的犯罪事實,導致她一直因而產生一種愧疚感之外,我自己印象非常深刻的其實反而是一場蠻小的戲──當她在家裡翻箱倒櫃,發現父親送給母親的東西都是從薔薇家偷來的(雖然我覺得包包的部分有一點點太過牽強),可是他那一句「原來你送媽的東西都是從薔薇家偷來的啊」,那句話有點低沉、有點好像終於想通的頓悟,卻不是豁達的一種苦笑與痛心,在徹底失序的人生裡面,連四德一句話其實就讓她對父親的矛盾心態產生了說服力與渲染性。

而對小鐵的部分,可以理解她看到自己喜歡的人將自己父親移送法辦,心態是複雜的,而她卻也明白如果父親真的做錯了事,接受懲罰是理所當然──這一點,連四德是理性的,只是我覺得某種程度上她有點因為父親而自卑、甚至有點自己繼承了父親的罪過,進而背上了沉重的十字架,這些都讓她認為自己沒有資格擁有幸福。
h.jpg  
我覺得四德或許覺得,自己前半輩子的養尊處優,其實是來自父親的作奸犯科、壞事做盡,用比較通俗的話來講,真的就是所謂的「髒錢」,而她曾經擁有的幸福其實都是傷害別人得到,這讓她覺得自己沒有資格繼續快樂。在心理上轉嫁到四德身上的痛楚,卻讓小鐵看了格外心疼。其實我覺得《獅子王強大》中還蠻重要的一個部份是,是作為當年案件的相關人士的「孩子」,立場上的艱困與痛苦,一方面要承受自己的父親犯錯的痛苦,另外一方面又要承擔那些來自輿論的壓力或者是對受害者的虧欠,這是四德還有後來的小倩都非常艱辛的部分。

不過慶幸的是,兩人都找到了重新開始的方法,也因為強大曾經經歷過這些,才更懂得父債不應該子還這樣的道理,勳叔是勳叔,小倩是小倩;連仲彥是連仲彥,連四德是連四德,不應該將這樣的錯誤與自責、歉意繼承下去(欸但是話說,強大後來也太像小倩的爸了吧?)。只是當年勳叔說要照顧老婆孩子而犯罪,但是小倩才十八歲啊?這點有點不合理,我覺得應該是指老婆生病的部分,又或者那個孩子可能不是小倩吧?
f.jpg  
不知道是不是我個人的喜好問題,其實我總是更喜歡看男女主角在剛邂逅、相處到曖昧的這個過程,反而說出心意且真的在一起,開始「放閃」之後,好像就相對興趣比較低一點,可能作為觀眾我反而會覺得這對已經塵埃落定了(笑),所以到後半段我更關注的是小鐵跟四德這一條線。而且坦白說,王強大跟汪薔薇也真的放閃的夠久了啊,而且真的是閃到有時候好像有一點為閃而閃的刻意,對我來說可能有一點點太多啦!但不得不說,這一對到後來經營的感覺還蠻不錯的,散發出來的螢幕魅力也很有CP感。

《獅子王強大》對我來說挺喜歡的倒是前期那些比較日常、相對來說比較簡單的生活推理,反而到主線我覺得有一點拖,然後收尾部份我是覺得有點寫糟了啦,但是站在一個觀眾的角度,能夠有商業電視台再次挑戰推理的故事,儘管只有一點點,還是讓我作為一個推理劇迷有一點小慶幸,但希望如果下次再次挑戰,可以看到更嚴謹又精彩的劇本啊!

圖片來源:《獅子王強大》粉絲專頁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